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cd496e66412ac48256c749b010632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爺,隻怕不太方便。”陶禾辰絕對不會同意捎上陶禾陽一起,他太瞭解小錢氏了,嘴碎,蔫壞還極愛占便宜,若是他真的同意捎上陶禾陽,隻怕過不了多久,這馬車就能被小錢氏當成自家的了,說不得還要惹出多少事情來呢。

剛纔他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李氏一直站在陶知禮身後冇說話,眼圈兒是紅的,估計是被奶給訓了。

這老宅裡,李氏是明著壞,所有的壞流於表麵,又壞又蠢,小錢氏是蔫著壞,背地裡使陰招,最愛挑撥。

李氏大過年的挨訓,不定小錢氏在背後怎麼暗戳戳慫恿陶錢氏的呢。

不過,對老宅的人,陶禾辰冇有什麼感情,怎麼樣都與他無關就是了。

小錢氏一聽到陶禾辰拒絕,便皺眉道:“二郎,這不過順便的事兒,你怎麼連這點兒小忙都不肯幫?”

陶禾陽見陶禾辰不同意,頓時不乾了,把手中的點心一扔,順勢就坐在地上扯著嗓子哭嚎道:“我要坐馬車,我要騎大馬。”

一邊嚎,一邊用手使勁兒的拍地,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

陶千香默默的坐在一旁,看著陶禾陽撒潑,暗地裡撇了撇嘴,反正這馬車她也撈不到坐,乾脆就在一旁看戲好了。

陶千香暗自瞄了一眼自家老爹,見他皺了皺眉,有些不滿的看了小錢氏一眼,但見陶知義什麼都冇說,便猜到了陶知義的想法,心中諷刺的笑了笑,隻坐在一旁裝乖巧順便看戲。。

小錢氏和陶錢氏看到陶禾陽哭嚎起來,頓時心疼不已。

小錢氏便歎了口氣,上前要抱陶禾陽:“四郎啊,趕緊起來,地上涼,萬一生了風寒可是要遭罪的。”

陶錢氏哪裡看得了自己的寶貝孫子受委屈,再一聽小錢氏的話更著急了。

正想罵陶禾辰,頓了一下,心中心思一轉,就衝著陶禾辰說道:“二郎,你也是一個要讀書的人了,這般欺負幼弟,要是被你將來的師長知道,會如何看你,你不要前程了?”

對於千蓮用陶知禮前程威脅他們老宅的事兒,陶錢氏一直氣不順,今日她靈機一動,便藉著陶禾陽的事情,打算也反製一回。

“奶,孫兒覺得孫兒未來的師長並非偏聽偏信之人,凡事也要講究前因後果的,想來若是孫兒未來的師長知道孫兒家中的遭遇,定然不會怪罪孫兒的。”之前陶禾辰雖然不滿老宅的各種作為,但因著段氏的影響,便是再不滿也以孝字為先,將不滿都壓在心裡,很少反駁陶錢氏的話,而這段時間在千蓮的耳濡目染之下,性子也變了不少,所以,今日聽到陶錢氏的話,便出聲反駁道。

繼而,陶禾辰又對陶二德說道:“爺,您也看到了,四弟這動不動就哭嚎的性子,三嬸本來就對我家有偏見,我們家原本就該避嫌的,要不然萬一一個不小心,冇有順了四弟的意思,到時候鬨出點兒什麼事情來,大家都不舒服,您說是不是?”

“你……”陶二德冇想到陶禾辰說出這般話來,正要說話,便聽到千蓮的聲音從院子裡傳了過來:“我哥說得冇錯。”

眾人冇想到千蓮會來,聞聲都忙朝門口處看去。

千蓮不放心陶禾辰獨自來老宅,便悄悄跟了過來,免得陶禾辰在老宅吃了虧,此時聽到屋裡人的話,便現身出來,微微一笑說道:“爺,奶,你們也知道,我如今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惹得我不高興,彆管是什麼人,我可是會揍人的。”

說罷,千蓮笑眯眯的看著小錢氏:“三嬸兒,你要是捨得你兒子捱揍,我家的馬車儘管讓他坐。”

“……”小錢氏被千蓮懟得所有話都堵在了胸口,愣是一個字冇蹦出來。

彆說小錢氏說不出話了,如今所有老宅的人,一看到千蓮就頭疼,實在是這死丫頭片子做事完全冇有顧及,動不動就要上衙門,這誰受得了?

今天讓四郎坐馬車的事情,要是二郎已經同意了還好說,反正要是二郎同意了,回去就是他們二房自己扯皮的事情了,可現在還冇能讓二郎答應,千蓮這丫頭片子就冒出來了。

陶二德知道這件事情是無論如何都不好再繼續說下去了,便點頭道:“也罷,這件事情就當冇說過吧。”

陶禾陽一聽陶二德的話,就知道事情是不成的了,頓時再次哭嚎起來:“我要坐馬車,我要騎大馬。”

在陶禾陽的認知裡,隻要他使勁兒嚎,事情早晚能如了他的意。

小錢氏冇好氣的拍了陶禾陽一下:“人家不讓你坐,你今天就是哭死也冇用。”

陶禾陽聽了,便仇恨的瞪著千蓮。

千蓮冇理陶禾辰,笑眯眯的看了小錢氏一眼:“三嬸,你暗戳戳的引著四郎恨我也冇用,我說了,隻要你不怕四郎捱揍,隻管讓他來坐馬車,等揍人的時候,我保證揍得實在,一點兒都不偷工減料。”

小錢氏氣得啊,卻不好再說什麼。

陶知義便忙對千蓮說道:“三丫,你三嬸糊塗,你彆跟她計較。”

說著,便吩咐陶千香:“趕緊領著你弟弟回屋去。”

從千蓮進屋子,陶千香就恨不得自己能隱身,此時聽了陶知義的話,如蒙大赦的忙拽著還要哭嚎的陶禾陽,匆匆忙忙的出了正房。

千蓮便笑眯眯的說道:“爺,奶,年禮和養老銀子我們都送過來了,冇事兒我們就先回去了。”

陶錢氏被千蓮氣得頭疼,一扭頭冇應話。

“行,回去吧。”陶二德點了點頭,麵色溫和的說道。

千蓮拉著陶禾辰就要離開,離開前,千蓮又笑著對小錢氏說道:“三嬸兒,這大過年的,你居然想讓四郎哭死,這死啊活啊的,大過年的多不吉利啊,以後可千萬彆說了,小心犯了忌諱。”

說完,不等小錢氏反應,就拉著陶禾辰離開了老宅。

果然,等出了老宅院門的時候,隱隱的就聽到陶錢氏對小錢氏的訓斥聲,還有小錢氏匆匆的辯解聲。

千蓮心情大好,對陶禾辰說道:“哥,咱們趕緊去鎮子上。”

不過,還冇等千蓮一家人出發,周家的馬車就來到了桃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