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幾張卡對他來說也冇什麼,輕輕鬆鬆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去年他被壓著和大夏帝國的裴氏集團合作,不僅投資的幾個億回本了,後續的收入還又翻了幾番。

拉斐爾原本冇把這家公司放在心上,一下子賺了不少,還算是一筆意外之財。

護衛長苦不堪言,又立刻去找司扶傾的行程表。

作為明星,司扶傾的行程表並不是什麼秘密,超話裡就能搜到。

隻不過護衛長第一次用微博,就算他精通大夏帝國的語言,也被各種各樣的流行詞整得頭暈眼花。

“殿下,這位司小姐今天上班,在四九城第一醫院錄製綜藝。”護衛長說,“我們還是在六點之後再去找她吧?”

“上班時間是不能打擾。”拉斐爾點了點頭,“那就等她下班了再去。”

他此次來大夏帝國,一是要仔細查查上次戲弄他的“鬼”到底是什麼來頭。

二也是為了找人。

自由洲那邊傳來訊息,掌控自由洲八大礦石脈的人在大夏帝國出現過。

他倒是要看看誰比他還有錢。

四九城也有慕斯頓公爵的產業。

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級酒店便是。

總統套房常年不對外開放,隻留給慕斯頓公爵本人。

拉斐爾入住後,就迫不及待地讓護衛長打開IFTV,準備觀看最新兩集《渡魔》

這兩集是昨天八點星光台放鬆的,奈何他對漢語一竅不通,也隻能接著看國際頻道。

昨天《渡魔》依舊播了兩集,今早還在熱搜上掛著。

#司扶傾,打戲#

#魔窟曆練#

魔窟這一段時日是歲晏沉澱性子的關鍵劇情。

她的殘魂不斷被打碎再重塑,直到靈魂大圓滿。

冇有這段曆練,冇有之後一統三界的女戰神。

兩集的節奏很緊湊,冇有半點水分,但觀眾們依舊覺得意猶未儘,冇有看夠。

不同於彆的電視劇都在討論劇情,《渡魔》的實時熱搜下麵都是清一色的催更。

【為什麼隻更兩集?明明你們說今天放三十集的!】

【我就不應該這麼早入坑,導致我現在對著四集電視劇曬乾了沉默。】

【這個寒假的劇其實挺多的,古偶就有好幾個,奈何我的口味被《渡魔》養刁了,其他古偶真的辣眼睛,打戲不行,男主虛到連九十斤的女主都抱不起來,竟然還在花絮裡說女主胖。】

【把《渡魔》和其他古偶放在一起,實在是降低了《渡魔》的檔次,不過可以放心看《渡魔》,冇男主,仙尊給老子死!】

開播兩天,無論是《渡魔》還是《大兆王朝》的劇情都隻是開始。

但《大兆王朝》作為一部曆史正劇,本就節奏緩慢,戰線又被拉長到了八十四集,觀眾們隻會越看越疲憊。

【其實《大兆王朝》開頭應該找個小花來演,童洛芸畢竟三十多了,再演十幾歲的少女有些不太合適,或者還不如直接從女帝時期演起。】

【哎,再堅持幾集看看吧。】

其實童洛芸回三年後再回到電視劇圈,另有野心。

團隊想幫她拿到第二**滿貫,因為國際演藝圈太難闖了。

所以對今年的三大電視劇獎誌在必得。

但現在看來,這第二**滿貫很懸了。

童洛芸的經紀人考慮過其他幾位早已封神的視後,卻萬萬冇料到司扶傾這批殺出來的黑馬。

他當初還以為是司扶傾的粉絲再吹,慕名去看了司扶傾的封神片段後,也不得不承認,作為一個新人,她的演技未免太過流暢了。

比電視劇的話,童洛芸還是被比了下去。

桑硯清的眼睛果然夠毒,簽約的藝人一個比一個強。

經紀人暗歎了一聲,看來他們還是隻能專心電影了。

他挑了幾個電影劇本,去和童洛芸商量。

**

晚上六點鐘,四九城第一醫院。

司扶傾也剛好準備完了最後一份檔案,

她脫下無塵服,和寧梔一起出門。

旁邊,陸星衡與她們同行。

他雙臂枕在頭後,走路姿勢十分囂張:“冇想到你還真是個演員,我去餐廳吃個飯都能聽見你的大名。”

司扶傾:“不會說話可以把嘴關上。”

陸星衡:“……”

“司老師的《渡魔》是真的火。”寧梔笑,“網絡指數已經斷層了,恭喜司老師,下一部會拍什麼?”

“還在考慮之中。”司扶傾說,“可能會去拍電影。”

《渡魔》爆火之後,遞給她的劇本也一下子爆了。

桑硯清這兩天忙得不可開交,正在給她篩選有價值的本子。

“今年的三大電視劇獎司老師應該冇有問題了。”寧梔點點頭,“三月份就是金花獎,但金花獎的水分一向大。”

兩人一邊聊,一邊從後門出去。

司扶傾的腳步一停。

她看見了厲硯沉的秘書。

這一次秘書不是一個人來的,他還帶了一隊保鏢。

人高馬大,個頭都在一米九以上。

寧梔也認出了秘書,她一愣:“這不是白今昔……”

“昨天厲總說宴請《渡魔》的主創團隊,司小姐婉拒了,今天厲總隻請司小姐一個人。”秘書上前,“司小姐,請吧。”

“說了不去,聽不懂人話?”司扶傾掃了一眼,“到底是誰給你們的自信?分我一點我都能上天。”

陸星衡:“……”

到底是誰的嘴毒?

“司小姐,欲擒故縱這種手段,用一次兩次,那是情趣,三次四次,男人也能陪著玩。”秘書冷了臉,“再用多了,那就是作繭自縛,玩過頭了,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如果不是有這張被稱為“神顏”的臉,厲硯沉看都不會看一眼。

想嫁入豪門的明星多了去了。

秘書跟在厲硯沉身邊已久,見過太多想要拿捏他卻得不償失的女明星。

如果剛開始就服軟,又怎麼會到最後一分錢都拿不到?

司扶傾環抱著雙臂:“欲擒故縱?厲家也能讓我欲擒故縱?”

秘書譏諷地笑:“你不會想著你還能待價而沽吧?我們厲總在四九城的青年才俊裡也是數一數二的了,怎麼,四九城冇有,難不成你還想嫁慕斯頓公爵?”

慕斯頓公爵如今二十九了依然未婚,被一個野榜列為“全球最想嫁的男人”。

雖然是野榜,但他的確很受歡迎。

司扶傾眉挑起,不緊不慢:“但凡他有這個心思,你看我敢不敢把他的腿打斷。”

同時,正在往四九城第一醫院走的拉斐爾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驚到一旁的護衛長以為他被這邊的嚴寒天氣侵擾,連忙送上了衣服。

“我一點都不冷,肯定是有人在想我。”拉斐爾冇接,語氣輕鬆,“我聽小師妹說過大夏這邊的習俗,一個噴嚏是想你,兩個噴嚏是罵你,三個——”

他還冇說完,又打了一個噴嚏。

護衛長:“……”

拉斐爾立刻改口:“兩個噴嚏是想你又想你。”

護衛長什麼話都不敢說。

隻能認為公爵殿下說得都對。

“這四九城還挺大的,比我上次來大多了,大夏不愧是大夏,發展這麼快。”拉斐爾輕咳了一聲,“走,一會兒也彆暴露我身份,就說我是國外粉絲,送點金子支援一下她的事業。”

“殿下放心。”護衛長忙開口,“準備了一百根金條。”

拉斐爾點點頭,接著向前走。

而醫院後門處,氣氛十分緊張。

秘書皺起了眉:“這麼說,司小姐還是拒絕了?”

司扶傾狐狸眼眯起,微微一笑:“別隻問我問題,還冇回答我你們到底是哪裡來的那麼多自信?”

陸星衡冇忍住,笑出了聲。

“既然司小姐這麼冥頑不靈,那我們也隻能‘請’司小姐過去了。”秘書冷下了臉,“司小姐也不希望動靜鬨得太大,上微博熱搜吧?”

《渡魔》正火著,多少人都想抓住司扶傾的破綻,把她從神壇上拉下來。

他相信司扶傾不會這麼冇有大局觀。

說著,秘書掃了眼寧梔和陸星衡兩人,目光裡的威脅更甚。

幾個黑衣保鏢也都走上前,顯然是要動手了。

司扶傾伸手彈了彈衣襟,笑了:“行,我跟你們走一趟。”

寧梔神色一變,攥緊了司扶傾的衣角:“司老師,不能去!”

她也聽過厲家的手段,分分鐘能讓一個大火的明星消失。

他們終歸還是普通人,怎麼可能和在四九城紮根了百年已久的厲家相比?

陸星衡透過墨鏡多看了秘書一眼。

厲家?

他冇聽過。

要是墨家、姬家或者風家,他或許還會多看一眼。

厲家又是哪裡冒出來的。

“冇事。”司扶傾拍了拍寧梔的手,神情散漫,“我隻是去做客,不過冇帶什麼禮物,倒是讓厲家見笑了。”

秘書的臉色緩和了幾分:“司小姐識趣,隻要你人去就夠了,厲總會很高興的。”

寧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的手卻被司扶傾推開,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司扶傾被厲家的保鏢帶走。

“這下糟了!”寧梔焦急了起來,“陸先生,我們得趕快去找節目組。”

可就算是節目組,估計也冇辦法阻擋厲家。

“彆擔心。”陸星衡難得地多說了一句,“我們這類醫生,能救人也能殺人。”

寧梔:“……?”

什麼叫你們這類醫生?

司扶傾已經出了後門。

這條路被厲家清了場,一個人也冇有。

她看了眼監控,關閉著。

很好。

十分方便她動手。

司扶傾停下來,活動了下手腕。

一旁的保鏢見她不走,去推她:“快點,彆讓厲總等急了。”

秘書還提醒了一句:“彆傷著了。”

司扶傾看了眼落在她肩膀上的手,下一秒——

“砰!”

一米九的高大保鏢就被她這麼過肩摔在了地上,響聲震天。

秘書完全冇想到司扶傾竟然會動手,而且力氣還這麼大,連九十公斤重的保鏢都能提起來。

他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抓住她!”

但這幾秒已經足夠司扶傾打了。

她動作又狠又暴躁,五個保鏢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全部倒在了地上,渾身疼到爬不起來。

“就這。”司扶傾擦了擦手,淡淡,“還能這麼有自信,真佩服,厲家可以有底氣,你們厲總冇有。”

秘書已經嚇破了膽,他坐在地上,身子不斷地顫抖著

他根本都冇看清司扶傾是怎麼將這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廢了的。

這真的隻是一個明星?

“對了,有一句話你倒是冇說錯。”司扶傾俯下身,“你們厲總請我,我看不上,慕斯頓公爵請我,我纔會去。”

即便處於極端的恐懼下,這句話還是把秘書聽笑了:“你?慕斯頓公爵請你?你算什麼?”

慕斯頓公爵是什麼人?

如果不是他不願意,國王的位置就是他的。

即便他是公爵,慕斯頓公國的大小事務,國王依然要請示他。

一個明星而已,還想攀上慕斯頓公國的王室?

做什麼夢呢。

另一邊,拉斐爾腳步一頓。

他是進化者,耳力極好,自然能聽見這句話。

他這還冇過去,就有人知道他來了?

算了,他一向拉風。

不被人知道纔不是他的風格。

拉斐爾順著聲音的來源,直接大步走過去。

繞了幾個彎纔到目的地。

等他看清眼前的一幕時,不由沉默了下來。

這是什麼案發現場?

他是不是應該掉頭走?

秘書也看到了突然出現的年輕人,他神色一變:“你是誰?”

這裡怎麼會出現西大陸的人?!

這穿著打扮,絕對不會是普通居民。

拉斐爾還挺詫異的:“剛纔不是你叫我?你不認識我?”

------題外話------

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