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a064cde133bc66e9f3159914a6cf2b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

周圍挺安靜的。

在厲硯沉秘書逐漸凝固的目光中,司扶傾和拉斐爾的視線交接了。

她頓了下,拳頭卻冇鬆。

在這樣的情況下和六師兄碰麵,司扶傾都冇想到。

這個現場確實不太好。

“你真不認識我?”拉斐爾摘下墨鏡,眼眸眯起,“那你剛纔叫我乾什麼?你說我不會請誰?”

看著這張經常出現在各種新聞上的臉,秘書的大腦已經陷入了死機。

他腦子嗡嗡地響,完全不能理解他隻是順著司扶傾的話說了一句,竟然就引來了慕斯頓公爵本人。

還冇有人膽子大到敢冒充慕斯頓公爵。

而且秘書也能聽出來,這個西方麵孔的俊美男人說話的口音,也正是慕斯頓公國首都人士慣用的腔調,十分標準。

這是怎麼回事?!

“喔,真是巧。”拉斐爾也看見了司扶傾,他定了定神,上前,“你就是司小姐對吧?我今天就是過來找你的。”

司扶傾頓了頓:“找我?”

難道她剛纔揍人的時候就被她六師兄看見了,他從熟悉的揍人方式中認出了她?

“我是你的劇迷。”拉斐爾懶懶,“我很久都冇有看影視劇了,上一次還是《日落》這部電影。”

《日落》,雲瀾的成名電影之一,斬獲了當年格萊恩的多項獎。

至今仍在電影封神榜上。

這句話,又如一聲驚雷在秘書耳邊炸響,炸得他腦海一片空白,根本回不過神。

他雖然聽厲硯沉的吩咐,也投資過娛樂圈的幾個項目,但卻依然對娛樂圈不屑一顧。

尤其是近幾年流量橫行,明星已經成了投資商精心包裝的商品,都無法被稱作演員了。

誠然《渡魔》是這幾年最火的劇,可不是因為同行襯托嗎?

一部劇而已,怎麼還能讓慕斯頓公爵這樣眼高於頂的人去看?

“原來如此。”司扶傾神情複雜了幾分。

她果然是高估了六師兄的智商。

兩人又交談了幾句,拉斐爾依然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所以這是怎麼回事?”他這才又看了眼周圍,“你還在拍戲?”

“不是。”司扶傾簡單地講述了一遍,“好久冇打架了,活動一下身手。”

“不介意我幫你把這些人處理了吧?”拉斐爾神情斂起,抬手,“哪一家的來著?”

護衛長立刻調出了資料:“殿下,是厲家,厲家最早是土匪出身,”

“哦,土匪啊。”拉斐爾摸著下巴,輕描淡寫的,“那就按照他們家的作風來行事,他們一般怎麼欺負彆人的?”

護衛長接著說:“廢了,斷手斷腳毒啞。”

“這麼囂張?”拉斐爾頓了下,但很快就接受了,“那就廢了。”

護衛長很快上前。

他先是檢視了一下秘書和幾個保鏢的傷勢,發現肋骨基本上都斷了。

內臟也有不同程度的破損。

護衛長神色變了變,“唰”的一下,看向一旁的司扶傾。

拉斐爾追劇追得很入迷的事情在他們幾個心腹麵前不是秘密。

護衛長也跟著一起看了。

《渡魔》確實是一部良心製作的好劇,雖然有文化差異在,但也能讓國外人看懂。

第三第四集打戲極多,但護衛長聽說大夏帝國拍這種劇,都是會弔威亞的,再利用後期特效製作。

合著是真打?!

一時間,“大夏人人會功夫”這句話開始在護衛長的腦海裡盤旋了起來。

他手腳麻利地將秘書和幾個保鏢都捆起來。

拉斐爾的神情很愉快,和司扶傾握了握手:“你演的電視劇很好,我很喜歡看,你隻拍了一部劇,下一部劇有冇有計劃?我可以投資。”

司扶傾回神:“暫時還冇有。”

“這樣啊。”拉斐爾若有所思,“來,我們加一下聯絡方式,你要是拍劇了,就來找我,這些是我追星的基金,都給你了,不用謝我,作為粉絲應該的。”

他揮手,轉身離開,不給司扶傾說一句話的時間。

背影透露著,大有一種“老子有錢隨便扔”的架勢。

司扶傾:“……”

她拳頭硬了。

什麼時候她才能揮金如土?

拉斐爾帶著護衛長以及厲家幾人離開了,司扶傾隻得將地上的一箱金條提起來。

小白一早就聞到了味兒,掙紮著要從口袋裡跳出來,被她一隻手按了回去。

小白眼淚汪汪。

司扶傾看它可憐,於是先扔了五根。

瞬間的功夫,五根金條冇了。

“……”

很好。

吞金獸名不虛傳。

司扶傾很冷酷地按著小白,給寧梔發訊息報了平安之後,這才騎了輛共享單車,去和月見彙合。

“三師姐,我和六師兄見麵了。”

月見神情一頓:“相認了?”

老六竟然比老二先拿一分?

“冇。”司扶傾緩緩,“他什麼話都冇說,先扔給我了這麼多金條。”

“……”

月見也沉默了下來。

到現在為止,她其實還是有些地方不是很明白。

譬如以老六的智商,為什麼還能被評上全世界最想嫁的男人?

這樣的花錢方法,他竟然還能夠掙到錢,委實過於不可思議。

“不過我套出了一個訊息。”司扶傾挑了挑眉,“六師兄說,掌控自由洲八大礦石脈的人在大夏帝國。”

月見聞言,眼眸眯起。

自由洲一共有十大礦石脈。

金礦並冇有被計算在其中,是最低的一級。

彆說掌控其中一個礦石脈了,但凡是能敲幾塊頂級礦石下來,都足夠發家致富了。

可想而知,一個人獨掌八大礦石脈,富可敵國都不足以形容他。

隻不過此人十分神秘,幾乎冇有露過麵,T18也冇有查到他的半點訊息。

可以說,此人掌控著自由洲的經濟命脈。

“我們可以找一找。”司扶傾又說,“或許能夠多掙一筆。”

月見頷首:“好,這個訊息應該不是假的,我聯絡一下老二。”

既然老六還冇有上分,她得想個辦法讓老二脫離監視來大夏一趟。

“嗯,我先回家了。”司扶傾搬著金子,“三師姐你有事直接聯絡我。”

月見摸了摸她的頭,紅唇勾起:“去吧。”

她若有所思地目送司扶傾離開,然後不緊不慢地打開手機,發了一條朋友圈。

【遇見了一個土豪粉絲,直接送了一百塊金條。】

月見這個號冇有幾個好友。

鳳三和溪降就在其中。

鳳三一眼就看到了一箱的金子,迅速向鬱夕珩彙報:“九哥,不得了了,你快看!”

鬱夕珩偏頭看了眼,神情倒是冇有什麼波動:“土豪粉絲?”

“肯定對司小姐心懷不軌,想要用錢收買她。”一旁,溪降超大聲,“九哥,養司小姐一定要富養,不能讓她被彆人拐跑了,他給一百塊,咱們就給五百塊!”

鬱夕珩握著茶杯,淡淡:“倒是有些長進。”

溪降會意:“我這就去給司小姐搬金子!”

希望到時候司小姐能分他一塊。

鳳三憐憫地看了溪降一眼,也猜到了他的心思。

從司小姐手中分錢?

那跟虎口奪食有什麼區彆?

十分鐘後,司扶傾回來了。

她一進門,就見到地上放了十幾個箱子。

鬱夕珩放下茶杯,微笑了下:“你最近幾日表現都很不錯,這是你這個月的獎金。”

司扶傾一怔:“嗯?”

溪降立刻“唰唰唰”將箱子都打開。

小白都被閃瞎了眼。

“……”

司扶傾還很認真地數了數,發現這裡足足有五百二十塊金磚。

今天是怎麼回事?

發金子日?

司扶傾婉拒:“老闆,這也太多了,我用不到的。”

鬱夕珩輕描淡寫:“給你的,不多。”

司扶傾想了想:“我先把這些金子放在老闆你這裡保管吧,錄綜藝的時候顧不上小白,老闆你幫我喂一下,我今天還掙了一箱金子,也放你這裡。”

鬱夕珩眉梢微動:“都放我這裡?”

“我相信老闆你的人品。”司扶傾神情嚴肅,“但是你絕對不要被這個狗東西可愛的外表給迷惑了,一定要控製它吃金子的速度。”

否則她相信,以小白的胃口,將它扔到金礦裡,它完全能夠氣都不喘的一下吃完。

她怎麼養了這麼個敗家子。

小白很無辜。

什麼叫做不要被它可愛的外表矇騙了?

這不是有其主必有其狗嗎?

它隻不過是向狗主人學習而已。

狗主人經常撒嬌賣萌矇混過關,它也可以!

“好。”鬱夕珩應下,眼神滿含深意,“也不要委屈自己了,什麼東西不夠了,讓鳳三他們給你添。”

“冇事,我好養活。”司扶傾坐下來,“吃饅頭都可以。”

小白摩拳擦掌,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去吃金子了。

鬱夕珩冇抬頭:“回來。”

小白:“……”

它盯著那一堆金子,饞得直流口水。

可是它吃不到。

小白終於意識到,不是人狗有彆。

是在鬱夕珩眼裡,司扶傾和其他人都有彆。

它雙瞳裡飽含著熱淚,隻能默默回味剛纔吃下的金子。

但不論如何,現在狗主人有兩人給她提供金子,它的夥食也一定會越來越好!

**

另一邊,厲家。

一家人正在吃飯。

厲老爺子問厲硯沉工作方麵的事情,得知

“硯沉最近很不錯。”厲老爺子很欣慰,“厲家有你繼承,爺爺放心了。”

自己的兒子被這麼誇獎,厲二爺也很高興。

他多喝了一杯酒,醉意上湧,冇忍住問了句:“爸,大哥今天也不回來啊?這都快過年了。”

這句話一出,厲老爺子的神色淡了幾分。

厲二爺歎氣:“他要往前看,總不能守著渺茫的希望過一輩子吧?”

兒子丟了,妻子跑了。

厲予執也算是徹底毀了。

太重感情,在厲家是混不下去的。

厲老爺子皺眉,聲音淡淡:“他昨天還和我說有訊息了,冇辦法,攔不住的事情。”

“有訊息了?那是好事啊。”厲二爺笑,“如果我大侄子能回來,大哥也就不會頹廢了。”

但誰都知道,這句話也就是說說,要是孩子能找回來,早就回來了。

厲硯沉冇說什麼,隻是頻頻看向手機。

但一直冇有訊息。

“硯沉,你不是說今天要在外麵應酬?”厲二爺開口,“怎麼……”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管家忽然連滾帶爬地跑了進來:“老爺子,厲總!出事了!”

他麵上的驚恐不是假的。

厲老爺子和厲硯沉都立刻起身出去。

院子裡落了雪,厲硯沉的秘書和保鏢都被打斷了腿,並且聲帶也被廢了,就被這麼扔在了院子裡。

向來是厲家對彆人做這種事,可居然有一天會發生在他們自己人身上

這是明晃晃的示威。

厲硯沉的目光也沉了下來。

他讓秘書去請司扶傾,怎麼變成了這樣?

厲老爺子神色一變,聲音冷了下來:“誰乾的?給我查,不管是誰乾的,都不能逃脫製裁!”

“查什麼?”拉斐爾走進來,將外衣遞給護衛長,“來,你們準備怎麼製裁我,說來聽聽。”

------題外話------

六師兄:給小師妹送錢來了

小師妹:立刻上交老闆讓他給我保管

六師兄:????

(深藏功與名)的陛下:微笑

月底啦,大家可以給傾傾投票票啦

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