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燁寒的身體一僵,心臟砰砰直跳,身體漸漸變得炙熱起來。

葉昭言的身體滾燙,她身體裡的那種熱源讓她忍不住貼近了江燁寒,彷彿想藉助他,驅散體內的燥熱。

江燁寒的瞳孔收縮了幾分,身上的血液彷彿沸騰了一般,身體瞬間燥熱起來。

他的呼吸也開始不穩了。

他低下頭,看著懷中的女子,隻覺得心跳得越來越快,身體的某處蠢蠢欲動,恨不得立即把她壓在身下,狠狠蹂躪。

正當他不知所措的時候,葉昭言的嘴角溢位一絲低低的輕歎,一張俏麗的小臉染著一抹妖冶的紅暈。

江燁寒隻覺得渾身像是有無數隻螞蟻在爬一般,難受至極,身上的熱量在急速飆升,他的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

葉昭言微眯著眼睛,眼底一片迷茫,意識越來越模糊,身體軟綿綿的提不起力氣來。

她感覺到有人抱著她往床上去。

她下意識地抬起眼眸,看著眼前那張放大的俊美臉龐,以及那張俊顏上充斥著濃濃的渴望,讓她的心臟忍不住一陣顫栗。

這張臉是......

迷亂之中,她努力剋製了一瞬,狠狠一咬舌尖,一股血腥味伴隨著疼痛在她口中瀰漫開來。

江燁寒將葉昭言抱到了床上,葉昭言感覺到江燁寒的手掌撫向她胸口,一雙眸子驟然睜開,理智恢複了幾分,她一把抓住江燁寒的手,急聲道,“不......不要!”

聲音帶著一絲顫抖,她一顆心狂跳不止。

江燁寒一怔,停下了所有的動作,抬起頭,看著葉昭言,眸光閃爍,有些不明所以。

“你不能......”葉昭言的身體依舊不斷地發抖,一顆心幾乎跳脫出胸腔。

江燁寒低頭看向葉昭言的雙眸,隻見葉昭言一對漆黑如墨的眸中氤氳著一層水霧,那模樣嬌媚至極,讓他怦然心動。

葉昭言見他臉色潮紅,這纔想起什麼,脫口而出,“蠟燭......有問題。”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嬌媚的沙啞。

江燁寒的手指一頓,眸光閃了閃,回頭看向桌上的燭火,一揮手,焰火應聲而滅。

屋內恢複了黑暗,一切又安靜下來,江燁寒卻不能平息,身體裡像是有一根弦繃緊了,下腹傳來一陣莫名的躁動,他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

他腦海裡浮現卿王曾經說服他的話,曾經的那股抗拒漸漸消散,看著眼前動人的少女,終於下定了決心,“葉姑娘,不要怕,我會娶你的。”

他的語氣溫柔而誘哄。

葉昭言的眸光閃了閃,她的意識不太清醒,但還殘存著一絲理智,意識到江燁寒的話,不由得愣了愣,有些詫異地看著他,“你說什麼?”

“娶你。”江燁寒堅定的重複道,目光灼灼地盯著她,“我會娶你為妻。”

葉昭言怔怔地看著江燁寒,不知道該如何反應,腦海裡一片空白。

江燁寒竟要娶她?

“葉姑娘,我會為此行負責。”江燁寒再次強調道,眸中閃爍著炙熱的火焰。

從他十三歲開始,便在錦都頗負盛名,被譽為文采斐然的天才。

這些年雖然因為出身限製,未能與真正的頂尖貴女結緣,卻受到不少大世家庶女和二流家族嫡女的青睞。

因著卿王對他的婚事有所設計,他不曾心由自主,更不要肖想去喜歡自己真正喜歡的女子。

如今看來,這樁安排於他而言並非強人所難。

葉昭言一時之間還冇有從震驚當中恢複過來,江燁寒已經伸出一隻手將她抱進了懷中。

江燁寒緊緊地擁著懷中的佳人,隻感覺到心都要化掉了,一股奇怪的感覺在心底油然而生。

葉昭言的臉頰被迫貼在江燁寒的胸膛處,聽著耳畔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心中的燥熱稍稍減少了幾分。

“葉昭言,不要拒絕我。”江燁寒將葉昭言抱得更緊,低沉的聲音從她的耳畔響起。

葉昭言聽見這聲呼喚,隻覺得心裡一團糟糕,有東西堵在嗓子眼處,難受無比,一種陌生的感覺從心底湧了上來。

“不......”

胸口像是壓了一塊巨石似的,沉甸甸的,壓抑得她喘不過氣來,她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彷彿要失去什麼珍貴的東西。

江燁寒的胸膛緊緊貼著她,壓得她有些疼,可是,那股熱流的驅使下,她的手卻不受控製地抓緊了江燁寒,彷彿是在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她拚命地搖著頭,想要驅趕走這股陌生的感覺,可是她越是這樣做,腦袋裡的思緒就更加混亂起來,她隻能不斷地掙紮著。

“放、放開我!”葉昭言終於找回了一絲神誌,聲音微微沙啞。

江燁寒低頭凝視著她,隻見她的臉上泛著一抹淡粉,嘴唇微微腫脹,兩片飽滿嫣紅,就像是一朵盛開的玫瑰花,誘人采擷。

江燁寒的喉結微微滾動了幾下,隻感覺渾身的血液彷彿都沸騰了起來。

他的喉嚨乾澀,有一種衝動,想要一親芳澤。

“求你放過我......”葉昭言開口道,一滴淚珠順著她的眼角滑落下來,打在江燁寒的手臂上,她的聲音帶著哽咽和哀求,聽起來卻像是一根羽毛撓癢癢似的。

江燁寒的心中湧起一抹憐惜。

“葉昭言......”江燁寒喃喃地叫了一聲葉昭言的名字,低下頭,輕輕地吻去她眼角的淚珠。

他的動作溫柔而又輕盈,就像是蜻蜓點水一般,落在葉昭言的臉頰上,引起一陣輕顫。

葉昭言的身體不由得顫抖了一下,雖然緊閉著雙眼,腦海裡卻浮現出一張純良無害的臉,心中微微一凜。

那人從不會叫她為難,更不曾有一絲強迫。

“不要碰我!”

葉昭言使勁兒地揮舞著手臂,想要擺脫江燁寒的束縛,她的心跳得非常快,整個人就好像被一隻手握在手裡,隨時都會爆炸。

她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眼眶不由得濕潤了。

江燁寒感覺到葉昭言的掙紮,他的動作慢慢地緩了下來,輕輕地將葉昭言放平在床上,手伸向她的脖子。

“不要!”葉昭言的眼睛瞪大,一臉戒備地看著江燁寒,一雙黑亮的眼眸裡帶著驚恐和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