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似乎並冇有防備到渾身癱軟的葉昭言會突然出手,他被她紮得悶哼一聲,身形微微晃動了一下。

“你......你怎麼會......”他瞳孔瞬間瞪大,不敢置信地看向葉昭言。

就在他愣神之際,葉昭言趁機掙脫束縛,手腕上的簪子再次刺向男子,讓他猝不及防。

葉昭言趁機翻身而起,雙膝曲起頂向男子的胯下,同時手腕一翻,長劍刺進了對方的胸口,鮮紅的血液頓時流淌而出,濺射到她的臉上。

“啊!”男子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屈膝跪倒在葉昭言麵前。

葉昭言的手中握著染著血跡的劍柄,看著男子胸口汩汩冒出的鮮血,心臟劇烈跳動著,身體不受控製地瑟瑟發抖。

“夙問玉,你竟然要殺了我......”男子淒厲地吼叫道,

葉昭言用儘最後一股力氣,狠狠一腳踹在男子的胸膛上,將其踹飛出去。

男子重重摔落在地上,胸口傳來撕心裂肺般的劇痛,雙眼緊閉著昏死過去。

葉昭言力氣耗儘,手中的長劍“咣噹”一聲跌落在地。

她驚魂不定地喘息,四糸乃地盯著地上的男子,直到恢複了一絲力氣,才艱難地爬了起來,撿起地上的外袍披上,踉蹌著走向門口。

就在葉昭言轉身之際,地上的男子突然睜開了眼,眼中閃過一抹陰狠,掙紮著從懷中掏出一顆黑色的藥丸塞進口中。

“夙問玉......”

男子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伴隨著一股勁風朝著葉昭言襲來。

葉昭言慌亂地躲避著,腳下踩空,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她抬頭看向後麵,隻見男子在距離自己幾步遠的地上,手裡緊緊攥著她的長劍,一雙眸子猩紅地盯著她。

“嗬嗬......”

男子冷笑,“我還真低估你了,居然能夠在我的迷香下保持神智清醒,若非如此,我還真不知道,原來你還有如此高明的武功,我一時疏忽,差點兒被你給害死了,夙問玉,你好狠的心!”

葉昭言掙紮著爬了起來,“你想做什麼?”

男子的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一步步逼近葉昭言,一字一句地道:“我要你生不如死......”

葉昭言往後退去,身體撞在牆壁上,後背傳來劇痛,她捂著後背靠在冰冷的牆壁上,一雙眸子死死盯著男子,“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根本不是夙問玉。”

“夙問玉......你休想騙我,我是不會相信的!我不會放過你的......”男子猙獰地道,一雙手朝著葉昭言襲來。

葉昭言幾近力竭,已經避無可避。

身體裡的熱度越來越高,一股羞恥的感覺從她的心底冒了出來。

她的身體僵硬在牆壁上,腦中思索著無數的可能。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條藍色的影子從屋簷上掠過,破碎天窗而入,藍光劃過,兩道劍芒穿透男子的身體,劍尖從男子的肩膀上挑出,一股鮮血噴湧而出,濺落到牆壁上。

“啊......”男子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手中長劍掉落在地上,一隻手想掙紮著往懷裡掏去,卻被一劍刺中,釘在了地上。

“啊......”又是一聲淒厲的慘叫,男子再冇能爬起來。

葉昭言回頭看去,隻見江燁寒站在屋內,手中握著一柄長劍,長劍的鋒利的劍刃上還掛著滴滴鮮血。

看到江燁寒來救她,她心中一鬆,身體緩緩滑坐在了地上。

江燁寒見葉昭言渾身狼狽,連忙將她扶起,關切地問道:“冇事吧?”

葉昭言腦子混沌得搖了搖頭,眼中浮起一層水霧,手指顫抖地裹緊了外袍,一股莫名的情愫正劇烈地動搖著,彷彿要從她的身體裡蹦出來似的。

她的身上隻剩下一件白色的肚兜,雪白的肌膚上有些不正常的潮紅,心口急促地起伏,隨著呼吸不停地上下起伏。

江燁寒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一番,伸手撕下衣袍的下襬蓋在她的麵前,遮住了白皙。

葉昭言緊閉著眼,一雙纖細的手掌緊緊捏著裙角,咬著牙齒強行剋製著內心的衝動,一動也不敢動。

江燁寒心中升起一絲擔憂,連忙將葉昭言抱了起來,將她輕輕放在被子上。

葉昭言躺在床榻上,身體依舊止不住地輕顫,一隻手抓著江燁寒的胳膊,一隻手緊緊按著自己的心口,臉上的表情痛苦萬分。

江燁寒坐在床沿,伸出手搭在葉昭言的脈搏之上,發現葉昭言的脈象很紊亂,像是剛剛使用了某種邪魅之藥一樣,這讓他皺眉,心中隱約猜到了什麼。

“等我一下,我去給你取點兒水來。”

說完,江燁寒起身在房中找尋了一番。

片刻後,他端來一桶水。

葉昭言的身體蜷縮成一團,像極了一隻柔弱的小貓咪,江燁寒把毛巾浸濕擰乾,俯下身子擦拭葉昭言額頭上的汗珠。

微涼的毛巾觸碰到葉昭言冰涼的肌膚上,一股電流竄遍全身,讓她忍不住發出一聲輕歎,身子不由自主地靠近了那雙手。

江燁寒手上的動作一僵,喉結上下滾動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盯著葉昭言,喉嚨裡像是堵著一團棉花,讓他難以下嚥。

她的身體很燙,像是燒熟了一般,臉頰通紅一片,眉宇間佈滿了痛苦和糾結的表情。

江燁寒的心中有一絲慌亂,一股若有若無的異香在房中飄蕩,讓他心馳神往去,有些盪漾。

他迅速起身,拿起一旁的冷水潑了自己一身。

這才繼續伸手幫葉昭言擦拭汗水。

他的身上隻穿著一件單薄的白色裡衫,此刻被水打濕,貼服在身上,露出了裡麵一片精緻漂亮的鎖骨和腹部上結實的胸膛。

葉昭言痛苦地翻了個身,麵前的布袍滑落,露出一片雪白。

江燁寒的目光定格在上,一雙幽深的眸子變得暗沉,他猛地站起身,將葉昭言抱了起來,準備放入木桶之中,打算用冷水幫她降溫。

他的手指剛剛覆上她滾燙的皮膚,就感受到了一雙修長的手臂攀附上來,纏繞著他的腰肢。

他低頭看去,隻見葉昭言雙眸緊閉,雙頰緋紅,睫毛微垂,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