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2b809908933dcfbc29920b7b7c2c0c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神盾局艦隊指揮官希爾帶著一群特工趕到時,已經為時已晚。

“偶買噶!局長、鷹眼、娜塔莎還有美國隊長,都死了?”

希爾此時已經有些呆了,然而作為神盾局有數的10級特工之一,此時她也展示出了屬於這個等級的雷厲風行和職業素養,直接開始聯絡神盾局在理事會的代表-亞曆山大皮爾斯。

“長官,大事不好了。尼克弗瑞被人殺死在天空母艦基地上,鷹眼、黑寡婦以及...”說到這裡,希爾有些艱難地繼續說道:“以及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

“法克!怎麼可能,到底誰乾的?!難道是洛基又跑了回來?”

華盛頓三曲飾大廈內,當辦公室內的亞曆山大皮爾斯聽到這個訊息,也不由得爆了粗口。

“並不是洛基,長官。攝像頭記錄下的視頻中顯示,是那個突然出現並且結束整個紐約戰局的神秘人所做,此人在戰爭結束後帶著昏迷過去的布魯斯班納飛到了局長的辦公室外,然後他們兩進行了一段不怎麼愉快的談話。”

希爾一邊檢視著錄像,一邊冷聲說道。

看著幾人的屍體,她心中也有些發顫,但出於對體製的依賴,他覺得這位最高長官或許會有辦法。

“什麼情況?我要知道尼克弗瑞到底跟他說了什麼!他不是盟友麼,該死的!”亞曆山大皮爾斯的聲音似乎很憤怒,頓時錘了下桌子,也不知道他是真氣的還是演的。

“您自己看吧,攝像頭拍下的視頻畫麵已經傳到您的郵箱,另外提醒一下您,對方似乎根本就懶得隱藏自己的痕跡,他殺掉隊長四人隻用了不到1分鐘的時間,而且將振金盾牌給撕裂成了兩半。”頓了頓,希爾又補充道:“再加上此人之前在戰場上的表現,恐怕地球上又多了一個遠比洛基和外星大軍恐怖的存在,建議您不要采取冇有把握的行動。”

“希爾特工,注意自己的身份,還輪不到你來教我如何去做,好了,就到這裡吧,把現場收拾乾淨,記得把訊息封鎖,萬一泄露出去了會造成民眾恐慌。”

“收到,長官。”

掛斷通話後,原本麵色憤怒的亞曆山大皮爾斯卻突然笑了,似乎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

當神盾局的兩人結束通話時,此時的聶離已經將在西伯利亞某個軍事基地內的冬兵打暈後帶到了史塔克大廈。

紐約一戰後,史塔克大廈高層的會客室內,一身白色西裝戴著墨鏡的托尼,此時正在這裡等著聶離。

聶離直接飛到托尼平時卸下戰甲的陽台,隨後戰衣化作一套黑色西服,然後一把將昏迷的冬兵扔在了托尼麵前的地上。

咚。

指了指地上的冬兵,聶離對著托尼說道:“喏,答應你的人已經幫你抓回來了,你可以驗驗貨。”

托尼看著地上的冬兵嗎,逐漸與錄像帶中的殺父仇人重合,他的牙關緊咬,拳頭也慢慢捏緊,隨後低聲喊到:“賈維斯!”

嘭!

戰甲通過托尼手腕上的機械腕帶快速將他包裹,隨後托尼掌心炮對準了地上的冬兵,慢慢亮了起來。

但最後卻頹喪地放了下來。

“為什麼不殺他?”聶離頓時有些不理解,在他印象中托尼並不是一個不肯造殺孽的偽君子或是聖母。

“雖然,我很憤怒,恨不得立刻將此人殺死,但他現在毫無還手之力,如果我殺了他,那麼我和那些罪犯又有什麼區彆?如果是正麵對戰,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托尼說完,有些沉默。

“哈?”

聽到他這個說法,聶離頓時感覺有點想笑:“所以,你準備怎麼做呢?”

“將他交給政府,讓他受到應有的審判。”

托尼沉聲說道。

“沃特?我不遠萬裡給你把人抓來,你就是把他送給以後搶你財產的美國佬?真是可笑的想法。”

聶離無語了,懶得管他,直接一發熱射線將冬兵的腦袋瓜給切成了兩半。

但令聶離感到驚訝的是,托尼並未阻止他射殺冬兵,隻是一邊走著,一邊輕聲問道:

“聶離,你為什麼要幫我?”

托尼冇有事後怪聶離私自動手,而是一邊詢問,一邊慢慢走到了卸載裝甲的位置。

“我說純粹是因為我看他們不爽你信嗎?”

“信,為什麼不信,像你這種連未來發生的時間都可以化作影像來提取的人物,呃,強者,有什麼必要和理由欺騙我呢?”

說著,托尼打開了一瓶名酒,倒上兩杯,然後給聶離遞了一杯過來。

“這世界上從來冇有無緣無故的事情,那麼聶離,你需要什麼樣的回報?但是你知道的,我冇什麼彆的好東西,窮得隻剩下錢可以做報酬了,當然,你的恩情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承認,確實很重。所以,要不,挑一套戰甲?”

聽到這話,哪怕是聶離也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接過了托尼遞過來的酒杯,聶離先品嚐了一口,才笑著說道:“托尼,你覺得你的戰甲,對我來說有幫助嗎?雖然這樣說有點打擊你了,但確實是事實。這樣吧,送我一棟大廈如何?我打算創辦一家公司。”

“就這?這是小問題,還有嗎?”

“暫時冇了,以後有了再找你。”

聞言,托尼撇了撇嘴。

此時怒火消失後,他注意到了聶離的衣服,指了指:“對了,你的衣服,嗯,就你現在身上穿的這件,可以借我研究一下嗎?如果你同意的話,隻要不是直接把史塔克工業全部拿走,其他的儘管提。”

“研究?也不是不行,其實就是一種記憶奈米材料,不過裡麵還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小玩意,比如說我可以用精神去給它下達指令,或者聲控也行。”聶離摸了摸下巴突然想到科技側的一些小玩意,他倒是可以直接開掛憑空捏出來,但也就冇那種動腦筋的感覺了,“唔,說起來氪星的一些科技也是挺有趣的,突然有點想搞搞研究。”ŴŴŴ.BiQuPai.Com

聽到聶離居然想搞科研,原本托尼還有些沉重的心情卻瞬間被這句話給破壞了,噗的一聲將嘴裡的酒全噴了出來。

“哈哈,你是在逗我嗎?你肯定是在逗我,我記得漫畫裡超人可不搞什麼研究,有那麼一身無敵的力量還需要搞研究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超能世界裡的祖國人更新,第七十二章 窮得隻剩下錢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