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當著心儀女子的麵,跟鄭啟兵交手,一旦勝了還好說,要是敗了,讓他的麵子往哪裡擱?

“嗨,我就是隨口一眼,鄭兄不要反應如此強烈,我們武者最重要的,便是心胸寬廣一些,不然很容易走火入魔啊。”吳明堂冷嘲熱諷道,“不過我看鄭兄這樣子,似乎也不用顧慮心火太重。”

吳明堂是個不願意吃虧的主,哪怕他現在不能跟鄭啟兵動手,嘴上也要占一點便宜。

鄭啟兵隻是冷哼了一聲,冇有再繼續搭理吳明堂了,至於他心中在想些什麼,那就無人知曉了。

“好了,兩位,我們既然決定一起行動,那就不要傷了彼此之間的和氣呀。冇準兒跟彆人打起來,我們還要依靠彼此呢。”柳月馨笑著說道。

吳明堂跟鄭啟兵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就將頭扭到一邊去了,嘴角都浮現一抹冷笑。

小小的插曲過後,這一隊人馬繼續出發,柳月馨身邊跟著老婦人保護,吳明堂和鄭啟兵身旁,同樣也有保護者存在。

這些年輕的武者,都是各個武道勢力重點保護的對象,能夠在三十歲之前達到九顆星中階的年輕武者,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給他們足夠的時間,他們或許都能衝擊十顆星的瓶頸,因而不管哪個武道勢力或者組織,對這樣的年輕武者都足夠重視,生怕他們羽翼未豐滿之前,就先死掉了。

除了保護者之外,柳月馨他們還帶了一部分屬下,三方勢力加在一起,武者的數量至少有五六十人,跟王三泰他們那個隊伍的規模差不多。

......

地下溶洞深處,葉淩天完全不知道,由於萬寶樓暗中推波助瀾的緣故,他在荒野上麵的名聲越來越大了。

但這並不是什麼好名聲,跟王三泰他們一樣,大部分武道強者,都是將葉淩天當成了獵物一樣的存在。

葉淩天闖入者的身份,也讓那些得知他名號的武者,自動戴上了有色眼鏡看他。

在亞特蘭蒂斯大陸,闖入者就是低人一等,就是不受待見,這是多方麵的原因,綜合在一起的結果。

想必葉淩天不會在意這些,彆人對自己的印象如何,終究是靠拳頭打出來的,而不是根據謠傳。

“葉兄,情況如何?你剛纔放出去的白家傀儡,可有什麼收穫?”莫離有些關切的問道。

王強被葉淩天他們擒住之後,葉淩天他們從王強口中,逼問出關於莫頓等草原強者的資訊,但是時間過去了這麼久,草原強者還冇有現身的跡象。

“傀儡還在繼續往上,暫且冇有什麼發現,但我可以確定,那些草原強者距離我們不是太遠。你跟項陽,恢複情況如何了?”葉淩天反問道。

莫離一聽這話,麵露苦笑之色,“恢複時間太短了,想要達到巔峰狀態不可能,我勉強擁有巔峰狀態百分之九十的戰力。”

一旁的項陽跟著補充道:“我也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