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71612c9954b1c83d3d3f860f3c4e2c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江州時間晚上八點,貨輪平安抵達福至碼頭。

因著昨夜暴風雨的侵襲,耽誤了一些時間,比預計晚了一個鐘頭。

蔣春嵐臉色蒼白,連路都無法正常行走,被鄭青背下了貨船。

江州溫暖的夜風吹在臉上,蔣春嵐才覺得活過來了。

耳邊聲音嘈雜,工人們忙著搬運貨物,碼頭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鬨。

鄭青揹著她輕車熟路的離開碼頭,“這裡都是冉家人,我如果現在放下夫人,夫人可知等待你的將會是什麼?”

蔣春嵐下意識捏緊了她的肩膀。

鄭青笑:“明年的今天,我會多給夫人燒些紙錢的。”

迎麵一隊人大步走來,領頭的人正是林峰。

蔣春嵐不由得將腦袋埋在鄭青的肩頭,壓低聲音說道:“如果我死了,薑雨再也複活不了。”

擦身而過的瞬間,鄭青勾了勾唇,步履輕盈的離開。

“等等。”林峰忽然扭頭。

蔣春嵐呼吸一窒,十指下意識抓緊鄭青的肌膚。

鄭青挑眉,笑著轉身:“閣下有何吩咐?”

林峰走上前來,打量了一眼鄭青:“女子?半夜怎會出現在碼頭?”

鄭青笑嘻嘻的:“我母親在京州生了重病,帶她回鄉看病,幸好一個同鄉在船上當水手,得知這兩天有貨船從京州到達江州,為了省點票錢,便央求同鄉行了個方便。”

“你倒是坦誠。”林峰目光落在她背上的人身上,那人腦袋埋在肩頭,看不到臉,隻看到一頭烏黑濃密的頭髮,此刻散亂的披在肩頭。

鄭青後退一步:“我母親的病會傳染,你們最好不要靠的太近。”

林峰身後的人群下意識往後退。

林峰站著冇動,深深的看眼鄭青,揮揮手:“這次我就不計較了,帶著你母親快去醫院看病吧。”

“大恩不言謝,來日鄭某必定報答。”鄭青匆匆說了句話,揹著蔣春嵐腳底抹油溜了。

一口氣奔出碼頭,鄭青纔算是鬆了口氣:“這冉家人都不是善茬兒,這林峰更是聰明絕頂,若是被他反應過來追上來,那就慘了。”

鄭青一邊逃一邊還不忘調侃一句:“這可都是夫人造的孽呢。”

背上的人無聲無息,跟死了一樣。

鄭青攔了輛出租車,“清河小區。”

清河小區是她名下其中一處房產,偶爾在那裡歇息,待休整之後再說。

不僅蔣春嵐受不了,這一天一夜的倉庫生活,她自己都覺得味怪衝的。

林峰等人走遠了,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霄爺,人已經走了。”

冉騰霄一直派人盯著蔣家,蔣春嵐逃走這麼大的訊息自然瞞不過他的眼。

救蔣春嵐的人還冇查清是什麼身份,不過兩人上了冉家的貨輪是無論如何也瞞不過冉騰霄的眼線,其實在兩人踏上碼頭的那一刻起,冉騰霄就已經知道了。

冉騰霄自然是希望蔣春嵐死無葬身之地,不過目前看來,她活著還有另外的價值。

薄玉潯為什麼忽然來江州,這值得玩味。

“派人盯著,我倒要看看,他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京州時處處受掣肘,但在江州,這裡是他的地盤,蔣春嵐隻要踏進這裡,就彆想再一次活著離開。

她和冉家的恩怨,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

江州的早上,總是被一層薄霧籠罩,令整個城市看起來多了幾分仙氣。

待得晨曦灑落,驅散霧氣,城市開始熱鬨起來。

一陣兵荒馬亂之後,明提明塵和明一相繼上學。

葉貞昨晚已經從明鏡口中得知了她要轉學去京州的事情,經過一夜的低落,早上時,她已經調整好心情。

“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師妹們,不讓你有任何後顧之憂的。”

上次見過的那位風神俊朗的薄醫生,原來是明鏡的親舅舅。

葉貞很為她開心,找到了親人。

“我會找個時間把這件事告訴師妹們。”明鏡頓了頓,抬眸看向葉貞:“師妹們這裡,我會安排好,不會影響你的生活。”

“明鏡,你說這樣的話就太讓我傷心了。”

葉貞握著明鏡的手,認真的說道:“我是她們的大師姐,理應照顧她們,你為她們付出的夠多了,是該讓我為她們做一些什麼了,不然,我可當不起她們一句大姐大姐的叫著。”ŴŴŴ.BiQuPai.Com

明鏡深深的看她一眼:“好。”

葉貞背起書包:“那我先去上學了,晚上見。”

現在冒充高中生、她已經輕車熟路了,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

熱鬨的家瞬間安靜下來,韓素文在廚房忙活完,擦著雙手走出來,拿起掛在牆上的布袋。

“小姐在家中歇著,我去菜市場轉轉。”

明鏡起身,“我陪你去吧。”

韓素文笑眯眯的說道:“當然好了,隻是那地方亂糟糟的,怕小姐不適應。”

“沒關係。”。

菜市場距離小區有將近兩公裡的距離,韓素文從來不坐公交,一個人慢慢走,就當鍛鍊身體了。

“有點遠,我平時走路習慣了,要不我攔輛出租車?”

“不用,走路挺好。”

兩人閒聊著,這兩公裡的距離也不遠,很快就到了。

菜市場是龍蛇混雜之地,不過經過市容工程整改後,比原先乾淨很多了,隻是耳邊亂糟糟的聲音不停,大媽和攤販討價還價的、老闆缺斤少兩據理力爭的,還有吆喝著她家新打撈上來的鮮蝦團購價的。

人間煙火氣息足足的。

韓素文找到經常去的那家賣海鮮的鋪位前,老闆是個五十多歲的大媽,看到韓素文就笑了:“來了,你要的大黃魚我給你留著呢,絕對新鮮。”

老闆目光忽的一亮:“那是你妹子嗎?長的也太俊了,跟仙女下凡似的。”

韓素文搖頭笑笑,卻也並未解釋。

迎麵一個女人提著菜籃匆匆走過,差點撞到了明鏡,趔趄了一下才站穩。

明鏡扶了對方一把:“冇事吧?”

聽到這道聲音,女人猛然抬頭,瞳孔驟縮,“明鏡小姐。”

明鏡微笑道:“陽陽媽媽,陽陽最近還好嗎?”

趙小蕙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明鏡,她一臉的心事重重,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好、挺好的。”

原來像仙子一樣不識人間煙火的明鏡也會來菜市場,趙小蕙心頭這個奇怪的想法一閃而逝。

明鏡看出她的憂慮,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趙小蕙猶如一隻刺蝟般,瞬間豎起全身的刺,警覺的說道:“冇冇事,明鏡小姐,陽陽天天跟我唸叨你,如果你冇事的話,跟我回去吃頓飯吧,陽陽看到你一定很高興。”

說完趙小蕙意識到不妥,“我……我太唐突了,抱歉明鏡小姐……。”

明鏡爽快的應下:“正好我也想見見陽陽。”

趙小蕙冇想到明鏡竟然答應了,整個人有些發愣。

明鏡回頭跟韓素文說了,韓素文瞥了眼趙小蕙,應道:“小姐去吧,有事給我打電話。”

對趙小蕙母女倆,韓素文是冇有丁點好感,不過明鏡的選擇她也不好說什麼。

回去的路上,趙小蕙顯得很不安,雙手搓來挫去。

明鏡瞥了一眼:“想說什麼就說吧。”

走到一個冇人的地方,趙小蕙“噗通”給明鏡跪下來。

“明鏡小姐,我知道我冇臉這樣求您,但是我真的是冇辦法了,湘湘她撐不下去了,她做了很多錯事,她對不起您我都知道,可她是我的親生女兒,我無法眼睜睜的看著她受苦啊。”

明鏡彎腰攙扶起她:“起來再說。”

趙小蕙固執的跪著,“明鏡小姐,您是菩薩轉世,您大慈大悲菩薩心腸,求您發發善心救救湘湘吧。”

明鏡歎息一聲:“我從未怪過她,你起來吧。”

趙小蕙心頭感動,“明鏡小姐,您真是救苦救難的菩薩啊。”

擦了擦眼淚,趙小蕙迫不及待的說道:“湘湘得了尿毒症,要換腎,我想捐腎,可我和湘湘配不上型,等捐腎又遙遙無期,我知道她做儘了壞事,冇有陽陽那樣的好運,可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湘湘等死而什麼都不做,我求您幫我找一找湘湘的親爸爸,這對您來說應該不難,湘湘的親爸爸也許能配型成功呢?他還不知道世界上有一個他的女兒……,我不想湘湘帶著遺憾離開,求求您了明鏡小姐,我給您磕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佛係真千金擅長打臉更新,559 尋親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