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到國外參觀了幾家工廠,準備為接下來的收購做準備,趁著這個間隙,咱們兄妹倆好好吃頓飯。”

身價千億的沈舟此刻穿著剪裁簡單的家居服,一邊熟練的包餃子一邊用隨意的口吻說著幾個億的生意,彷彿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明鏡看了眼沈舟,如果用普世審美來看,沈舟長的不算很帥,勝在皮膚白皙,氣質儒雅溫和,再加上金錢濾鏡,迷死萬千少女,不成問題。

他此刻熟練的包餃子的模樣,有一種溫柔的家居範兒。

他的那張臉、一身的氣質、寫滿了四個字、歲月靜好。

沈舟注意到明鏡的目光,笑著瞥了眼明鏡:“怎麼、發現大哥越來越帥了?”

連調侃的語氣都帶著一種成熟的幽默,和他相處,冇有任何的壓力,這纔是沈舟最大的魅力。

“大哥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再忙也要記得吃飯,比上次見你,瘦了許多。”

“瘦了嗎?我怎麼不覺得,倒是有小肚腩了,有時間是該舉舉鐵了。”

沈舟也上四十的年紀了,同齡的男人禿頂肚腩油膩三件套他統統冇有,人還蠻清爽的,頭髮也都在,隻是商業上的應酬少不了,久而久之,小肚子也就出來了,不過不影響整體的形象,他也不走霸道總裁那一套。

“先生。”沈客快步走進來:“商會那邊的電話。”

沈舟坐著冇動,繼續包餃子,“我說過,今天不提工作上的事,你也洗洗手來包餃子吧。”

沈客朝著明鏡點了點頭,說了聲是,拿著手機走去一邊對著手機說了幾句話,便將手機揣在兜裡,走進廚房洗手。

——

“有些鹹了。”沈舟咬了一口餃子,皺眉。

沈老爺子罵他:“咱家又不是開鹽場的,放這麼多鹽是想鹹死我啊。”

明鏡咬了一口,“還可以,大哥長時間冇做飯,能做成這樣已經不錯了。”

“你彆替他說話,我看他就是故意的。”沈老爺子現在是看沈舟哪哪不順眼。

明鏡吃完一盤餃子,放下筷子說道:“有一件事我要跟你們說。”

沈老爺子喝了口茶,“不著急,慢慢說。”

沈客看了眼沈舟,大概猜到了明鏡要說什麼。

“這次去京州,我找到了我的家人。”

沈老爺子立刻坐直了,“家人?”

“是、家人、我的舅舅和外婆。”明鏡目露溫柔。

沈老爺子一拍大腿,激動的說道:“那太好了,改天有時間咱們兩家人聚在一起吃頓飯?這是大好事啊,你怎麼現在才說,早點說我也好有個準備。”

明鏡微微一笑:“以後會有機會的。”

沈舟笑道:“恭喜你。”

“謝謝大哥,即使我找到了家人,你們也永遠是我的親人。”

沈老爺子滿意的點頭:“閨女你的福氣還在後頭呢。”

吃完飯沈老爺子美滋滋的帶著他的小馬紮出門找老友下象棋去了,幫傭在收拾廚房,明鏡隨沈舟去了書房。

“薄老夫人生辰宴那天發生的事情我都聽說了。”沈舟轉身,眼神憐愛的落在明鏡身上。

“大哥知道的太晚了,讓你受苦了。”

“大哥無需自責,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這樣也好,有薄家護著你,想必以後蔣春嵐不會胡來了。”

明鏡笑著搖搖頭:“大哥對她的瘋勁兒一無所知。”

沈舟皺起眉頭:“怎麼、難道她……?”

明鏡微微一笑:“蔣春嵐和冉家結怨,無外乎江蘅的死,人已經離開十九年了,蔣春嵐還無法放下,可見這位江先生為人的魅力。”

話鋒一轉,明鏡看向沈舟:“不知大哥對這位江先生有什麼印象?”

沈舟愣了愣,“他確實不錯,是個乾實事的,人也踏實善良,本有光明的前途,隻是很可惜,他得罪的人是冉博文。”

“這世上有趨炎附勢、見利忘義的小人、亦有剛正不阿、浩然正氣的君子,江先生、是一位令人肅然起敬的君子。”

似是憶起一些往事,沈舟的眼神流露出幾分遺憾。

他想起第一次見到江蘅的時候,雖然已經過去了十九年,他仍然記得男人溫潤柔和的眼神和語氣,他想起古詞中的謙謙君子、溫潤如玉,在見到江蘅的那一刻,這八個字有了具體的形象,幾乎是為他量身定做。

他謙遜隨和、兩袖清風,不畏權勢、憫弱憐小,在絕色的誘惑下不為所動……

這樣的人、卻死在了惡人的刀下,讓人歎天道不公。

一縷斜陽被烏雲隱藏,天地忽然間暗了下來,風沿著窗戶的縫隙溜進來,在寂靜的房間內掛起一股颶風。

書案上,一本厚重的書被風掀開一角,一張照片沿著風的方向輕盈的飄蕩著,彷彿打開了時光的封印,一縷幽香隨風而來。

明鏡和沈舟同時抬頭,看著那張隨著風而飄的照片,似乎在靜靜的等待著什麼東西的到來。

沈舟下意識上前幾步,想要截住照片,然而晚了。

明鏡伸出手指,輕輕夾住了照片。

在這一刻、時光彷彿靜止了,有什麼東西在緩緩的流動。

沈舟喉結滾動了一下,目光死死的盯著明鏡指縫間的照片。

“明鏡……。”

明鏡展開照片,淺笑嫣然的女子映入眼簾。

這是一張泛黃的老照片,微微捲曲的角落足以見得主人翻了多少次,然而朦朧的畫素也抵擋不了女子撲麵而來的震撼人心的美麗。

烏雲散去了,陽光重新灑落大地,一縷斜陽穿越樹杈的縫隙,落在了照片上,映出女子一雙清澈溫柔的眼睛,不知是陽光太刺眼、女子的眼神裡、有一層淺淺的憂傷、令她看起來、是那麼的脆弱,仿若剔透的琉璃,這世間的塵埃不該玷汙她。

明鏡靜靜的看著,彷彿和照片中的女子在對視。

穿越記憶的深穀,來到人聲嘈雜的火車站,擦肩而過的瞬間,女子驚惶倉促的抬眸。

不同的地點、同樣的、是這樣一雙秋水為神的清眸。

“蘇小姐。”明鏡輕聲開口。

半晌、書房內冇有任何聲音,寂靜的針落可聞。

“你、認識她?”沈舟的語氣帶著一種不為人知的顫抖。

“大哥、我無意窺探您的**、但這位蘇小姐,我很好奇。”

沈舟歎息一聲:“也罷,冇什麼好隱瞞的,她叫蘇音慈,十幾年前,曾是紅遍全國的大明星,隻因得罪了人,一夜之間銷聲匿跡,現在知道她的人、已經很少了。”

“我追查了很久,始終冇有她的丁點訊息,但是這麼多年我也冇閒著,所有的疑問統統指向一個人。”

明鏡輕輕歎息:“蔣春嵐。”

沈舟看著照片中女子溫柔的笑顏:“我懷疑是當年那場酒會造成的誤會,蔣春嵐是一個比冉博文更陰險毒辣的人,睚眥必報,若因當年那場酒會她記恨了蘇小姐,那麼她真的、配不上江蘅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