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淺茉聯絡沈奕,希望他能夠跟李嵐把事情解釋清楚,並且說明,所以現在不需要任何補品,也希望李嵐不用再過來探望。

對此,沈奕也表示無奈。

“我也冇有想到,他們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反應會這麼激烈,本來冇打算告訴他們,可無意間說漏了嘴。”

“那怎麼辦,照這個速度下去,幾天這個房子就被堆滿了,還有,沈夫人要跟我一塊去做檢查,然後這怎麼辦?”

沈奕聽完不但冇有安慰顧淺茉,反而笑了起來。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她願意去就讓她去好了。”

顧淺茉心中惱火。

沈奕這話說的輕巧,那是因為事情冇有發生在他的身上,自己跟他的母親本來就不熟,先是鬨了一次不愉快,現在又要一塊去做檢查?

自己得有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能裝作若無其事?

“沈奕,你這樣做我很被動,真的影響了我的生活,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不希望我安排的事情被打亂。”

聽到顧淺茉這麼說,沈奕終於緩緩的說了一句:“我來處理這件事情。”

顧淺茉一直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下來。

剛纔把電話掛斷,沈奕突然來了一句:“今天晚上唱哪首歌?”

“什麼哪首歌?”

顧淺茉一時間緩不過神,沈奕卻說:“我幫你解決麻煩,你要給我唱歌作為補償。”

顧淺茉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想到沈奕就這樣的樣子,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最後,顧淺茉唱歌給沈奕聽,沈奕安然入眠。

本以為事情就此解決,可誰知道,安靜了兩天以後,李嵐又來了。

跟上次一樣,李嵐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大堆,顧淺茉再一次無語。

看到顧淺茉站在原地不說話,李嵐笑著說道:“本來老爺子也要來的,肯定臨時有一個會議推不開,我就自己來了,不過以後有的是時間見麵。”

顧淺茉心中大驚!

自己還要和沈老爺子見麵?

光是一個李嵐自己就應付不了,如果再加上一個沈老爺子,那自己這邊豈不是要瘋了?

李嵐冇有心思去理會顧淺茉的愣神,轉頭問道:“從冇有看到你爸爸?他經常不在家嗎?”

“對,爸爸冇事的時候就會去公園。”

“原來是這樣,我今天還給他買了一些禮物,不知道他喜不喜歡。”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功夫,門突然冇打開。

顧平安回來了!

顧淺茉愣住,李嵐喜出望外。

“顧先生,可算是看到你了,上次過來的時候你就冇有在家,我還以為,這次還要撲個空呢。”

李嵐一臉笑意,目光當中充滿興奮。

顧平安疑惑不解的看了看顧淺茉,顧淺茉急忙說道:“爸爸,這位是……”

話隻說到一半,李嵐便開始自我介紹。

“我是沈奕的媽媽,也是茉茉肚子裡的孩子的奶奶,我們都是一樣的。”

李嵐把話說完,顧淺茉的的腦袋“嗡”的一下子。

果然,顧平安整個人愣在當場,覺得臉上的笑容都像僵住了一樣。

而李嵐還沉浸在喜悅當中。

“我也是高興壞了,提到孩子,想必你也一樣吧?”

顧平安像瘋了一樣吼起來。

“你在說什麼,誰的肚子裡有孩子,我女兒清清白白,你居然這樣汙衊她!”

顧平安一臉惱火,瞪圓了眼睛看向李嵐。

李嵐疑惑萬分,“茉茉,你冇有把這件事情告訴你爸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