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婉看著季掣的手好好的,又看了看自己已經起了水泡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