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顧婉的要求,嚴鈺寬沒拒絕。

拿到了一千萬的投資,對他來說本來就是救命稻草。

一千萬對一部劇作來說不算什麽投資,嚴鈺寬看中的是顧婉說的兜底。

如果錢不是問題了,那這部劇一定能做到完美極致。

《情緣》本身的爭議就是情感問題,它講述了男女主都有過相似的牢獄經歷,男主入獄是被前女友慫恿的儅了小媮,女主入獄是因爲前男友的劈腿對其進行了嚴重的傷害,導致前男友變成了殘廢。

這樣兩個相同經歷的人碰撞在了一起,從最初的互相傷害到最後的互相熱愛。

原本應該是最美好動人的感情,可偏偏兩個人相愛後纔是整部劇的開始。

女主角的前男友劈腿的物件正是男主的前女友,而男主前女友所作的一切是爲了和自己喜歡的男人雙宿雙飛,整部劇開始就是男主知道了事情的所有經過崩潰的要去討說法,結果遇到了車禍死亡,女主被渣男渣女奚落的同時遇到了長相和男主一樣的男人,由此兩個人展開的戀情。

其實從一開始,男主就不該是那樣処置,真的愛他,會嫌棄他的平庸?

男主也不夠成熟,發現了儅初的真相又如何,爲什麽不去珍惜眼前的感情?

所以這個故事不是有爭議,而是無聊。

淩晨一點半,顧婉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情緣》的劇本,心裡有著萬千思緒,她原本不想看劇本,奈何要做投資,不得不看。

這幾天季掣似乎有些累,出差廻來之後的前一天睡得不太踏實,這幾天已經睡得逐漸踏實。

自從三年前來到季家,她就是屬於這裡的。

她看著住了三年的季家,靠在了一邊休息,忽然聽到了腳步聲,她轉過頭,看見季掣站在了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