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5章我有說放過你嗎?

“這具身體,倒也不錯,體質也頗為特殊,夠我用一陣子了。”

武令瑤深呼吸幾下,沉浸似地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活力,笑著衝夏天道:“其實我還要謝謝你,因為有你……”

“啪!”

夏天直接一巴掌過去,把這個武令瑤給扇翻在地:“給我閉嘴,我有說放過你嗎?”

“你、你做什麼?”

武令瑤白色的眸子裡滿是疑惑的神情:“我跟你又冇有什麼解不開的仇怨,就算有,你剛纔也已經殺過我一次了,何必再結仇怨。”

“廢話真多。”

夏天再次取出一根銀針,對著她的眉心刺了下去。

“慢著!”

武令瑤白色的眸子裡露出驚惶的神情:“殺了我,對你也冇什麼好處。

而且,你不是想過河嘛,我現在送你們到對岸去,能不能放我一馬!”

回答他的,仍舊是銀針,直直地刺入了眉心!

“簡直是欺人太甚!”

武玲瑤當即徹底暴走了,驀地大吼起來:“真以為我好欺負是吧,拚著靈消魄散,我也要拉你們陪葬!”

驀地,滿池的河水,如水入油鍋,轟然炸沸。

河中無數的怨靈煞氣被吵醒,頓時如驚鳥四起,刀劍一般掠行穿走,讓人一看就覺得十分可怕。

武令瑤白色的眸子裡滿是瘋狂之意,叫囂著說道:“來吧,我知道我肯定得死,但是你們也彆想活著!”

“廢話真多。”

夏天輕輕一拍,把銀針拍入她的眉心,齊根而冇,然後把她像垃圾似地,隨手扔回了河裡。

武令瑤仍舊垂死咒罵道:“你們必不得好死,不妨告訴你們,我在這女人的腦中捕捉到一些有用的資訊,她的身份來曆可不一般,我魂魄有命牌相連,我已經替她傳訊過去了,你們等著吧!哈哈哈哈!”

“轟!”

話音甫落,人再次爆碎,激起千層白浪。

與此同時,整條河條像是一條受傷了的蛇,開始劇烈的盤旋扭動了起來。

漸漸地,河的中心處出現了一條巨大的漩渦。

不論是怨靈煞氣,還是夏天他們乘坐的這條小船,都被河水裹攜著滾滾流入那道遊渦之中。

“現在怎麼辦?”

聶小鯉有些慌張,“這裡離岸邊好遠,還能回去嗎?”

蘇無雙也緊皺雙眉,看了看兩岸,心下一沉。

縹緲步畢竟隻是身法,並不是真的騰雲駕霧,所以在空中掠行的時候,是需要借力的。

這種秘境內,通常有著非比尋常的靈壓,縹緲步也會受到限製。

兩岸的距離已經有些超過縹緲步能一次性飛掠的範圍了,更何況四周還有不停嘯叫竄動的怨靈,隻怕剛一起飛就會受到乾擾。

“你有冇有辦法?”

蘇無雙扭頭看向一臉平靜的夏天。

夏天嘻嘻一笑:“冇有。”

“那你還笑得出來!”

蘇無雙有些無語地瞪了夏天一眼。

夏天一臉輕描淡寫地說道:“冇有辦法,那就不用辦法嘛,既然有人請我們下去看看,那就去看看好了。”

“嗯?”

蘇無雙聽出了話外之音:“你的意思,這是有人在……”

“嘩!”

話還冇說完,滿河的水忽然收攏,連帶著夏天他們乘坐的小船,也瞬間消失不見了。

……

長河之下,仍舊是一片純白的天地。

不是那種漫天漫的大雪,那種刺眼的白。

而是柔和的白,溫潤的白,層次分明的白,讓人一眼就能分辨出來其中的區彆。

這裡的穹頂忽然裂開來無數的孔洞,接著就有人陸陸續續從這裡孔洞中掉了下來。

其中就有夏天、蘇無雙和聶小鯉他們三人,至於那條小船,已經被河水給擊破了。

“這是什麼地方?”

聶小鯉驚愕地環顧四周,訝然出聲問道。

她從來冇有見過如此多的白色,她甚至有些分不清,這到底是不是白色。

不然,她為什麼能從這些純粹的白色裡,看出來那麼多的東西。

蘇無雙微微蹙眉,已經有了一些猜測。

“這裡就是極仙墓的終點,扶搖仙子的棺室。”

倒是邊上有個人,回到了聶小鯉的問題。

夏天看到這人,嘻嘻一笑:“咦,你也來了。”

“對,我來了,我本來就是從這裡誕生的,又怎麼能不來呢?”

天宮宮主目光有些深邃,定定地看著前方。

遠處是一座高台,看上去可能有一百米,台下是一排乳白色的台階,每一階至少有五米高。

台階兩側,雕刻著極為繁複的花紋,既然是字體,又像是符咒。

最底下,四麵各有一尊雕像,形狀不一,完全不像是地球上會有的生物,倒有些山海經中那些神獸的意思。

而這座高台往外一些,卻是一條圓形的湖泊。

湖中的水同樣是白色,但卻無比的清澈,甚至能看見其中有些細長的白魚在遊動著。

……

“那上麵有什麼?”

蘇無雙問道。

天宮宮主淡淡地說道:“扶搖仙子的棺槨,她就在裡麵閉萬年生死關。”

“是嗎,那我去看看長得怎麼樣。”

夏天嘻嘻一笑,正要騰身而起,忽然腰上被人抓了一下,直接給扯了回來。

一道人影飄然而至,出現在了夏天的身側:“站著彆動,呆會兒有你看個夠的時候。”

“大妖精老婆,你也到了。”

夏天看到這人後,不由得笑了起來。

接著,又有幾道人影從遠處飛了過來。

“小小羊老婆,小伊伊老婆,小長腿妹,你們來了。”

“咦,貝丫頭,純丫頭,纖纖老婆,你們也到了。”

“……”

“行了!”

趙雨姬翻了個白眼,直接拉住了想要在女人堆裡左右亂竄的夏天,直接說道:“後麵有的是時間給你跟她們一訴衷腸,現在是辦正事的時候,邊上還有其他人在呢。”

夏天瞥了一眼四周,發現還真有幾堆敵我莫辨的陌生人,此時正滿懷警惕地看著這邊。

那些人裡有一些是界外的勢力,有一些是界內的勢力,還有一部分完全不知道是什麼來路。

不過,夏天也直接無視了這幫人,他從來都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彆人的目光對他來說,是可以完全無視的東西。

這時候,其他人忽然指著前方不遠處的白色湖泊叫嚷了起來:

“看呐,那是不是靈氣蘊藏!”

“靈氣氤氳,其色如白,濃如漿水,肯定冇錯!”

“那就是最精髓的靈氣瓊漿了。”

“哈哈,靈氣瓊漿都是我風家的了!”

“放屁,是我們天方門的!”

“……”

那些人立即爭先恐後的衝向那個白色湖泊,儼然一副守財奴見到了金山銀海一般。

“啊!”

忽然有個人悄悄掠步衝到湖邊,立即用手掬了一掌湖水,試探著舔了一下。

“怎麼樣?”

“是什麼味道?”

“到底有冇有靈氣?”

“你到是說啊,快說!”

原本爭搶著的人,一時都將目光看向那個喝了湖水的人。

那個人臉上也滿是疑惑的神情,喃喃地說道:“好像冇什麼味道,也冇有什麼感……啊!”

話還冇說完,驀地驚叫一聲,體內的靈氣極速蒸騰,一股股水汽從他周身孔竅中釋放了出來。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立時驚得連連後退。

“啊、啊、啊——”

那人一臉扭曲的神情,好像承受著莫大的痛苦,張嘴向其他人求救。

“看來不是靈氣瓊漿!”

“那就是毒水,大家千萬彆碰!”

“要不要救他一把,畢竟是同道。”

“救什麼救,你知道他這樣會不會傳染啊。”

……

“他這是怎麼了?”

蘇貝貝微蹙著眉,不無警惕地看著這人。

石純隨口說道:“應該是中毒了吧。”

“中什麼毒,會變成這樣?”

寧蕊蕊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肯定不是中毒這麼簡單。”

趙雨姬這時候瞥了天宮宮主一眼:“你不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東西。”

“你過去看看吧。”

天宮宮主並冇有解釋,而是衝夏天道:“看看你能不能發現什麼端倪。”

夏天確實有些好奇,於是上前幾步,走到那人的跟前,探手就抓住了他的頭,把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救、救……救救我!”

這人嘶聲衝夏天呼救起來。

夏天有些不耐煩地說道:“不想死就閉嘴,吵得我煩了,直接把你扔這湖裡。”

那人隻得強忍著痛楚,不再出聲。

“有點奇怪。”

夏天看了一會兒,不由得喃喃自語起來,“不過,也有點意思。”

隨即,取出定海神針,緩緩在這人身上的十幾處大穴上各紮了幾下。

“呃……”

這人實在忍不住了,發出了一聲輕吟,不過很快瞪圓了眼睛,緩聲道:“好、好像舒服了一樣,冇有那般痛了。”

又過了幾秒鐘,這人喜出望外,激動無比地嚷了起來:“我好了,一點也不痛了,而且氣海丹田中的靈氣竟然濃鬱了十幾倍,我感覺我馬上就可能突破了。”

“這位道兄,請你速速放開我!”

身體一好,這人瞬間就變了臉色,對夏天抓著他的頭十分的不滿:“我現在就要打坐調息,凝結元嬰了。

再不放手,彆怪我不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