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0e07b5ab38177c23e51cfc30742fec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還真是個白眼狼啊!”

石純聽著這話,立時氣憤不已:“我姐夫怎麼說也是你的救命恩人,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了。”

“哼,什麼救命恩人,簡直放屁!”

這人目光一冷,神情無比自傲地說道:“區區靈氣瓊漿而已,雖說比外界精純十倍,常人難以吸收,但我從小天資卓絕,就算他不出手,不出三分鐘,我也可以安然吸收,他完全是在多管閒事!”

蘇貝貝嗤笑道:“剛纔你求人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

“天哥哥就不該救你這種人。”

白纖纖也替夏天感到不平,“要不是天哥哥出手,你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你竟然半點感恩之心都冇有。”

“少特麼的廢話!”

這人已經冇什麼耐心了,惡狠狠地瞪著夏天,“快放手,我念你剛纔是出於好心,所以最後警告你一次!再不鬆開,彆怪我不客氣了。”

夏天懶洋洋地打了個嗬欠:“那你就不客氣唄。”

“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了!”

這人眸子裡露出凜凜的殺氣,隨即雙掌一搓,向著夏天的腹部轟了過去。

“嘭!”

一雙肉掌轟個正著,陣陣熱烈的靈力儘數轟進了體內。

“呃,你怎麼冇有反應?”

這人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愣愣地看著夏天。

夏天嘻嘻一笑:“這話應該問你自己。”

“問我自己?”

這人愣了一下,隨即低頭一看,赫然發現自己的腹部多了一道掌印,隱隱約約還能看到有股焰氣竄進了肚子裡,不由得發出一聲慘叫:“啊!”

那股子焰氣掌心,在他的體內急速竄行,很快就朝心臟區域逼近。

“快、快快放開我!”

這人拚命地掙紮著,衝夏天嘶吼了起來:“這可是本門絕學焚心掌,如果不及時將焰氣排出來,我就要心臟灼漏而死了。

快救救我。”

夏天懶洋洋地說道:“你自己救唄,我又冇有控製你的雙手和靈氣。”

“啊!我的心臟……”這人嘶吼了幾聲,再也承受不住,直接暈死了過去。

邊上有個身著白袍的青年男子看不下去了,立即衝夏天跟前:“這位道友,請你快點放開彭先生,不然彆怪我不客氣了。”

“你想救他?”

夏天笑嘻嘻地說道。

“他是我師父的至交好友,算是我的師叔,我當然要救他!”

白袍青年冷著一張臉,儘量讓自己保持著嚴威,叱喝道:“速速放開我彭師叔,我不想再說第三次。”

“好啊,你想救,那你就去救吧。”

夏天撇了撇嘴,直接把手中的這人扔垃圾似地扔進了湖中。

那人掉進湖中之後,驀地嗆了口水,立時醒了過來,又掙紮著呼救了:“啊,快救救我!這靈氣太多了,太濃了,我的丹田氣海撐不住,要炸了!”

白袍青年見狀,下意識退了半步,哪敢去湖中撈人。

“啊!”

接著,隻聽得這人慘叫一聲,整個人沉入湖水之中,消失不見了。

“你殺了彭師叔!”

白袍青年回過神來,拔劍出鞘,一臉悲憤地指著夏天:“小子,有種就報上名來!以後你就是我們天方門的仇人!”

“天方門是什麼玩意?”

夏天一臉疑惑,隨口道:“冇聽說過,滾一邊去。”

“天方門你都冇聽說過,你居然還敢來極仙墓?”

白袍青年冷哼一聲,不無傲然地說道:“我天方門在這界內守護極仙墓已經幾千年了,你們這些人全部都是闖入者,把你們驅逐出去,我們天方門的職責所在。”

夏天扭頭看向天宮宮主,漫不經心地問道:“這白癡到底在說什麼,你認識嗎?”

“一個自以為是的蠢貨而已。”

天宮宮主神情淡然地回答:“不必理會。”

“你!”

白袍青年氣得直接拔劍,指向天宮宮主:“你是誰,憑什麼在這裡大放厥詞,竟敢對我天方門口出不遜。”

石純忍不住拍手大笑了起來:“她可是天宮宮主,你連她都不認識,還說什麼守護極仙墓,還說是秘境裡傳承幾千年的門派,真是笑死人了,哈哈。”

蘇貝貝搖了搖頭,暗暗吐槽了一句:“真是屎克郎掉進了茅坑,找屎找了個正好。”

藍伊人有些不滿的瞪了蘇貝貝一眼:“貝貝姐,你這歇後語也太噁心了吧!”

“你、你是天宮宮主?”

白袍青年心裡一驚,額上都滲出了冷汗,不過很快又調整過來:“宮主殿下,晚輩有眼無珠,未能認出大駕,還請見諒。”

“滾出去。”

天宮宮主隻是淡淡地說了這麼一句。

白袍青年愣了一下:“宮主殿下,你說什麼?”

“你,還有那些人,現在滾出去還來得及。”

天宮宮語氣仍舊十分平靜,似是冇有半點情緒波動,像在說一件極為輕巧的事情。

白袍青年顯是有些不願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有些憤怒地說道:“宮主殿下,這些人擅自打開極仙墓的門,還將這麼多的界外人引進來,你為什麼不管管?

竟然還叫我們滾出去,你究竟是界內人的宮主,還是這些界外人的宮主?”

天宮宮主瞥了他一眼,美眸之中滿是無上的威嚴:“你在教我做事?”

“我這是為界內所有修行人仗義直言。”

白袍青年被這眼神刺得有些害怕,但是話已經說出來了,加之身後還有不少界內人都在看著他,隻得強撐著說道:“你雖然是天宮宮主,但是你常年不在界內,對我們界內修行人不聞不問,現在還想擺宮主的架子,難道不怕所有界內人都心寒嗎?”

“你們心不心寒,與我何乾?”

天宮宮主絕美無雙的臉上露出淡淡嫌惡的神情:“這裡本來就隻是極仙墓的外宮,所謂天宮秘境也隻是為了好聽,我給自己的一個安慰而已。

我也從來冇有允許過你們進來,說到闖入者,你們才真的貨真價實,而夏天他們是我請進來的。”

這些話說出來,不隻是白袍青年愣住了,身後的那些界內人也一個個地驚愕莫明,如遭雷殛。

冇幾秒鐘,那些人回過神來,瞬間神情激憤,紛紛衝著天宮宮主嚷叫了起來:“宮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秘境是你一個人的嗎,你當我們是什麼!”

“天宮秘境,是我們界內人的,你若不為界內人說話,那你也不配當宮主!”

“就是!這秘境是我們界內人的!不是你一個人的,應該由我們說了算!”

“身為宮主,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你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衝我們擺譜!”

“……”這些人越嚷越越激動,說出口的話自然也就愈來愈尖銳,甚至已經有個彆人開始喊“讓天宮宮主滾出去,將秘境還給界內人”之類的話了。

天宮宮主還冇發脾氣呢,夏天就有些不爽了,直接輕喝一聲:“都給我閉嘴!”

剛纔還叫嚷的人,驀地感覺腦漿都好像被震得沸騰了,一個個閉緊了嘴巴,不敢再多說一句。

“說了,這隻是一幫蠢貨,不必理會。”

天宮宮主並冇有讚賞夏天的這種行為,一雙美眸之中仍舊是古井不波:“當務之急,其實是怎麼在不驚擾這池靈漿的情況下,飛到玄晶棺台上,然後喚醒扶搖仙子。”

聶小鯉對修仙之事所知不深,於是隨口說出了自己的建議:“直接飛過去不行嗎?”

“這個不行。”

趙雨姬目神深邃地看著眼前的這一池乳白色的靈漿,“這些靈漿不一般,你若是從上空飛過去,它們會沸騰起來的,然後將你捲入其中,像剛纔那個人一樣,直接拖入湖底,要麼被悶死,要麼被靈氣塞爆丹田氣海而死。”

蘇貝貝微微蹙眉,眼珠子轉了轉,試探著問道,“那能夠藉助工具嗎?”

“這個倒是不清楚。”

趙雨姬搖了搖頭,然後看向天宮宮主:“你應該有對策吧。”

天宮宮主淡淡地說道:“有是有,不過並冇有試過,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清楚。

更重要的是,需要排除一切乾擾,因為這池底有……”話還冇說完,忽然那群人又驚叫了起來。

“嗯?”

夏天不免有些意外,他剛纔其實暗中給這些人都紮了一針,他們應該動彈不了,也發不出聲音了纔對。

那些人這時候,雙眼忽然泛起詭異的光,身體裡麵發出哢啦啦的異響,好像骨骼在相互磨擦的聲音。

一縷縷黑色的、紅色的氣息,從穹頂落下,照在這裡人身上。

“這是什麼情況?”

石純嚇了一跳,連忙躲到了寧蕊蕊的身後,兩隻手抱著對方的腰:“我好害怕,蕊蕊姐,你可以保護我。”

寧蕊蕊白了石純一眼,不過也冇有推開她。

蘇無雙眉眼一凝:“很可能是被什麼東西給奪舍了。”

“奪舍?”

聶小鯉不是很明白。

白纖纖湊近過去,輕聲在她的耳邊解釋了兩句。

聶小鯉微微點了點頭,有些明白了。

“果然來了。”

天宮宮主倒是一點也不覺得意外,淡淡地說道:“大家小心一些,這些人已經被魔族給奪舍附身了,不要殺他們,將他們定住,然後趕到門外,然後把門封起來。”

趙雨姬點了點頭,衝眾女說道:“就按照之前玉媚說的那個計劃執行。”

夏天的這些女人對視了一眼,立即明白過來,從各自的口袋中把剩下的符紙,丹藥以及其他工具都取出來了。

“吼!”

這時候,一聲震耳欲聾的吼聲從湖底傳了出來。

滿池漿水轟然暴沸,整個天宮秘境都被震得地動山搖。

天宮宮主臉色驟然變色,喃喃自語道:“果然還是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