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沐浴”的時間比秦晚預計地長了許多。待寧亦終於放過了她,她已經連池邊都爬不上去了。還是寧亦先穿好了衣服,纔將她拉出小池來。

“寧亦,看你這樣,身體應該是恢複的差不多了。”秦晚挽著寧亦的胳膊說道,想到剛剛的一番親昵,有點害羞地說道。

寧亦點頭。

“那回去讓楚頌再幫你看看,如果冇什麼問題,我們就回家吧。”秦晚說。

“家?”寧亦疑惑地看向秦晚。

秦晚點點頭:“嗯,算算日子,我們在這裡已經待了快兩個月了,兩個孩子一定都等著急了。”

寧亦猛地站在原地:“孩子?!”

秦晚看到寧亦一臉懵圈且震驚無比的表情,微笑道:“嗯,我們有兩個孩子,一個姐姐一個弟弟。我帶你來仙界求醫,把他們留在的人界。”

寧亦沉下了臉色,捏住了秦晚的下巴:“你竟然到現在才告訴我?!”

秦晚擰了擰眉毛,無辜道:“在你什麼都不記得的時候,突然告訴你你家有二胎,那生活壓力還不得直接把你嚇跑啊?”

寧亦走了兩步,把秦晚逼到了一棵參天古木的樹乾旁,眯著眼對秦晚道:“那你現在就不怕把我嚇跑了?”

“我剛剛不是幫你紓解了一下壓力嘛。”秦晚有點不要臉地拿手指點著豆豆,嘿嘿笑著說。

寧亦捏著秦晚的下巴,凝視著她的眼睛:“你快點把所有我們兩人之間的事告訴我。”

秦晚歎了口氣:“咱倆之間糾糾纏纏了三百多年,我真的冇法跟你一時說清楚,而且時間不早了,咱們趕緊回去吧。等抽一個大空,我再慢慢跟你講。”

寧亦無奈,隻能鬆開秦晚,垂手拉起她的手腕,帶著她走下山路,回到藥盧。

此時,墨煬剛剛做好晚飯,而墨修黎則一臉黑線地抱著胳膊恨恨地盯著一同從山穀中走出的秦晚和寧亦。

楚頌則看到氣氛不對,早就躲進了自己的藥房冇有出來。

墨煬看了看寧亦拉著秦晚的的手,問道:“楚頌說你們去山泉沐浴,我本以為是兩個山泉,但看你們這個樣子……你們不會是一起洗的吧?”

秦晚:“不是!”

寧亦:“是!”

秦晚和寧亦兩人異口不同聲地回答道。

聽到寧亦答是,秦晚臉唰地燙了起來,拉著寧亦的衣袖:“你怎麼不含蓄一些!這種事怎麼能直說?!”

寧亦笑笑:“我們本就是夫妻,一同沐浴有什麼不能說?”

“當然不能說?!”秦晚狠狠瞪了寧亦一眼,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墨修黎臉色難看,暗紅色的眸子幾乎都要照起火來,手中魔綾霎時攻向秦晚。

秦晚看到墨修黎出招,正要抬手去接,卻被寧亦一下攔在了身後。

墨修黎見寧亦擋在了秦晚身前,趕緊收回了魔綾,委屈地質問寧亦:“寧公子想要女人,阿黎也願意獻身!阿黎哪裡不好,論長相身材哪裡都比她秦晚強,而且阿黎也是室女,憑什麼你要她不要我?!”

秦晚暗讚墨修黎不愧是魔族女孩,說話如此直言不諱,真是厲害,不過就算墨修黎說的都是事實,論身材長相她真的是比不過,但墨修黎也太過直接,完全不顧及她的感受。

墨煬看到這一幕趕緊衝上來拉住墨修黎:“墨修黎,這話你也說的出來,你女孩子的臉麵還要不要了?”

墨修黎甩開墨煬:“臉麵怎麼了,要臉的話,喜歡的男人都另娶她人了!”

“那你能怎麼辦呢?人家臉上都寫滿了不要你,你還要死纏爛打嗎?”墨煬問。

墨修黎不服氣:“你不是也天天死纏爛打?”

墨煬:“我是死纏爛打每個人,不是像你一樣從一棵樹上吊死!”

墨修黎:“我就要在一棵樹上吊死,你能把我怎麼樣?!”

聽著這兩姐弟吵架,秦晚忽然對魔族有了重新整理三觀的看法。相比於天界眾人恪守規矩重禮重形勢的套路,她還是更喜歡魔族這種直來直往的性子。

而就在這時,瓊林仙境之上突然捲起風來,秦晚、寧亦,以及墨煬和墨修黎同時抬頭望向空中,而楚頌也急急趕了出來。

“糟了!”秦晚瞬間變了臉色,“是天兵!”

“天兵?!”楚頌先反應過來,“王姬殿下,天兵為何會來我的瓊林仙境?!”

秦晚心中大駭,立即轉向墨煬和墨修黎:“你們快點從裂隙返回魔界!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

墨煬緊皺眉頭:“你的意思是天兵是來抓我們的!”

“我想不出還有其他什麼原因!你們倆快走!”秦晚大聲道,“我幫你們擋著!”

“墨修黎!我們走!”墨煬向秦晚點了點頭,拉著還依依不捨看著寧亦的墨修黎,就往瓊林仙境外的裂隙飛去。

看著天邊陰雲,寧亦問向秦晚:“有危險?”

秦晚深呼吸一口氣:“應是土司空和阿策回去向天庭說有魔族在此,所以纔會派來天兵。隻要他們兩人能進入裂隙,應該就冇什麼問題。不過天庭向來不講理,我就怕他們會為難暫留魔族的楚頌。”

楚頌搖頭:“沒關係,如果天庭要降罪於小仙,小仙認罰就是。隻要魔君能安然返回魔界,小仙怎麼樣都無所謂。”

秦晚望向楚頌,他昂首望向天際,目光堅定。

秦晚本想說墨煬那種到處撩騷的人怎麼就讓他如此了,可想想世間情愛的發生本就冇有道理,楚頌既然已有心意,她這個外人也不好去評論。

九天之上,兩千天兵從雲層上空俯視著瓊林仙境。

秦晚抬頭去看,發現帶兵者竟是廣目天。她暗忖,即便墨氏姐弟是魔族魔君和郡主,但天界派廣目天帶兵而來,是不是有點過於排麵且小題大做了。

那廣目天與秦晚的外公持國天為同等尊貴的天王,能以淨天眼隨時觀察三千大千世界,護持眾生。碧空之下,廣目天一身赤紅甲冑,看起來威嚴恭肅。

秦晚回頭對寧亦道:“你是凡人,就在這裡等著我,我和楚頌去迎。”

寧亦拉著秦晚的手腕囑咐道:“注意安全。”

秦晚點頭:“楚頌,我們走。”

秦晚張開翅膀,和楚頌一起飛向空中,來到廣目天麵前。

“秦夜族秦晚見過廣目天王。”秦晚拱手行禮,態度恭順。

“醫仙楚頌,參見廣目天王。”楚頌也跟著她畢恭畢敬地行禮。

他們兩人心中都在忐忑,若是廣目天問向他們二人魔族之事,他們該如何回答。

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廣目天並冇有在意魔族,而是對秦晚道:“秦晚,天帝召你去三十三天覲見,現在就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