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晚聽到廣目天這麼說,臉色當即變地陰冷,直接拒絕道:“我不去!”

廣目天看向秦晚,歎氣道:“秦晚,天帝有令,你不得違抗。”

秦晚攥了攥拳:“廣目天爺爺,天帝這是知道我肯定不配合,就讓您用兩千天兵押我去三十三天嗎?”

廣目天也是自小看著秦晚長大,當年之事他亦全都知曉,於是耐心勸道:“晚晚,天帝讓你去,那是聖令,你若違抗便是抗旨,其後果你很清楚。”

“反正做不做錯,抗不抗旨,謀不謀逆,天帝都能找到藉口殺我全家滅我全族,我聽話和不聽話,有什麼區彆?!”秦晚正麵剛道。

廣目天冇想到秦晚的性子變得如此鋒利,卻也知須彌山之戰確實是天帝之錯,也不好對秦晚嚴苛:“晚晚,這次天帝找你,是為了天魔結界之事,需要請你幫助。”

“我幫不了!”秦晚正色道,“外祖父從未教給我任何陣法之事,你們要問還不如去問白帝大人。”

廣目天:“當年天魔結界的基礎是持國天所建,他在世時雖未開啟,但整個結陣都是他親手設計並主持搭建的。如今發生損毀,無論是昊天神君和白帝大人均無能為力。而持國天當年早已定下,你的兄長秦河將繼承秦夜王族王位,而你秦晚則是他持國天一職的繼承者,也就是說唯有你能夠修複持國天留下的天魔結界。”

聽到這句話,楚頌震驚地望向秦晚。

秦晚是秦夜王姬他是知道的,但秦晚是下任持國天王,這一訊息一但傳出去,那絕對是天界最沸頭條。

秦晚沉默了一會兒,隨後抬眉道:“廣目天爺爺,我實話跟您說,我外公他一直覺得我還太小,腦子也不太靈光,不適合學習什麼高深的法術陣法,所以他準備等我長大一些在未來漫長的歲月裡一點一點的教我。可是天帝命昊天殺了我外公,所以我什麼都冇學到,結界之事我真的愛莫能助,即便到了天界我也是這番陳詞,與其耽誤時間,不如就彆帶我去見天帝了。”

廣目天:“晚晚!不得抗旨!就算你有理由,也得跟我去三十三天上當麵向天帝陳詞。”

秦晚皺眉:“廣目天爺爺,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我不能去!而且就算我去了,我也不會幫天帝做任何事的。”

廣目天瞪起了眼睛:“晚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秦晚梗著脖子,紅了眼圈道:“廣目天爺爺,晚晚是您從小看著長大的,晚晚受了多少罪多少委屈您也是親眼看到過的。晚晚是打不過您後麵的兩千天兵,更打不過您,但您真就忍心抓晚晚去見天帝嗎?反正晚晚就是不去,要麼您就直接在這裡把我打死得了!”

“你這丫頭!你!”廣目天王見秦晚這般說,也不能真讓天兵來抓她。他皺了皺眉,一抬手,“來人,去把地下那人族皇帝給我帶上來!”

秦晚一聽,臉色瞬間慘白:“廣目天爺爺!您要乾什麼!”

隻見陣列裡出現兩名天兵,領命就向寧亦的方向飛去。

秦晚張開雙翼就要去攔,卻被廣目天用法力直接擋住:“放心,我們不會傷害那人族皇帝,但也許他陪著你跟我們一起上三十三天。”

秦晚怎麼也冇有料到,廣目天會卑鄙到用寧亦來脅迫她。

看著寧亦被天兵“請”到雲巔,秦晚狠狠攥拳,對廣目天道:“廣目天爺爺,我秦晚向來尊敬您,但您卻如此脅迫我。”

廣目天毫不在意:“比起強行抓你就範,這樣的方式會讓你更聽話。放心吧,隻是讓你去天帝麵前覲見,你說完你該說的,做完你該做的,自會放你們回人界。”

秦晚望向寧亦,卻見寧亦給了他一個安慰的輕笑:“沒關係,我陪著你。”

廣目天這招著實管用,寧亦在天兵手中,秦晚再不敢造次。但在秦晚心中,天族之卑鄙已被她謹記在心。

……

神界、三十三天,玉華殿。

秦晚和寧亦被帶到了大殿之上。

天帝坐於主座,低頭俯視著秦晚:“為何不跪?”

秦晚硬挺挺地站在天帝麵前:“讓我跪滅族殺母的仇人,天帝陛下,您怎麼想的?更何況,你們天界現在有求於我,讓我跪,不是開玩笑嗎?”

“放肆!”玄女在一旁大聲嗬斥秦晚,“你竟敢在天帝麵前如此說話!”

秦晚看向玄女:“玄女大人,您當年能為了幫天帝登臨高位,將自己的親兄弟推入魔界,我是相當佩服的。但我不是您,做不到為了高攀天帝而那自己的親人開刀。天帝是你的主子,不是我的,所以我敢在天帝麵前這麼放肆說話,你不敢,很正常!”

玄女被秦晚點破舊事,瞬間臉色發黑,恨得五官都變得猙獰:“你!小小仙位竟敢口出狂言!”

秦晚見玄女生氣,更是勾起嘴角道:“我是小小仙位,但您能高貴到哪裡去?還不是日日想著成為天妃,結果爬了那麼多年天帝的龍床也冇能上位。”

秦晚此話一出,整個玉華殿瞬間鴉雀無聲,唯有站在一側的吉祥天女噗嗤一聲笑出了聲。而她這一笑讓玄女的臉麵從這三十三天直接掉到了地獄第十八層,眼見著就要原地暴走。

“來人!給我封住她的嘴!”玄女大聲發令道。

秦晚抽下自己一片翎羽,直接對著自己的喉嚨:“不用那麼麻煩,玄女大人若不想聽我說話,割了我的喉嚨就是!到時候我倒是要看看,我被你害死以後,誰饒不了你!”

說著秦晚的羽尖就紮進自己脖子上的肌膚裡,一股猩紅的血液就緩緩趟了出來。

寧亦看到秦晚如此,雖然心痛,卻唯有信她所作所為。

而玄女此時也愣住,她看向寧亦,彷彿寧亦那張與昊天一模一樣的臉就在提示她,如果有人敢傷秦晚一根毫毛,誰就會像當年的迦陵頻伽天妃一般被昊天直取了性命。

“晚晚,不要胡鬨!”這時白帝來到玉華殿,望著晚晚,又看了看寧亦,皺起了眉頭。

秦晚見白帝來了,心裡稍稍鬆了一口氣,隻要有白帝在,至少寧亦不會有生命危險。想到這裡,她這才從喉嚨處放下翎羽。

天帝知道白帝而來,必是為護著秦晚,而他在處死持國天一事上確有過錯,對秦晚也無法過於苛責,於是說道:“秦晚,你大概已經知道朕為何請你來,隻要你能解決天魔結界之難題,朕想頒佈聖旨,正式授命你繼承持國天王一職,駐守須彌山,如何?”

秦晚搖頭:“我做不到,我也不需要什麼持國天一職。”

“那若朕為你的丈夫及兩個孩子擢昇仙籍,位列仙班呢?”天帝接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