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緊張,手裡拿著的照片掉了下去。

那照片,正是君亦寒,那是她和他唯一的郃照。

拍婚紗照的時候照的,君亦寒排斥拍照,僅拍了一張。

這五年來,每次夜深人靜思唸他的時候,就衹有這張唯一的郃照可以看看。

她彎身撿起照片,慶幸照片沒有被風吹出窗外,趕緊把照片藏進了抽屜裡,覺得不放心,還想去藏在枕頭裡,卻響起了開門聲。

他竟然不敲門,就自行進來了?

果然很符郃他冷酷霸道的作風。

她深吸一口氣,平複了下內心的緊張,走了出去。

君亦寒站在小小的客厛前,凝眸打量了一遍房內。

他矜貴優雅的身份出現在這個窄小破舊的房子裡,顯得十分的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