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fd5670dbe01ea602919fa2d22342e7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然而,按常理出牌的,那就不是方相悅了。

“大姐,我來啦!”

方相悅一進來,見著兩人立時就笑著小跑過去,無比自然的將兩個書囊往後麵空位的桌子上一放,就毫不客氣的挨著方安歌坐下了。

方安歌:“……”

沈行煉:“……”

兩人幾乎是懵逼的,真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蘇葉冇位置,有些委屈的撅了撅嘴,便選了她的身後落座。

眼中滿是幽怨,以前主子分明最喜歡他了,上學也和他挨著坐的,還經常摸他手說怕冷。

這會兒,見了方安歌手居然都不冷了。

嗚嗚嗚…好難過嗷!

遠離他們的學子們,也是對這一幕紛紛稱奇,時不時的就偷瞄幾眼。

這場戲,可真有趣啊!

方相悅自然不知道她們的想法,正在認真的將東西拿出來擺放在桌上。

原身不學無術,胸無點墨,她昨夜回憶了一宿,硬是半點知識都冇想起來。

看來,一切隻能靠她自己儘快惡補了。

之後,她環視了一圈,冇看到方葉芸的身影。

也是,昨天她的那頓打下手可不輕,估計冇休息幾天是下不來床了。

最重要的是,她的“捂臉”流言如今在府內傳的沸沸揚揚,估計一時半會兒是不敢出來見人了。

想到方葉芸捂臉的神操作,她就想笑,也不知是誰的指點,簡直是個人才,太損了!

這個如果是在公共場所,誰也不認識誰,捂臉的確是最佳選擇。

但是,在這府裡誰不認識方葉芸啊!

捂臉,無異於直接將前後笑話都給徹底展露,還不如捂住一個地方跑呢!

聽到訊息的時候,她都要笑抽了。

剛準備好,就見夫子麵帶微笑的走了進來。

但是,當她看到方相悅之後,整個人立時僵住,麵色驟變。

整個如臨大敵般,輕快的腳步瞬間變得重若千鈞,行走速度也和慢得和蝸牛一樣。M.biQUpai.coM

就到講台那幾步路,硬是被走出了萬裡長征的感覺,並且,全程夫子整個腦袋三百六十度的轉了好幾圈。

方相悅:“……?”

冇忍住,湊近方安歌小聲道,“這夫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瘋?”

方安歌終於轉頭看向她,卻隻是沉默的盯著她,複雜的神色之中皆是一言難儘。

方相悅愣了愣,當即捂臉低下了頭。

屬於原主的豐功偉績在腦海中一件件復甦…

叛逆的性格,偏生又被逼著讀書,於是就將矛頭指向了無辜的夫子。

什麼椅子上塗膠水,門上擱墨水盆,拆掉講台的腿等等,一件件一樁樁,可謂是極近羞辱,罄竹難書。

最後,夫子被折磨的苦不堪言,差點就辭行了。

冇辦法,族中眾人已經有了莫大的意見,最後方家夫婦再疼閨女,也隻能選擇放棄逼迫她,隨她去了。

她抬頭偷偷去看夫子,果然就見著夫子正在座位、講台、房梁等地方細細的檢查著,就連地麵都緩緩踱步測了一遍,確定無任何異常,方纔誠惶誠恐的將書輕輕放到桌上。

將要坐下的時候,屁股在椅麵上來回蹭著猶豫了好幾次,最後…選擇了站著。

方相悅:“……”

造孽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假千金她隻想當鹹魚更新,第20章 不好好讀書,就要被迫繼承萬貫家財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