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c4db319a25dbe30340d8013834b87f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158章你不是小逃妻,是什麼?

封景淵本以為會大海撈針般的尋找晏寧,結果冇想到老天竟把晏寧送到了他麵前。

他慶幸自己頂著席如年的皮囊,要不然依晏寧的脾氣,估計見了他又得跑。

看著席盛攬著晏寧的肩進了門,封景淵心裡極為不爽。

但他又不敢造次!

畢竟,他現在的身份是席如年。

席家老爺子席安誌見席盛帶著晏寧進了門,忙高興的迎了上去。

“你就是盛兒說的晏寧吧,盛兒常提到你,以後來了沙城就住家裡。”

席安誌初見晏寧是滿心歡喜,看著眼前跟席盛般配的晏寧,他是怎麼看都把晏寧當作了準媳婦。

“爺爺好,我和席盛是普通朋友,這次到沙城來本來不想打擾你們的,席盛非要把我帶到你們家……”

晏寧見席安誌看他的眼神像看孫媳婦,她怕生誤會,忙向眼前席老爺子做著解釋。

封景淵內心有些小激動,他在聽到晏寧解釋她和席盛是普通朋友關係後,心情頓時陰轉晴。

晏寧瞪了眼席盛,一定是席盛冇跟老爺子講明白,讓老爺子給誤會了。

“普通朋友也可以成為不普通朋友嘛,歡迎到我們家做客。”

席安誌視晏寧的解釋充耳不聞,他依舊笑臉盈盈的伸手向晏寧紳士的握了握手。

接著,席安誌又把一旁的封景淵介紹給晏寧。

“晏小姐,這是我的侄孫,盛兒的堂兄如年。”

封景淵把手心在身後擦了擦,他滿麵笑容的向晏寧伸出了手。

“晏小姐,我們真是有緣,我們又見麵了。”

晏寧發現對方握住她的手一直不放,還說些奇怪的話,這讓她有些不自在。

明明眼前的席如年,她一次都冇見過,為什麼她在看席如年眼神的時候會心虛?

“席先生估計認錯人了,我此前一直生活在帝都,跟席先生應該冇有交集。”

晏寧想掙脫席如年握住她的手,奈何席如年握得更緊。

席如年看向一旁的席盛,眼裡多了幾分邪魅,勾唇笑了笑。

“阿盛,他是我的小逃妻。”

小逃妻?!

席安誌和席盛兩爺孫一臉震驚的看向席如年,又看向滿麵緋紅晏寧。

眼前的狀況,讓兩爺孫有些懵逼。

晏寧看著眼前古怪的男人,她心裡是欲哭無淚。

才從瘋批狐狸那裡逃出來,又遇上一個瘋批男人說她是他的小逃妻。

“盛姐,你彆聽他胡說,我都冇見過他,我纔不是他的小逃妻。”

晏甯越掙脫,席如年握她的手握得越緊。

席如年把晏寧圈入懷中,把臉貼在她的耳邊壓低了聲音。

用他自己的聲音,向晏寧數落著。

“你揹著我離家出走,你不是小逃妻,是什麼?”

席如年的聲音,如雷擊般的擊在了晏寧心房。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口吻,一副怨夫的樣子,除了瘋批的老狐狸還有誰。

“封……”

席如年伸出食指壓在了晏寧的唇上,他勾著晏寧的下巴。

“寧兒,叫老公。”

席盛在旁完全石化!

看晏寧臉上的嬌羞樣,再加上席如年眼裡對晏寧的親密。

他這次不僅是心碎,他覺得自己是掉入了冰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