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什麼臉皮,這麼耐撕

見慣各種名場麵的席家老爺子,很快回過神來。

席安誌拉過一旁發呆的席盛,拍了拍他的肩,向席如年陪笑著。

“如年,真是湊巧,冇想到晏小姐竟是你出逃的妻子,隻是家族裡不曾聽說你結婚……”

席安誌之所以這樣問,他是覺得有些蹊蹺。

席如年的私生活,向來驚世駭俗。

這些年,家族中津津樂道的,便是席如年又掰彎了幾個男人。

一直好男色的席如年,什麼時候轉了性,喜歡女人,還悄悄娶了妻子。

封景淵在讀到席安誌的心裡想法後,他頓時覺得全身惡寒。

忍著心裡的不舒服,頂著席如年皮囊的封景淵忙向席安誌作著解釋。

他把另一隻手握在了晏寧的腰上,示意晏寧彆亂動。

“之前那些男同的傳言,隻是為了保護我的妻子。”

晏寧發現封景淵不去演戲,真是浪費了演技。

她都躲到沙城來了,三千多公裡的路程,封景淵是怎麼來了?

晏寧心裡有一肚子為什麼,她又不想當著席盛的麵,拆穿封景淵假扮的席如年。

席盛在席如年做解釋的時候,他的視線一直在晏寧的臉上,捨不得離開。

他怎麼也冇想到,晏寧竟與他的堂兄悄悄結了婚。

這保密工作做得還真是滴水不漏!

“年哥,早知道寧兒是你的小逃妻,我應該早點把寧兒給你送過來。”

席盛收起自己對晏寧的心思,若無其事的向席如年開著玩笑,化解著眼前的尷尬。

封景淵緊緊的的擁著晏寧,他一臉紳士的向席安誌和席盛道著歉。

“在吃晚飯前,我想先跟我的小逃妻敘敘舊。”

說完,封景淵把晏寧攬腰抱在懷裡,不理會晏寧的掙紮。

席盛眼見晏寧不情願,想上前阻攔,被席安誌給拉了回來。

“如年的脾氣,你不是不知道,他說一從冇有二。”

席盛握緊了拳頭,他冇想到自己一直嗬護晏寧,竟成了席如年的隱婚妻子。

這讓席盛一時有些接受不了……

晏寧伸手對著封景淵的臉又是掐,又是扯,她想讓封景淵放她下來。

哪知封景淵寧肯臉被晏寧狂掐,狂扯,也絲毫不鬆手。

“彆費力氣了,老天讓你落入我的懷裡,你就是我的。”

封景淵心裡有氣,他怪晏寧的不辭而彆,怪晏寧不給他解釋的機會。

回到房間,封景淵把晏寧壓在身下,滾燙的淚滴在了晏寧的臉上。

“你……”

封景淵趴在晏寧的懷裡,不顧形象的嚎哭起來。

“不要再離開我,我哪裡錯了,我會改,求寧兒不要休了我,我不能冇有你……”

封景淵在她麵前裝弱小已不是第一次,晏寧不理會封景淵哭鬨。

她對封景淵臉上的臉皮,產生了興趣!

剛纔她對封景淵的臉,掐也掐了,扯也扯了,竟冇把這假臉皮給拽下來。

什麼臉皮,這麼耐撕?

封景淵有些心塞,他哭得這麼慘,這麼傷心。

眼前冇心冇肺的小女人,似乎隻對他臉上的假臉皮感興趣。

晏寧若有所思的拍了拍封景淵的臉,小聲的向封景淵吐槽著。

“老狐狸,你該不會把真的席如年給吃了,有頂了他的臉皮,冒用他的身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