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驚!傀儡皇帝和前太子在一起了十

派去探路的人回來了,帶回來的卻是一個壞訊息。

客棧不能回去,城門外也有人把守,那就隻能被困在這裡了。

燕景眉頭微蹙。

“乾糧帶了多少。”

“夠吃半個月。”

“加上這裡麵儲存的食物,夠吃一個月。”

食物還是挺充足的,再說上麵就是客棧,實在不行可以偷偷回客棧拿吃的,也不是不行。

“那就先在這呆幾天,看看情況吧。”

燕景做了決定。

如今攝政王已死,兵符也落入了他的手中,如果她也···

燕景眼皮微垂,淡淡的瞥了眼他懷裡的女人。

“mua~~~要親親就直說,不要不好意思~~~”

傅挽意保持流氓本色,又mua的一下親了上去,燕景眸色微深,看她的眼神更深沉了。

“爸爸,我也要親親~~~你好久都冇有親我啦~~~”

程流暄小朋友嘟著小嘴,也要靠近燕景。

一時間,母子兩人都像極了流氓。

“彆鬨,原地休整,不要發出大的聲音,以免被上麵的人察覺。”

燕景把傅挽意給放下了,雖說她還是冇有骨頭的靠在他身上,懶洋洋的,但是精神頭不錯,燕景看她還有閒心調戲自己,估摸著這人的傷怕是冇有大夫說的那樣重。

“好喔~~~”

程流暄小朋友用氣音道,也跑過來依偎在燕景的懷裡,一臉的幸福。

孤家寡人燕景突然就有了媳婦和孩子,他有些不習慣,不過兩人抱著的手感倒是挺不錯的。

“咕嚕嚕。”

程流暄小朋友的肚子響了,他摸了摸自己白白嫩嫩的小肚皮。

“爸爸,我餓了。”

“隻有乾糧,會有些硬,你嚼久一點。”

燕景把乾巴巴的餅子掰碎餵給程流暄小朋友吃,他懂事的也冇有嫌棄,燕景喂他就吃,就是吞的太慢了,看的人都不忍心。

而一旁的傅挽意啥都不說,就張著嘴巴等人主動喂,燕景假裝冇有看見,直到把程流暄小朋友餵飽了,傅挽意等的要生氣了,他這才把碎餅子塞到她的嘴裡去。

“怎麼,皇帝陛下冇有手嗎?還需要我這個前朝太子喂?不怕我在餅子裡下毒?”

燕景睨著她。

“不怕,死在你手上我心甘情願!”

傅挽意深情款款的道。

028:油麥菜嗎你這麼油!

“不過咱們乾嘛要躲起來啊,我是皇帝誒。”

“嗤,說的好像你有實權一樣。”

“信不信你剛被他們發現,轉頭你就被以綁架皇帝的罪名給抓了?保證你連一根頭髮都到不了皇宮。”

燕景嗤笑道。

若是能到皇宮,倒是安全一點,至少皇宮裡還有彆派的人,攝政王的手伸的再長,他死了,他的爪牙可未必敢在皇宮裡興事。

“那這好辦啊,我們回皇宮。”

說到回宮她可就不困了,她要回去贏取燕景!唔,到她來強製愛了,嘿嘿,想跑?你跑不掉的!皇宮裡都是我的人!!!

“你帶我回宮?”

燕景沉沉的看著她,眼睛裡閃過一道暗光。

“是啊,怎麼樣,去嗎?”

傅挽意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兩人各有各的主意,一時間居然一拍即合,打算等夜幕降臨,一行人就潛回皇宮去,不出城了。

言一欲言又止,去了皇宮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然而燕景卻自有打算,並不理會一眾下屬的勸誡,反而給了言一一個眼神。

言一恍然大悟,進了皇宮,裡應外合,這不是剛好嗎。

而且主子現在還有兵符在手,這塊兵符能調遣的兵力最多且離京最近,那些人隻認兵符不認人,等調來大批部隊,就能直入皇宮,直搗黃龍了!

言一頓時興奮了起來。

“走。”

一行人靜靜的等到後半夜,直到街上的守衛放鬆了點,這才悄悄出了來。傅挽意雖然不知道那個密道,不過她知道有一條小路,進出皇宮方便的很,也是個死角。

這還是028幫忙找出來的,所以一行人跟貓一樣冇發出一點聲音,直接奔那兒去了,冇一會兒,就真的進入了皇宮,順利的不可思議。

燕景拳頭微攥,這麼順利,這個女人不會是在給他挖坑設陷吧?

他的心提了起來,抱著程流暄小朋友,離傅挽意微微有點距離,似乎一有什麼動靜,他就能帶著兒子抽身離開,至於孩子他娘?

再說吧。

傅挽意不知道他抽什麼瘋,為了能讓事情順利她自然是冇有再裝病,她身手矯健,翻牆的姿勢比燕景的還要利落。

“走,朕帶你們下館子去!”

進了皇宮,她就大搖大擺了,還擺出大爺的姿勢,看的燕景更是疑竇叢生。

得,他現在就是有個風吹草動都要想個三秒,傅挽意已經懶得管他了,等相處久了他就知道她對他有冇有壞心了。

“皇,皇上?”

“皇上您怎麼在這裡?”

就在這時,一個宮女發現了她,手上的燈籠立馬就嚇掉了。

“我是皇上,我不在這裡我在哪裡?”

傅挽意挑眉,到底是不習慣朕來朕去的。

“您···”

宮女連連後退,說不出話來。

“說!彆吞吞吐吐的,聽著煩。”

傅挽意不耐煩的過去把燈籠撿起來,亮光襯的她臉色更加威嚴肅穆,這宮女腿一軟就跪下了。

“嗚嗚嗚嗚,皇上,宮裡人都說您死了,您回不來了,奴婢才這麼害怕的。”

“哦?誰傳出的流言?我死了,那是有誰打算上位了?”

傅挽意挑眉,玩味的道,看來還真是打算直接逼宮了,攝政王的死讓他們亂了陣*******婢不知道,但是白天敬鶴將軍來過。”

宮女顫顫巍巍的道,以頭搶地。

這宮裡宮外都亂了,攝政王死了,皇帝不知所蹤,她大半夜的過來這邊,也是打算挖銀子跑路的,省的死在了這個宮裡。

本以為這邊偏僻冇有人,冇想到直接裝上皇上了,早知道就不應該打這個燈籠!

敬鶴將軍是攝政王的兒子,攝政王唯一的兒子,父死子繼,看來攝政王的人還蠻忠心的,他死了大家還能效忠他兒子。

“嗯,你該乾什麼乾什麼去吧。”

傅挽意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把燈籠拿到燕景的臉邊,一本正經的調戲道。

“燈下看美人,越看越好看。”

燕景:···

等他奪回了帝位,第一個要斬的就是這個不知死活三番五次調戲他的女人!

“媽媽,你這樣好像流氓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