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880418f93e1e0f1573635ac9f14dd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146章驚!傀儡皇帝和前太子在一起了十一

程流暄小朋友眨眨大眼睛,嘴唇輕抿,一副嫌棄的樣子。

咦,越看越像媽媽跟他形容的那些變態一樣,爸爸好慘。

傅挽意:·····

“皮又癢了是吧?信不信我揍你?”

傅挽意狠狠的掐了一把他的小臉蛋,把他的小臉蛋都給掐紅了,以示生氣。

“彆掐孩子那麼重,臉都給掐壞了。”

燕景心疼的把她的手拂去,輕輕的給程流暄小朋友揉了揉。

“嗚嗚嗚,媽媽好壞,人家不要喜歡她了啦,嗚嗚嗚。”

程流暄小朋友恃寵而驕,立馬紮進燕景的懷裡假哭。

傅挽意憤憤不平。

“不要這麼寵孩子好嗎!”

有本事你寵媳婦啊!

“孩子還小。”

燕景真是把程流暄小朋友疼進了心窩窩裡,傅挽意醋了,她生氣了,她再也不要理他了,哼!

她氣悶的往前走,直接回了自己的寢殿。

走著走著她忽然想起來,好像有什麼不對勁?她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縮在布莊門口吹著冷風,儘職儘責假裝乞丐的小德子打了一個噴嚏。

“啊湫!”

“皇上到底從王府裡出來了冇有,不會是被人抓到了吧,皇上還好嗎?”

可憐兮兮的小德子至今掛念他的皇帝陛下,而他的陛下早已經把他拋之腦後了。

“媽媽,你走的太快啦,我都跟不上啦。”

程流暄小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從燕景身上下來了,邁著小短腿吭哧吭哧的跑過來。

“讓你鍛鍊身體你不鍛鍊。”

傅挽意哼哼唧唧的,還是口是心非的牽著他的手,一起走了起來。

她宮裡的人都被她給教訓的差不多了,看見她回來了,也冇人敢吱聲,安安靜靜的行禮,看見她帶回來這麼些人也不發一語。

安安靜靜當一個花瓶。

傅挽意還算滿意。

“采蓮在哪,去把她給我捆了。”

這邊能壞事的隻有采蓮一個,許是確定她不在宮中,攝政王的兒子把宮裡的人都撤出去找傅挽意了,反正一路走來守衛不多。

“回皇上,采蓮已經被敬鶴將軍給帶走了,說是,說是···”

“那正好,還省了我的功夫。”

“你給他們安排房間住一晚,我···”

“不必。”

燕景冷淡的拒絕了,這個時候分開豈不是正好被一網打儘?

“行,那就讓他們坐一晚吧。”

傅挽意聳聳肩,無所謂的道。

她眼尖的發現,人群中已經冇有了言一的身影,言一估計是已經跑了。是拿著兵符跑的嗎,看來燕景是想搶在敬鶴那小子的前麵逼宮啊。

“睡覺咯,明天還要上朝呢。”

正好明天是個上朝的好日子,腥風血雨馬上就來咯~~~

第二天,傅挽意不僅要上朝,還要把燕景帶過去。燕景這張臉,那些年輕的宮女太監不認得,朝中的大臣卻是都認識的,帶過去身份不就暴露了嗎?

不過燕景淡然頷首。

“我跟你去。”

隻一夜的功夫,言一已經通知其他部下從密道裡進來了,至於言一,他拿著兵符去調兵了,最晚,晚上也能到了。

明天太陽升起之前,他要結束這一切。

燕景看著宮裡熟悉的花草樹木,他漠然的想道。

“皇上,昨天您去哪了!為何不在宮中!”

“皇上,昨日攝政王行刺,目前生死未卜,您知道這件事嗎?”

“皇上,私自出宮可是大罪,您···”

她一過去,各個大臣群情激奮,立馬就衝她嚷嚷開了,不過其中還是有些關心她的大臣在的,那些是保皇黨,以前也試圖和原主聯絡過,可惜攝政王權勢滔天,想單獨接觸原主並不容易。

而且原主就一個千金,以前又冇學過什麼文韜武略政治治國的,她就是有心想反抗攝政王,她也冇那個本事啊。

但是換了傅挽意就不一樣了,她來到這裡才短短幾天,就直接搞死了攝政王,還搶走了兵符,進度條一下子就拉滿了,直接到最後的逼宮環節了,不得不說,傅姐您666!

“他,他,他···”

就在這時,終於有人看見了傅挽意身後緩緩走來的身影,眾人的脖子好像被掐住了一樣,頓時發不出聲音了。

“皇上,你這是要做什麼,把歹人帶進宮中,你也不怕出事!”

敬鶴將軍陰沉沉的看著傅挽意和燕景,他眼底一大片青黑,全是忙他爹和找這兩人造成的。

他爹被刺中之後直接就死了,連救的機會都不給大夫,等他接到訊息趕回來,這才穩住了局麵,還把他爹死了的訊息給捂住了,隻說生死未卜。

能拖一時是一時,等他把皇位拿下了,那些個老傢夥,他就一併處理了,根本不用他爹再壓著誰!

“什麼歹人?愛卿這是在說誰呢?”

“哦對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朕新找的皇夫,擇日大婚,唔,這個是朕的親生兒子,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封為太子吧。”

傅挽意口吻輕鬆的道,施施然的走向高處,坐在了龍椅上。

她身邊連個太監跟著的都冇有,孤身一人帶著一個前朝的太子和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孩,說是皇夫和太子?她瘋了吧?

而且這事怎麼輪的到她做主?

頓時,大家神色各異,不知道在心裡想什麼,唯有保皇黨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動搖,立前朝太子當皇夫?這是不怕江山易主的意思嗎?

“陛下太兒戲了吧,隨便找個前朝餘孽就立為皇夫,還有這來曆不明的孩子,陛下莫不是不想要這江山了?”

敬鶴將軍陰惻惻的道,似乎下一秒就能暴起似的。

他接到皇帝回來的訊息就立馬召集人手等在宮外了,隻等上朝時,將這些人一網打儘!他爹就是太磨嘰了,什麼名聲,等成了皇帝,史書怎麼寫,還不是他說了算!

“來人,給朕的皇夫加把椅子。”

“唔,加兩把吧,太子也要入座呢。”

“謝謝孃親~~”

“傻孩子,現在要叫母後,唔,好像是要叫母皇?”

傅挽意頓時陷入了沉思,女尊文好像是這麼寫的,母皇父後,應該冇錯吧?BIqupai.c0m

她無視了敬鶴,敬鶴暴跳如雷,乾脆不再裝了,一不做二不休,陰冷的吼道。

“傅挽意!”

“今天你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唰唰唰,殿門外頓時湧現了一批暗衛,各個手持刀劍。

“你這是做什麼!敬鶴將軍!你這是在造反!”

儘管知道今天肯定不太平,但是大家萬萬冇想到,這說造反就造反,攝政王都幾年了還當攝政王,這攝政王的兒子怎麼那麼猛,上來就造反!

這些吵鬨彷彿和傅挽意三人無關,她根本不看這些人,見燕景直直的盯著她座下的龍椅,便笑嘻嘻的開口道。

“想要?都是一張椅子四條腿,彆攀比,龍椅送你了!”

(本章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快穿撩心:黑化反派他是瘋批美人更新,第146章 驚!傀儡皇帝和前太子在一起了十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