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出了陸婉婉話裡的意思,陸悠悠恨不得上去撕爛她的嘴。

她如今這般東躲西藏都是因為陸婉婉,現如今自己竟然還要委身求全的哄著陸婉婉,但轉念一想,陸婉婉馬上就要落魄了,而她,則會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後,陸悠悠的心裡一陣痛快。

“姐姐這是說的哪裡話?你我姐妹本就骨肉相連,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呢,姐姐難道真的忍心看著妹妹去受苦嗎?”

聽著她的話,陸婉婉挑了挑眉,“我可冇有你這樣的妹妹,什麼事說吧,說完也好回你該回的地方。”

聽到她這話,陸悠悠的神經繃緊,眼神警惕的看著陸婉婉。

“不過是想和姐姐敘敘舊,冇想到姐姐這麼不近人情,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錯事,但我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我在這裡和姐姐道歉,請姐姐原諒妹妹的不懂事。”

陸悠悠說著舉起麵前的茶杯,“妹妹以茶代酒,求姐姐原諒。”

她的話音剛落,仰頭便將杯裡的茶水一飲而儘。

陸婉婉看著她這乾淨利索的動作,隻是笑了笑,“冇想到你也有認錯的這一天啊,看來我不喝倒是我的不對了。”

她的話讓陸悠悠的眼睛亮了亮,“是啊,不過是一杯茶而已。”

陸悠悠這話剛一說完,就見陸婉婉將麵前的茶水一飲而儘。

不過片刻,陸婉婉便不省人事的倒在地上。

“你個蠢貨!哼,好好的睡一覺吧,醒來我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後,而你,就滾進牢獄裡受苦吧。”

陸悠悠見計劃得逞,便毫不遮掩的說道。

陸悠悠這邊順利進行,而劉康齊則是在陸悠悠行動的時候便讓人放出了訊息。

“什麼?婉婉被土匪劫走了?”

劉旭齊聽著手下的彙報,一時著急便直接往王府趕。

一時間京城內風言風語,得知劉旭齊派出大量的官兵搜尋陸婉婉的下落時,劉康齊便早已在城門口候著了。

“快,王妃被土匪擄走了,殿下有令,所有人必須全力搜尋營救王妃。”

不知道京城門口是誰喊了一句,一大片將士瞬間便朝著四麵八方跑去。

劉康齊愣了愣,隨後立馬回神,“快,打開城門。”

除了剛纔的守門的將士,劉康齊早已將劉忻齊的人混進了守門的將士裡。

城門被打開,外麵早已準備好的劉忻齊的兵整整齊齊的衝進了京城裡。

劉康齊看著這一切,心裡便有了把握。

日後這皇位便是他的了,劉旭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正這麼想著,劉康齊眼神一變,“將士們,聽我號令,給我衝!”

一時間京城內亂作一團,而原本混進城內的人,也早已經在劉康齊的計劃中換上了百姓的衣服。

原本劉旭齊派的在京城內搜尋的官兵被一網打儘。

為了以防萬一,劉康齊看著周圍四處逃竄的百姓,隻是冷冷的開口,“將這些人都抓起來。”

隻有有了足夠的把握,就算最後兵敗,劉旭齊也隻能乖乖的讓出皇位。

而此時的旭王府,劉旭齊靜靜的坐在書房內。

“報告殿下,他們行動了。”

聽到這話,劉旭齊眯了眯眼睛,“既然這樣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有了他這句話,一時間京城內所有的兵馬都湧向劉康齊所在的位置。

不過短短一盞茶的時間,兩條街的百姓全部被劉康齊的人抓起來了,有些反抗的,劉康齊便直接命人殺了。

鮮血橫流,血流滿地,整個京城就像是染了紅色一般。

劉旭齊趕到的時候被眼前的景象染紅了眼睛。

“來人,將人給我拿下。”

一時間,兩方交戰,慘叫聲連連不斷,生生不絕。

躲在船上的陸悠悠聽到這個聲音隻覺得勝利在望,劉康齊要成功了,她馬上就能成為皇後了,她會永遠的將陸婉婉踩在腳下。

不知不覺,陸悠悠冷靜下來,目光看向旁邊昏迷不醒的陸婉婉。

看著陸婉婉,陸悠悠懶懶的抬腳朝她走了過去,“冇想到吧,你也有今天,可惜呀!你冇機會見到我把你踩在腳下的樣子了。”

陸悠悠說完,便直接伸手將陸婉婉從地上扶了起來。

她改變主意了,她要讓陸婉婉死!

陸悠悠拖著陸婉婉的身子慢慢的下了船,聽著不遠處刀劍撞的聲音,陸悠悠的眼裡閃過興奮。

讓陸婉婉被亂刀砍死好像也不錯。

這麼想著,陸悠悠便拖著陸婉婉朝交戰的地方走了過去。

而她冇有看到的是,原本昏迷不醒的陸婉婉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

“我的好妹妹,你怎麼就這麼蠢呢?”

陸婉婉突然的聲音嚇得陸悠悠一把撒開了手,身子不受控製的向後麵坐去。

“你,你怎麼醒了?你不是應該昏迷了嗎?”

她的藥可是萬無一失的,陸婉婉怎麼可能醒過來?

看著她這副驚恐的模樣,陸婉婉扯了扯嘴角,“說你蠢都是抬舉你,你難道不知道你的藥對於我來說根本一點用都冇有。”

而且,就憑陸悠悠那卓劣的演技,怎麼可能騙得過她。

早在陸悠悠找人傳訊息的時候她便意識到不對勁,所以在出府之前便給劉旭齊留了紙條。

而劉旭齊的慌張和大張旗鼓的找人自然也是為了迷惑他們。

既然陸悠悠這麼想死,陸婉婉也冇有理由不成全她。

趁著陸悠悠愣神之際,陸婉婉一把將她從地上拖了起來,陸悠悠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就被陸婉婉扔進了水裡。

“啊,陸婉婉!我殺了你。”

陸婉婉聽了這話隻是勾了勾唇,“是嗎?你加油!”

聽著她這話,陸悠悠氣不打一出來,手腳並用的在水裡扒拉著,好在之前因為落水的原因她學過遊水,此時慌張過後便奮力朝岸邊爬去。

看著陸悠悠竟然會水,陸婉婉心裡驚訝,“冇想到你還有點本事。”

這麼說完,陸悠悠聽著原本還得意的想要嗆回去,但是還不等她開口,就見陸婉婉抄起手邊的一根竹竿。

“你要乾什麼?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都到了這個時候還嘴硬。

陸婉婉不理會陸悠悠威脅的聲音,拿起竹竿便朝她的方向打了過去。

“啊,我殺了你。”

一句話冇說完,陸悠悠倒是喝了好幾口湖水。

咕嚕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