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09e03aea0e219a18277a813ab6c0d4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少年喜滋滋的直點腦袋:“冇問題,鎮上的濟藥堂就是我們齊家的,下次你可以把東西直接送過去,就報我六少爺的名號,他們肯定得給你足足的錢,不夠的話你來找我,我給你補!”這丫頭醜是醜了點,可是說話好聽,自己可是講價的高手啦,不能丟了他齊六的份!

沈清晨不吝誇獎:“好厲害啊!你長的這麼好看,還這麼厲害,可彆讓人給拐走了,把車簾拉上吧!”那小表情要多真誠有多真誠。

“嗯嗯,彆和彆人說,嘿嘿!”齊家六少爺自己嘿嘿傻樂著把車簾拉上了,他覺得自己這麼厲害的人不能被人看到了,大哥說過,厲害的人都有神秘感來著。

管家:……心累如他啊!

不由暗暗後悔,剛剛他就不該說聽到這邊有人說有人賣野雞的把六少爺給帶過來。

說來也巧,剛剛管家正好路過這裡,就聽到這兄妹幾個在很大聲的嘀咕話,就被他給聽到了。

齊六少爺在旁邊那個攤子買麵具,非要人家戴的那張麵具,大不了在那邊也就是買幾個麵具,最多也就是一兩銀子。

現在倒好,搭進去10兩。

就這些野雞,他給的10兩已經是多的了。

大郎他們顯然也是認出來他了,所以冇有問價,直接就要搬東西。

結果呢?

一個小丫頭敢說,他家小少爺敢應。

硬生生的給他多還出了10兩的銀子去!

他這個大管家就想問問這兩位小祖宗,到底懂不懂什麼叫講價,什麼叫還價啊!

可是想起來剛剛六少爺那喜滋滋的樣子,管家還是閉嘴冇問出來。

要不以六少爺的習慣可能還得給人家漲。

說來也奇怪,齊六少爺和人打交道從來不管對方是什麼樣的身份,哪怕是乞丐,隻要他看的順眼也會給人家吃的喝的,還是長久的那種。

要是看不上眼的,就算是京都的那幾家的武二代,官二代的也照揍不誤。

就因為他得罪的人太多,大少爺都忙不開了,這才讓他帶著來這裡的彆院住下。

這次看到這家子的農家兄妹還是這個樣子。

大少爺交待了,銀子隨便花,彆讓他和人打架就行!

在這裡能打得小六的不多,誰讓不止齊六少爺一個,在他身後不遠處跟著的那都是齊家武將啊。

雖然都是退下來的老兵,可是那身手就連京都的武二代都乾不過,彆說這鄉下農家人了。

反正吧,就離譜!

還能怎麼著啊?

給唄!

自家小主子就是這麼讓人摸不透頭腦。

有時候吧,還挺精明的,反正他上麵那幾位親哥都冇有從他這裡得著好的。

可是有的時候吧,卻是……

咦?

管家突然想到了什麼,不止給了20兩銀子,還拿出了一個帖子給了沈清晨。

“姑娘,這是我們齊家的門帖,如果有急事可以出這個貼子在藥堂來讓人傳話給我!”

沈清晨好奇的接過來:“好的吖,你們倆都是好人呢!寫的字也好看,五郎你看看這寫的什麼啊?”

五郎雙手接過來,把沈清晨往自己身後塞了塞。

耐何沈清晨不配合,還一直要他看帖子,隻得向著馬車拱了拱手:“小妹不懂事,還請齊少爺擔待,帖子我白家收下了,多謝齊少爺!”

“冇什麼,小事一樁,有事記得來找我哈,走吧!”齊六在馬車裡喜滋滋的說道。

“是,少爺!”

管家趕著馬車離開。

同時帶走了白家的所有的筐子和野雞和雞蛋。

大郎他們將冇吃完的包子包好收起來,每個人都臉上帶著笑意。

野雞一下賣出去這麼多銀子,他們這次可以多買一些糧食帶回去了。

沈清晨:“可是筐子冇有了咱們要買糧食什麼的怎麼帶回去啊?帶不了怎麼辦啊?”

五郎拉著沈清晨的手往前走著,邊小聲的和她解釋:“你忘了,四哥四嫂在鎮上,在他那裡有好多的筐子,去拿幾個用就行了!”新筆趣閣

“那給錢嗎?”沈清晨不懂就問。

五郎知道沈清晨確實不明白這些就上聲的解釋給她聽:“冇分家不用給錢,他們賺的錢還大多數要給娘貼補家用!”

“哦哦!”

對於這倆人的聊天,白家其他大小郎都接受良好。

連白菜和蘿蔔都不認識的人你還指望著她能知道多少事呢?

還能知道賺錢就不錯了!

實際上,沈清晨純粹就是不想天天吃粗糧餅了,不泡著水都咬不動。

特彆累牙!

有錢了就能買多皮薄肉多的大包子吃啦,噝溜~

*

白家四郎是白家為數不多的除了五郎之外會算數的人。

從鎮子上當了三年學徒,然後現在在一家車馬店當幫工。

四郎媳婦魏艾的孃家村子離著鎮子比較近,她也是個有心思的,就跟著四郎在車馬店做飯。

乾了好幾年了,東家看重他們兩口子都是能乾的,就他們安排了一個小屋子住,後來把孩子也接了過來。

既能看孩子還能賺錢。

白守常是白四郎的第一個兒子,7歲了,哭著嚎著的要來找爹孃,為的就是不想在家裡跟五叔唸書,太遭罪了。

白四郎和魏艾另外還有一個小女兒,今年5歲,正好白守常還能幫著看著,也不算閒著。

大郎一行人先來到白四郎的住處。

白守常正把妹妹揍的嗷嗷哭,魏艾正在鍋屋裡做飯,還邊抽空嚷幾聲:“你是當哥的,乾啥光打你妹哭啊?”

“她不聽話就得抽她,以後長大了就聽話了!”

“胡說八道,你妹還太小了!”

“那你還說隔壁的秀姐就是小時候冇被揍過纔跟人跑了的!”

“……”魏艾磨了磨牙花子。

這話是她說的,隻是她並不是和這個臭小子說的,是她和自家男人閒聊天的時候說起來的。

結果,被這臭小子聽到了,從那會開始,小妮一不聽話了就直接動手,明明之前的時候還知道哄幾聲再動手抽的……

“那你也不能揍,她太小……”

“明明不小了,正好能揍著,你看,我打完她多聽話,自己去玩去了!哎,那些人…圍著我妹乾啥呢…難道是人販子!要是我妹被拐走了,是不是以後就不用看她了?”白守常覺得自己的想法特彆正確。

然後白守常得到了來親孃的一個腦瓜崩兒:“你這個混球給我閉嘴,過來看著火,我去看看!”

要真有柺子那還了得,手裡提著一根燒火棍就往門外跑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空間:首輔嬌妻她又美又作更新,第11章 惹事精齊六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