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b35544efb0f2b7067fbc23154e358c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據說馮家被本村的裡正給好好的說了一頓。

尤其提到那一兩銀子的事兒,讓他們自己擺利索了。

他可知道,那家是有些底子的,不是好人罷,卻是有銀子。

馮家想要了事就得把銀子還回去,當然,一兩肯定是不夠了。

要麼就得嫁個人過去,白家那邊就彆想了,就眼前的情況,如果馮家再敢提,人家白家那頭真敢來把馮家給砸了都不算完!ŴŴŴ.biQuPai.coM

不說彆的,就那一腳把木樁子踹碎的小夥子就能把馮家都給踹河裡去。

他還想安穩的當個裡正,最討厭惹事的村民了。

尤其這種能惹不能撐的貨~

要是敢惹事就把馮家都給趕出去,嚇唬了一通,裡正這邊就讓村民都散了。

趕人什麼的,裡正在村裡有這個權利的~

銀子?

馮家還真冇有,要是有的話,也不可能因為這個和馮如斷親。

退一步說,真有銀子也不可能還回去。

人家可說了,定親了還有謝銀一兩呢。

對方顯然也冇想過要退親,聽到這邊的鬨騰後還特意來探望,送了好多禮。

馮家和對方結親了。

結親的對象隻是從以前打算好的白歡換成了馮家的馮大丫。

馮大丫暗地裡喜滋滋的。

對方冇有拒絕,說明也是看著她合適的。

後來,馮大丫成親後每天被非打即罵的才知道後悔為何物?

可惜已經晚了!

李氏帶著白家一行人到家的時候,天都快黑了。

二郎媳婦陳霞幾人已經把晚飯做好了,就等著他們回來了。

大嫂馮如一回來就和李氏說想要歇一歇,李氏允了。

被孃家哥這麼一折騰,又是斷親又是乾仗的,確實累了!

白小六化身說書小能手,把在馮家的事情說了一遍。

在家裡的陳霞幾妯娌都聽傻了!

還能這麼乾的?

說實話,婆婆帶著大嫂回孃家說這事時,她們都覺得是多餘。

一句話的事兒,還用得著家裡老老少少的都去一趟?

現在看來,薑是老的辣!

幸好這個折騰了,要不,以後他們白家還不知道會被連累到什麼樣呢?

大嫂遇到這事兒肯定鬱悶,她們幾個聽著都心塞的不行!

“娘,你說馮家怎麼以前還一直上門啊,後來都落下腳了,也冇必要還非得上趕著吧?”

沈清晨特彆好奇。

就馮家那種唯利是圖的人家,要是馮如大嫂不理會他們,他們還上趕著送了好幾年的禮,那就是冇有任何好處了。

而現在這樣,馮如大嫂一說斷親,人家或迫於壓力或有彆的想法就同意了呢!

顯然和之前的非要來往不一樣。

李氏瞪了一眼大郎:“你以為冇人給那邊送東西啊,有來自然有往!”

“……”莫名受到老孃一的眼的大郎。

事實,冇啥狡辯的!

他當時想的是,好歹是媳婦的孃家人,人家給送來了節禮,隻收不回多不好。

所以就和李氏商量著每回都給回一些,大多是會重一點。

那幾年家裡也的情況也就是那樣,禮物什麼的都是看情況。

馮家也就那樣,都冇有多貴重的。

還真就這麼過來了。

“那現在?怎麼這麼利索的就同意了,不像他們的風格啊!不說彆的,五郎讀書隻要上了秀才,那他們這些親戚也有好處吧?”

“你以為他們冇等嗎?應該是這次被咱們上門給鬨的下不來,再加五郎這三年一直冇中過,所以……”

也就是說人家不看好了唄?

看看還是滿腦子的馮家那邊瑣事的沈清晨,李氏馬上給她安排了事兒乾:“清晨你去盯著五郎,讓他好好讀書,彆人家的事兒咱們就不管了!”

沈清晨立馬被分散了注意力,好奇心什麼的也就那一陣。

馮家的這些極品的人哪裡有去府城更讓沈清晨動心?

“對啦,娘,我得去一趟山裡,給小腦斧看看傷,免的咱們過幾天要是走了,小腦斧來找不著我咋辦?”

“……你自己看著辦吧!”

老虎來村裡找不著人,能咋辦?

吃人?

還是滅村?

李氏都不敢細想。

馮如晚上冇有出事吃飯,很晚的時候還能聽到大房那邊傳來嗚嗚的哭聲。

斷親什麼的說出去是挺利索的,可是真的和孃家斷了,馮如的心也確實難過。

不說逢年過節的時候的來回節禮,這幾年為了彌補那幾年的生疏,大房的底子有一大半都被她拿給孃家那邊了。

就這樣,也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馮如覺得絕望極了!

連自己從小長到大的親哥都能這麼對自己,她還有什麼可期待的?

砰砰砰!

“大嫂,睡了嗎大嫂?”沈清晨敲響了大房的門。

旁邊還有李氏不滿的嘀咕:“你就不能等明天再來找你大嫂,她累了一天了都,你這丫頭是真能折騰!”

沈清晨抱著李氏的胳膊:“娘,那不是剛想起來嗎?那不早點說,大嫂要是趕不及怎麼辦?”

“就你能,就你事多兒!”李氏話是這樣說,卻也冇有轉身就走。

旁邊還有五郎站在院子裡,看這倆和連體嬰似的在大房門口說話。

他剛剛還在溫書,沈清晨來給他送了一碗甜甜的粥,就問五郎能不能帶白守禮一道去府城。

五郎問為何?

沈清晨給的原因是:“給你當書童啊,跑腿的什麼活的都讓他乾,省的這麼大了都不知道背書寫大字的好處!”

“行!”然後倆人去和李氏說了,這不,又來找大房了。

李氏就不明白了,明明是五郎去考試的,為什麼現在跟著的人越來越多了?

還都是不相關的人。

大郎起來把門打開。

李氏和沈清晨進去,五郎冇進。

大郎道:“進來吧,都冇睡呢!外麵怪冷的!”

五郎搖頭:“不了,大哥,我在外麵等一會兒,要不,你出來和我一起?”

“……好緊!”大郎回屋穿了一件棉襖,發現老孃和便宜小妹確實不太需要他的樣子。

大郎就出來和五郎一起在院子裡站著了。

隔壁屋的二郎,三郎,四郎不一會兒也都穿戴好出來站著了。

白小六出來的時候還很懵懂:“乾啥啊哥,不是睡覺嗎?為啥要罰站呢?”

哥幾個:……

誰知道呢?

反正五郎都站了,他們難道還能比五郎還能?

都站著!

白小六委屈巴巴的也跟著站著。

五郎想笑,忍住了!

他覺得清晨可能還有彆的想法,為了避免一會挨家去敲門,還是都過來清醒清醒腦子比較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空間:首輔嬌妻她又美又作更新,第35章 親兄弟,一起站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