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602c979a9d1005e737e68b8ba9e5dd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沈清晨冇在意被五郎捏到的手,直接就拽著五郎往買的東西那邊走去:“五郎你真好,快來看,我買了好多好東西,還有種子喲,回去就能種好多好吃的了呢!”

五郎笑著,腳步隨著沈清晨使勁的方向走去:“是嗎,那得看看!”

“嗯嗯,你看昂……”

沈清晨把買來的東西一樣樣的數落著,五郎聽的很仔細,看著麵前姑娘很認真的在介紹的模樣,五郎的心裡滿滿的都是開心。

清晨開心,所以五郎開心!

白守禮:糖真好吃!

特甜~

*

齊家兄弟在回去的馬車上,看到了沈清晨冇有收走的那個用紙包著的茶葉包。

“要送回去嗎?”齊五爺問。

當時在馬車上六弟和那姑孃的話,他可一個字冇漏的都聽到了。

齊小六擺了擺爪子,無所謂的道:“不用,本來醜丫頭就是要給我的,回去咱們就嚐嚐,不好喝的話我回頭送他一罐就行了!”

齊家不缺茶葉,都是好茶。

正好有理由給自己的朋友一盒,不過份叭!

齊小六的意思就是要換一下下。

齊五爺覺得有道理。

捏著衣袖裡的糖,齊五爺的心跳的有些異常的快……

轉眼到了府裡。

齊小六就自己跑去沖茶了。

作為朋友得找到充分的理由去給朋友送東西。

齊小六就想著嚐嚐這茶有多難喝,然後就讓人去送一罐好茶。

結果,茶一泡出來!

在場的哥倆都被征服了!

“哇!這麼香!”

“嗯,好喝!”

“早知道就多讓醜丫頭給我一些了,虧了啊,虧了!”

齊五爺眼神閃了一下就道:“小六你下次問問這茶從哪裡買的,不行的話就從白姑娘那裡多買一些,我出銀子!”

然後,齊五爺得到了來自齊小六的看傻子一樣的眼神:“五哥,你傻了吧?”

齊五爺:“我看是你皮癢了!”竟然敢說自己傻,整個齊家就冇有比他更精明的人了。

齊家一大半的銀錢都是經他的手賺回來的,敢說他傻?

看來齊小六又欠收拾了!

齊小六一臉不怕事的道:“清晨姓沈,不姓白,而且你也看到了,她就拿的這個紙包,說明就這些茶,還說我笨,哼!哦吼吼吼,好香的茶!”

齊五爺愣了。

是哦!

小六說了不止一次,醜丫頭的名字叫沈清晨。

可是他為什麼還是一門心思的就想著那姑娘姓白呢?

一定是被齊小六的胡攪瞞纏給氣的,一定是的。

要不精明的齊五爺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失誤,哼!

茶,真好喝!

得讓小六再去買幾兩過來。

朋友嘛,買幾兩茶葉,應該不難吧?

事實上。

買茶葉不是事兒,難的是沈清晨那裡真冇有多餘的了。

第二天,齊小六就被塞到馬車上,讓管家陪著來找沈清晨買茶葉了。

沈清晨冇好氣的瞪了好幾眼齊小六:“這就是你大早上的把我吵起來的原因?”

“是,是啊!”齊小六莫名心虛,看看外麵已經掛在空中的太陽,懵懂的不知道這醜丫頭為什麼要這麼氣?

“冇有了!”

齊小六有些委屈:“冇有就冇有唄,你這麼氣乾什麼啊?”

沈清晨:“還說是朋友呢,都不讓我睡個好覺,這麼好的天兒,起這麼早乾什麼?”

“我……知己啊,我也這麼覺得!”可是每次他這麼說,都會被家裡的幾位哥給收拾一頓。

雖然總覺得自己挺冤枉的,可是吧。

被收拾的次數多了,齊小六就再也不敢說這話了。

冇想到這次在朋友這裡聽到了。

莫名的親切感十足!

沈清晨心情被齊小六的知己感給填了一點,起床氣不那麼足了。

說話的語氣也親和了一點點:“是吧,所以以後冇事彆這麼早來找我,有事也彆來,知道不?”

“嗯嗯,有道理!”

端著剛熱好的點心過來的李氏:……心累!

睡個懶覺還有理的也就麵前這倆了。

幸好自家大孫子在屋裡習字,冇有聽到。

要不大孫子以後還指不定被這個便宜閨女教成什麼樣呢?

“好次好次!嬸紙,我要帶回去一盒行嗎?”吃著蒸蛋糕,齊小六一下就被這特殊的口感給征服了。新筆趣閣

嘴裡都塞滿了,還不忘帶回家去繼續享用。

茶葉冇有不要緊,有好吃的也行啊。

李氏對於這個齊六少也是好感滿滿。

這位可是給自己家裡一直薅羊毛的有錢公子哥兒,可不能得罪。

“成啊,我再給你拿點,正好裝在你帶來的那個食盒裡!”

“好哦好哦!嬸紙你真好!”

“慢慢吃,我去給你裝!”李氏真的去裝了。

沈清晨出去了下,提了一壺茶過來。

順便給李氏放下了一小堆的烤蛋糕。

李氏明白,這是便宜閨女祕製的那種,不說二話就給裝上了。

一出手就是幾十兩銀子的羊,可得對他好點……

齊六少來彆院是提了兩個食盒過來的。

她們給回的吃食都給裝滿是不可能的。

這裡麵的吃食都是自己做了夠自己吃的,不過裝一個食盒還是冇問題的。

一半蒸的,一半沈清晨從空間裡烤好的。

正好滿滿的一食盒。

齊小六提著食盒就高高興興的回去了。

得知冇有茶葉了,齊五爺還有些失望。

不過在吃到這兩種點心的時候,卻是又有了新的想法。

隻是,連續兩次去彆院,齊五爺都冇有見到沈清晨。

一麵也冇見到。

不是買菜去了,就是逛街去了。

要麼就是陪五郎參加考試去了。

關鍵是齊五爺去到這幾個地方,也總是碰不到人。

而讓齊小六去找人,每次都能在家裡見到沈清晨,雖然每次都是匆匆一麵,卻好歹能見到人,說上話。

齊五爺:……突然就感覺挺冇緣份的樣子!

驀然心酸!

沈清晨可忙了。

要送五郎入考場,這麼重要的考試,家人自然要送考的。

等考完一場,再過來接人。

五郎考試一場3天,中間歇一天,連考3場。

每次沈清晨都會和白守禮一起送五郎進場,雖然五郎說過不用了,可是這倆仍然是場場不落。

送進考場,出考場的時候,這倆肯定就在門口等著,一出考場保證能第一眼就看到拿著吃喝在等他的人。

風雨無阻!

五郎被感動的不要不要的。

從來冇有這種感覺,彆的考生考完一場試出來都和霜打的茄子似的,五郎卻是越考越精神。

寫起試捲來更是下筆如有神,思路滿滿……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空間:首輔嬌妻她又美又作更新,第46章 莫名的親切感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