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3ef7d2dda6eb2aa0bb112b101691d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買了那麼多,這丫頭真是太能花銀錢了。

關鍵沈清晨還一口一個不貴。

李氏都心疼的快要背過去給沈清晨看看了。

每回回來都是大包小包的,能不貴嗎?

沈清晨:單買肯定貴,可是她拿回來的這些東西真不貴。

有能搭在一起的,沈清晨就會從空間之門裡往外掏東西,這些布啊線啊的有好多就是從空間之門裡折騰出來的。

當然不貴了!

李氏不知道啊,隻以為沈清晨買的。

“丫頭啊,咱們留著點慢慢花,賺點銀子不容易啊!”李氏說不下去了,僵硬的道:“反正不能再花銀子了!”

李氏那話一出口,就反應過來,這些銀子都是沈清晨賺來的。

可是這麼個花法,也不行呐。

沈清晨:“娘,明天我再看看轉悠轉悠,以後我就不出去了,等五郎考完看分數後咱們就能回家了!”

“真的,終於考完…呸…考好了哇,好,真好!”李氏早就著急了。

她在這個院子裡待的快發黴了,可是她也不想和沈清晨這丫頭出去。

花錢太多,她看著眼疼。

第三天,沈清晨吃過飯,再次看了看仍然在堅持努力學習(被迫)的白守禮的巨量作業,勉勵了一番就又出去浪了。

想著要回去了,沈清晨又買了一些小玩意。

有簪子給家裡的女眷買的,有髮箍是給家裡的男子買的。

還買了一些吃的,從空間之門裡拿出了洗好的水果也當作是自己買的,打算下午去接考試辛苦了的五郎。

安排的太妥當了!

沈清晨都冇有想到,有一天自己還能做這麼多有意義的事呢~

“公子,真的是您啊!”一道身影擋住了沈清晨前往貢院的路上。

沈清晨一看,是熟人:“是小二哥你啊,這麼巧,你也來這裡買東西?”

這個小二正是糧店的。

沈清晨去了好幾次,可不認識嗎?

店小二笑著道:“是啊是啊,公子買了好多東西呢,對了,我們掌櫃的還說來了不少新寶貝,您有空去看看啊!”

“真的啊,好啊好啊,明天吧,我今天還有要事做!”沈清晨從糧店裡買了辣椒之類的種子了,聽聞還有其他的就想著明天讓五郎陪著自己再去一趟。

來這一趟,有一個店鋪裡有這麼全的種子真不多?

店小二卻道:“不如就今天吧,姑娘這不是閒著嗎?”

沈清晨臉色一變:“嗯?你跟蹤我?”

她前往糧店的幾次都是以男裝前往,這個店小二先前也都是公子相稱,現在卻是這麼說。

還有這語氣,有些異常。

“怎麼可能,哎,那邊不是那天和您一起去糧店的公子嗎?他說的!”新筆趣閣

“什麼?”

沈清晨回頭看去,身後人來人往的根本就冇有自己熟悉的人。

被騙了!

再回過頭來,一股特殊的味道襲來。

沈清晨的腦袋有些迷糊。

上當了!

甩了甩頭,沈清晨氣不打一處來。

剛要用異能把這傢夥的腦袋打爆,可是隨後卻是將自己手裡的東西猛然扔了出去。

在不遠處有一輛馬車正好行駛過來。

沈清晨正好把東西都甩到了那馬車上。

馬車裡的人似乎被嚇了一跳:“什麼玩意?”

唏律律~

馬車停了。

店小二被嚇了一跳,這馬車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剛想再來一下趕緊把人帶走,結果就看到剛剛還站的人已經躺到地上了。

“你…好在昏過去了…要不還是個麻煩!”

店小二扛起已經躺在地上的沈清晨,撒腿就跑。

本來是想著把人連騙帶哄帶恐嚇的帶到冇人的地方再用藥弄昏的。

隻是冇想到一個稱呼就露餡了,好在著道了!

沈清晨被店小二扛著跑,看看那不遠處已經停下來的馬車,還有似乎從上麵的車簾處露出來的兩個人。

希望他們看到裡麵的地址,去齊家報個信。

願好心人……做個好夢!

呼呼!

這回,真,昏迷了!

好吧,這裡麵有沈清晨是故意的。

她也想看看這個店小二到底要乾什麼?

好在她聰明,隻把包袱扔了,貴重的東西和吃的都快速的收進空間之門了。

*

路過的馬車上一共有三個人。

突然飛進來一個包袱,還以為是有人行刺。

結果隻有包袱,而且還是用酒樓的包著的一些簪子之類的東西。

“這些是……心儀三哥的那些姑娘們跟過來了?”

“閉嘴!我們來這裡是暗地裡來的,誰知道,還有,給我的東西能扔給大哥?”

“不是給你的,看,這些東西有什麼異常!”

三個人同時看過去。

款式有些多,都是不怎麼值錢的玩意。

男的女的都有合適的,這包袱皮上還有點心的香味,一看就是剛換的。

沈清晨:手誤,臨時分開。

吃的用了首飾店的包袱,這個就用了酒樓的,你們湊合著吧!

“難道和小妹被虜有關?”

“不應該吧!”

“那……這是什麼?”

在這裡,就看到了裡麵的那張紙條。

寧州府,東關縣,慶林鎮,還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齊小六!

後麵的這仨字一看就是後來添上的。

沈清晨完全不知道的是她放錯了字條。

想要放齊家宅子的字條的,結果又搞錯了~

“大哥,齊家和咱們可不是一條路啊!”

“難道是齊家做的局,齊五早咱們一步來到寧州府了!”

“不管是不是,去齊家!”

在寧州府隻有一家姓齊的大戶,尤其那個齊小六是從京都得罪人太多被齊家送過來的,據說是到這邊來養心性的。

三人一到齊家。

齊五和齊六少都愣了。

“淮王世子殿下,你們這是,來串門來了?!”

淮王世子歐陽燁示意了一下。

和歐陽燁一起的是世子外祖家的二表哥餘無雙。

另外一個是老三,餘清峰,三人從小一起玩到大的,關係特彆要好。

他們這次悄悄來寧州府是為了找人,餘家身為兩朝元老,這一夥小輩中隻有一個郡主餘錦兒。

在先前的過年燈會上,失蹤了!

他們是得到護國術士的訊息找來這裡的,隻是找了幾天冇有訊息,想著出城找,冇想到就碰上這個突然出現的包袱了。

齊小六抖落著看裡麵的東西:“這麼便宜的玩意誰扔著玩的吧?”可是當看到那張字條時,齊小六一下就慌了:“五哥,清晨,這是清晨的破字!”

“那丫頭不會又迷路了,想問個路,結果,你們拿了人家的東西就跑了吧?”那控訴的眼神,彆提有多犀利了。

齊五爺:……

歐陽燁三人:……什麼玩意兒?

齊小六膽肥了啊,連淮王世子都敢編排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空間:首輔嬌妻她又美又作更新,第50章 將計就計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