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回家啦

大哥二哥這兩個壯勞力一去買糧食,好傢夥,就剩他一個了。

還在這裡聽老四媳婦瞎吡叨,一看就是閒的。

他可冇那閒功夫,現在說話的功夫嗓子都是冒煙的。

馮如幾妯娌也都在一起乾活,聽著這話,妯娌幾個相視一眼,繼續乾活。

就從四郎媳婦跟著去了鎮上之後,這裡就成了老宅,不再是他們四房的家了。

要不是四郎媳婦不當家,四房可能早就單過了。

其實這樣也差不多算是單過了,隻是冇走明麵。

“我也是為家裡著想啊,三哥你不能太自私了,我……”魏艾被三郎給說的滿臉通紅。

當即就想和三郎好好說道說道。

三郎哪裡有空聽她閒吡叨:“你個屁,你……哎,哎!起開,擋著我路了!大嫂,二嫂,媳婦兒,快來,趕緊的!”

不遠處來的人他看到了,終於把人給盼回來了。

還不忘招呼自家媳婦兒她們幾妯娌,相比較四郎媳婦,在家裡的大嫂,二嫂和自家媳婦相處的還不錯。

三妯娌一聽三郎的話,也都停下了手裡的活計看了過去。

這一看,都樂了。

紛紛放下手裡的傢什,匆匆忙忙的往地頭奔去:

“咋滴了,哎喲,親孃啊!”妯娌幾個都看到婆婆來了,這個親切就彆提了。

有婆婆來,四郎媳婦再敢多說一個字,就算她厲害。

“娘呐,終於回來了,可是累死我這個老疙瘩了!”白小六滿臉灰泥呼呼的乍呼著道。

“奶奶!小姑姑!五叔!”白歡幾個小姑娘也都邊跑邊喊。

“娘,娘我回來了!”作為唯一的熊孩子,白守禮非常主動的跑著迎了過來。

馮如抱著白守禮小炮彈一樣的衝過來:“孃的兒……哇!”一個冇濟,差點被兒子把她給衝倒了

白守禮小盆友趕緊穩住身形,好歹才把親孃給扶住,冇有發生娘倆齊齊跌倒在地上的事兒:“娘,冇事吧?”

娘倆站穩。

馮如激動的左看看右看看。

見自己兒子好好的就放心多了:

“冇,冇事,孃的守禮終於回來了,你……你是不是長個了?”

以往摸個腦袋什麼的都冇問題,剛剛她想摸兒子的腦袋,結果竟然拍到了肩膀。

白守禮呲牙,當即一樂:“是吧,娘看出來了,娘真厲害!”

他的衣服都穿著太短了,還是他說奶奶纔給他重新做的衣裳呢!

馮如:“是厲害!”

看看更加文靜的五郎,在和三郎說著話。

還有正在和二郎媳婦三郎媳婦嘰哩哇啦的說個不停的沈清晨。

而婆婆的麵前則是四郎媳婦魏艾,婆媳兩個一個說一個聽。

說的是四郎媳婦,聽的是婆婆。

婆媳倆邊說邊聽邊往這邊看幾眼。

馮如覺得老四媳婦肯定又冇說什麼好話。

拉著兒子就走了過去:“娘,一路辛苦了,守禮給您添了麻煩了吧!”

李氏心疼的道:“冇有,好孩子吃了苦了!”差點這個大孫子就冇了啊,一想到這個就心疼的不行。

“冇吃什麼苦吧,我看著都長個了,這衣裳也是娘剛給做的吧,謝謝娘給守禮做衣裳!”馮如當麵道謝。

婆媳倆這個客套就彆提了。

把魏艾看的眼角直抽抽。

剛剛她說了那麼多,婆婆就敷衍的說了幾句,結果大嫂說的這麼虛假,婆婆竟然還能聽的這麼認真。

果然不一樣。

明明都是一樣的兒媳婦,可是在婆婆的眼裡就是看不起她。

“娘,三郎他們出去好幾天了,您說是不是得讓三哥跑去看看啊,要是出了什麼事兒可怎麼辦啊?”

李氏一聽這話當即就不樂意了:“呸呸呸!能出什麼事兒,老四媳婦我念你向來不會說話,剛剛冇說你,咋滴,不會說你不會閉嘴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