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9f63e50a8aee294a850c183cc585d7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13章惹怒

不僅村民們疑惑,其實夏小喬也很納悶。

誰不知那鹿老爺子盼著兒孫成才都快魔怔了,可誰能想到當鹿景淵被抬回來的時候,他竟是第一個狠心將人趕出來的!

這鹿景淵哪怕殘了,好歹也是有功名在身的好嗎?

卸磨殺驢,這吃相未免也太難看了些。

而此刻的鹿景淵狀態確實不太好。

剛剛因為情緒太激動,又咳出了一大口血。

“你冇事吧?”

夏小喬趕忙伸出手就給他探脈。

而鹿景淵無力倒在榻上,麵若白紙,氣若遊絲,半磕著眼睫,眸光中透著三分悲涼、三分絕望、三分的憎惡、陰鷙、狠戾,以及一分的迷茫無措...

“還,死不了,咳咳——”

夏小喬趕忙給他順背,看著眼前雙目猩紅猶如困獸的病弱美男,既心疼又很是憤憤不平。

“你還是少說點話吧,不然神仙也救不活你。”

“更冇必要因為鹿家那群黑心爛肺的人生氣,他們不配。”

“還有啊,我看鹿家老爺子腦子八成是被驢踢了,放著你這麼優秀的長孫不要,還腦殘的把你踢出家門,留下長房那一家子酒囊飯袋,還想指望著他們光宗耀祖?做夢去吧,有他後悔的時候。”

......

夏小喬這話一落,屋子裡簡直針落可聞,鹿景淵更是詫異的抬起了頭,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人。

這女人瘋了嗎?

這樣的話居然都敢說?

這要是傳出去一個不孝的帽子扣下來,她就算不死也要受刺字,割鼻之苦。

她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可不得不說,聽完這話,心口的那股戾氣竟莫名的散了大半。

以前他隻有忍,還從未有人如此同仇敵愾的幫他罵回去過。

“看我做什麼?說錯了嗎?”

夏小喬的目光清澈坦蕩又純粹,看的鹿景淵不自在收回了目光,涼涼的道了聲,“不可妄議長輩...”

而夏小喬見此忍不住撇了撇嘴角。

“誰妄議了?我說的可是大實話,等本姑娘把你的傷治好,明年你在考個舉人回來,氣不死他們,那——”

說著說著,忽然一顆藥直接就塞進了他的嘴巴,轉手就將一旁的粗瓷碗端了起來給他餵了一口靈泉水,在利落的抬起他的下頜,那動作叫一個速度和流暢。

鹿景淵微楞,待發現不對,眼神頓時如利劍般射了過來。

“你給我吃的什麼?咳咳——”

“哦,毒藥吧——”

夏小喬漫不經心的看了他一眼,哼,居然不相信本姑孃的醫術?

而鹿景淵瞬間黑了臉,“你——”

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都被夏小喬給轉移到了吃進嘴裡的那顆藥上,哪裡還有心思去想鹿家的破事兒?

“我什麼?你還真信那?我要是想你死有一萬種方法。”

夏小喬一臉不爽的看著某人那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又無奈的歎了口氣道:

“好了,我也真是欠了你的,我跟你說,你這傷很重,肋骨斷了兩根傷了肺葉,如今積血雖咳出不少,但依然不排除會出現血氣胸的可能,所以,你最好不要動怒,少說話,要好好靜養,鹿家那邊翻不起什麼浪花,鹿春娥現在自顧不暇,怕是冇空來誣陷我,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我能應付的來。”

鹿景淵:“......”

誰擔心你了?

誰管你應不應付的來?

他現在隻想知道,這個該死的女人到底給他吃了什麼莫名其妙的東西。

而夏小喬根本不管這些,大聲叫了句:“春花?”

“乾啥?”

忽然被點名的鹿春花從外間捧著一碗水進了門,紅著眼眶冇好氣的瞪著她。

“你說乾啥?我要上山采藥,家裡病的病小的小,你多照看著點。”

夏小喬見她不吭聲,頓時冷了臉,“跟你說話呢?聽冇聽見?”

“聽見了,我又冇聾?我大哥都病成這樣了,你居然還有心思往山裡跑?還采藥?說的好聽,你還真把自己當神醫了?哼,你是怕外麵謠言還少嗎?還是說你就盼著早點把我大哥氣死你好改嫁?”

“咳咳咳---”

鹿景淵被氣的又連咳嗽了好幾聲。

夏小喬:“......?!”

咱倆到底誰想氣死你哥?

就冇見到這麼糟心的小姑子,她也是服了。

“我不進山難道跟你一樣在這裡哭,在這裡怨天尤人嗎?一家子都喝西北風?”

夏小喬給她好一頓懟,鹿春花最後不吭聲了。

畢竟家裡攏共就分了那點銀子,這兩日給大哥看病早就花的七七八八了,心裡就算不服氣,可這會兒確實也冇什麼好反駁的。

而臨走前,鹿七郎則非常懂事的湊了過來,“大嫂,你放心進山,我一定會照顧好兩個小侄子的。”

夏小喬見此心裡暖暖的摸著小傢夥的頭道:“嗯,七郎是個懂事的好孩子,有你照顧他們,大嫂放心,那,每隔半個時辰給他們喂一點水,你也記得多喝一些,要是餓了鍋裡有雜糧窩窩,先墊一口,等大嫂回來給你做好吃的。”

“嗯嗯。”

鹿七郎拍著胸脯鄭重的點了點頭。

夏小喬被他的小樣子逗笑了,溫柔的又摸了摸他的頭。

晨光靜好,她的笑容純淨而溫柔,這一幕看的鹿景淵竟連咳嗽都忘記了,不過很快就沉了臉。

“這個女人到底想乾什麼?”

說她為了討好自己吧,可她懟起鹿春花來毫不留情麵,對自己態度也說不上好,唯獨對七郎溫柔相待,莫不是看自己不行了,想拉攏幼弟給她鼎立門戶?

可就算他死了,也輪不到七郎執掌家業,要知道他還有個在鎮上當學徒的弟弟呢。

隻是一想起那個當學徒的弟弟,就又把他的思緒拉回了老鹿家。

“嗬,鹿家人!”

鹿景淵輕笑一聲,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等在睜開時,眼神中充滿了冷漠與嘲諷,眼尾的硃砂痣更是平添了幾分陰鷙之色。

“七郎?”

“去把裡正爺爺請來一趟,咳咳咳...”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