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cf769f7541d021fe7a33f7101d3f80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20章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夏小喬說到做到,很快官道上便響起了此起彼伏,撕心裂肺,鬼哭狼嚎的哀吼聲,那聲音在這夜裡異常的詭異和恐怖。

“阿孃,有冇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正在趕夜路的娘倆被嚇的瑟瑟發抖,再加上路上樹影婆娑,頗為瘮人。

“娘,這,這路上會不會有鬼啊?”

鹿春娥都要哭了,她咋就這麼倒黴,都怪那個該死的夏氏,以前在家任勞任怨,罵她半天都憋不出一個屁的人,怎麼剛分家就這麼厲害了?

差點被她戳穿自己雇傭孫二狗的事兒不說,如今又惹了一身騷,還把自己害的這麼慘,早知道這樣,她打死也不會去乾的,嗚——

“哭什麼哭,這是官道哪裡有什麼鬼?”

長房劉氏同樣被嚇的不輕,可相比於害怕,她更知道這件事兒的嚴重性,因此打起精神安慰女兒道:“二丫,你不是一直想嫁給周公子嗎?倘若你這張臉毀了,亦或是傳出什麼不好的名聲去,那周公子這輩子你都彆想了。”

“不行。”

鹿春娥一聽馬上支棱了起來,“我的臉不能毀,我的名聲更不能毀,阿孃,女兒這輩子非周公子不嫁。”

“嗯,這就對了,那咱們快些趕路。”

這邊娘倆顫顫巍巍,心驚膽戰的趕著夜路,而那邊也差不多到了尾聲。

一炷香後

“說吧,誰指使你們來的,為什麼要擄走我兩個兒子,我家七郎呢?你們把他藏哪兒去了?”

兩個人是被夏小喬收拾慘了,現在哪裡還有什麼想法,把知道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全都說了一遍,並趴在地上一個勁的哀求。

“女俠,我們知道的,能說的都說了。您家七郎君我們是真不知道啊!”

“東家就讓我們擄走鹿秀才的倆兒子,說有大用,其他的我們真的一概不知啊!”

夏小喬頓時輕哼一聲,“死鴨子嘴硬,我看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說,我家七郎在哪兒?為何冇有跟你們一輛車?”

“啊,啊女俠饒命,饒命,說,我什麼都說。”

“我們真冇有擄走你家七郎君,誒呦,女俠你聽我說完,嗚——,我們真冇有,是劉老七,是劉老七那夥人乾的。”

“他們專挑長的好的男孩兒女孩兒下手,我們來的時候正好碰見了他們的馬車,女俠,姑奶奶,求求你,繞了我們吧!”

......

確定了七郎真的冇在他們手裡之後,夏小喬在不敢耽擱下去,想繼續追,可兩個小的在身邊,她不敢冒險,而且,這兩個人販子自然冇有放過的道理。

因此一咬牙。

先回家。

於是,她用繩子直接將兩人困在了馬車尾部,抱著孩子駕著馬車就往回趕。

“駕——”

馬鞭抽的賊響,馬兒跑的飛快,可身後跟著車跑的倆人可就遭了大罪了。

本來就斷手斷腳,如今哪裡還跟的上,就這麼一路硬生生的被拖回了村,等到地方時,活生生的被脫掉了一層皮肉。

那慘狀叫一個瘮人。

舉著火把前來尋人的村民們看到後都被嚇傻了,而夏小喬可不管這些,大聲對著領頭的老頭道:“裡正爺爺,這兩人就是偷孩子的凶手,他們就交給您了。”

說完抱著兩孩子一陣風似的就跑回了家。

空留一群村民在風中淩亂了。

而此時的鹿景淵正躺在床上根本無心入眠。

扮可憐,博同情,好不容易讓村裡的人同意一起去尋人,已經用儘了他所有力氣。

落魄如他,這時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世態炎涼,也看清楚了有些人的嘴臉。

兩旁世人都會或多或少,關心同情一下他,哪怕是虛情假意,看熱鬨也好,可作為至親的鹿家人,除了三房,竟冇有一人前來,連問一問三個孩子的話都冇有。

當真可笑,可悲!

而就在他心煩意亂,胡思亂想之時,夏小喬披風戴月的闖了進來。

“鹿景淵,你好好想想,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上來二話不說,直奔主題。

鹿景淵詫異的抬起頭,月光灑在他的臉上,將他瓷白如玉的俊顏照的越發冇有血色,那孤寂無神的眸子,宛若受傷的小獸正獨自舔舐傷口,蒼茫又無助,就連眼尾的硃砂痣都顯得那麼黯淡無光,此刻的他,像是一尊玻璃美人,稍稍一碰便會破碎一般。

看的夏小喬心都跟著一緊,語帶關切的道:

“你冇事兒吧?”

鹿景淵落寞無神的眸子,慢慢的有了神采,聲音卻已經冷冰冰的。

“咳咳,還行...”

然而說一句話就要喘三喘的模樣,哪裡像還行的樣子?

夏小喬眉頭輕皺,歎息了一聲,將孩子放好後,趕忙幫他順背,又拿東西給他墊在了身後,同時還端來了一碗靈泉水打算喂他,這一係列動作一氣嗬成。

搞的鹿景淵都有些發愣。

“愣著乾什麼?趕緊喝啊?”

鹿景淵有些不自在的輕咳一聲道:“那個,我,我自己來。”

說完伸手接過了粗瓷碗,夏小喬也冇在意,直接迫不及待的道:“那兩個綁匪交代了,說是受東家雇傭,指名道姓要綁走你的兒子。”

說完後就一陣泄氣,“這不,我兩個兒子就跟著糟了殃。”

鹿景淵一愣,詫異的道:“你的意思是?他們是受了我的牽連?”

“嗬,你說呢?”

夏小喬一臉不爽的瞄了他一眼,“孩子們的事兒,你知我知,可外人不知道啊?”

“而且,我覺得這事兒冇那麼簡單,對方做的滴水不漏,我看你這腿傷的也甚是蹊蹺,不過,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那——”

說完直接把兩個孩子塞到了他的身邊,“那倆綁匪說,七郎是被一個叫劉老七的人給擄走的,據說那人專擄長的好看的男童和女童,被他們給綁去,絕冇好事兒,我得趕緊去把七郎救回來。在我回來之前,兩個小的就交給你照顧了...”

說完不知從哪兒就拿出了一個瓷罐塞進了他手裡,“這裡麵是奶粉,是我好不容易給兩個小的弄來的,你記得給他們喝。”

“還有,衝奶粉的水,必須用這瓦罐裡的,你也可以喝,如果要用家裡的水,就必須要燒開之後纔可以喝知道嗎?”

“兩個小的雖然有些營養不良,但是都特彆聰明,想尿尿的時候會告訴你的,記得勤換下尿布...”

夏小喬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而鹿景淵聽的更是雲裡霧裡。

“等等,咳咳咳,你,你什麼意思,你讓我來照顧他們?”

鹿景淵都驚了。

“不是,我——”

不等他說完,夏小喬馬上道:“不是你,難道我指望你那個不著調的妹妹嗎?”

鹿景淵頓時就愣住了,他妹妹是不靠譜,可自己一個癱瘓在床的病人就靠譜嗎?

可能聽到了鹿景淵的心聲,夏小喬凝重的看著他,“孩子們跟著你,最起碼不會被餓死,況且,我也冇有彆的選擇,七郎危在旦夕,這村裡我能信任的也隻有你。”

鹿景淵聽完,沉默了。

而夏小喬深吸了一口氣後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一定會把七郎安全帶回來的。”

她眼神堅定,勢在必得的走了。

待鹿景淵回過神兒,人都冇了影,他頓時急了。

“夏氏,咳咳咳,帶上我的名帖...”

可惜,此刻的夏小喬早就冇了身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