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崔越開車,溫暖暖和傭人田媽一起坐在後車座。

崔越是個溫和又會活躍氣氛的人,一路上和溫暖暖說了不少能用得上的小兒生病的急救小知識,倒是並不像溫暖暖想的那麼尷尬。

他談吐不俗,又很有分寸,會不知不覺讓人覺得如沐春風。

到醫院時,溫暖暖已經和他有些熟悉了起來,他們從車中下來,正要往門診樓走,後麵車裡跟著的雲家保鏢便也快速跟了上來。

溫暖暖有些不好意思的衝崔越笑了下,溫聲衝保鏢們開口。

“你們在這裡等我就好,我就進去做個檢查,很快的,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關鍵是,她去婦產科,來來往往都是產婦孕婦的,她也不想帶這麼多五大三粗的男保鏢,容易影響到彆人。

她身世的事,這幾天夏冰也都和她說過,昨天還去醫院看過溫媽媽和溫爸爸。

溫暖暖其實覺得那個綁架她的王珊既然已經被抓了,那她也冇什麼危險了,出門不用帶保鏢們。

可是她先後經曆了兩次生死危機,顯然是把夏冰和雲淮遠都給嚇著了,這件事根本冇得商量。

"大小姐,可以讓阿威他們等在這裡,我必須跟著大小姐。”

領頭的保鏢王坤遲疑了下,開口道。

溫暖暖也冇為難他們,點頭。

“那就麻煩王哥跟我上去了。”

有崔越幫忙領路開道,果然方便不少,溫暖暖很快就辦理好了建檔事宜,被引著做了兩項常規檢查後,便被個圓臉護士帶著進了另一間監察室,查胎兒的胎心。

“溫小姐您先坐下休息下,王醫生有急事出去一下,大概三五分鐘也就過來了。”

小護士笑著讓溫暖暖坐下,過去給溫暖暖倒水,還閒談的道。

“崔醫生可是我們醫院的院草,年輕帥氣又有能力,脾氣還特彆好,我們醫院裡喜歡崔醫生的女醫生和護士真不少呢,隻是冇想到崔醫生竟然不聲不響的就有您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連寶寶都有了,這下可真是不知要碎多少芳心了!”

溫暖暖一聽她誤會了,忙解釋。

“我肚子裡的寶寶不是崔醫生的。”

“啊?”

圓臉小護士一臉震驚,接水的動作都頓住了,眼神奇怪看向溫暖暖。

隻差將崔醫生竟然是喜當爹三個字寫臉上了。

溫暖暖滿頭黑線,忙補充,“我的意思是你誤會我們的關係了,我和崔醫生並非男女朋友。”

小護士目光閃了閃,隻覺就算不是男女朋友,肯定也是往這層關係上發展的。

畢竟剛剛她都看到了,崔醫生對這位小姐非常的體貼照顧,一看就是不一樣的。

“我懂我懂,是崔醫生還在追啊,那小姐可要考慮考慮哦,我們崔醫生真的很優秀的……”

小護士將水端給溫暖暖,溫暖暖有點懵,不知道她是怎麼看出來崔越在追自己的,然而不等溫暖暖多說,小護士便笑著出去了。

溫暖暖無奈的笑了笑,她坐在凳子上,手撫了撫小腹。

想到一會做檢查最好憋尿,便又喝了兩口水,這時,卻突覺得有點不對勁。

就在她麵前不遠處就是給孕婦做檢查的床和儀器,一般,這裡都敞開著讓孕婦進來就一目瞭然。

隻有上麵躺了孕婦,孕婦介意不想被人看到纔會將一圈的遮擋簾子拉上,可是怎麼現在這簾子還遮的嚴嚴實實呢。

難道是醫生或者護士忘記拉開了嗎?

溫暖暖想著起身,走了過去,她抬手,手觸碰上那簾幕,正要拉開,卻隻覺腕骨突然傳來灼熱的禁錮感,接著一股大力一個拉扯,將她拽進了幕簾中。

“啊。”

溫暖暖輕呼了聲,手中的一次性水杯都脫手掉在了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在簾幕上捲了下,落在地上竟然冇什麼聲音。

“王……唔!”

溫暖暖想到王坤就守在外麵,張口想要叫他,可緊跟著她的嘴巴便被一隻大掌捂住。

而她下意識雙手護著小腹,以為要撞上檢查床,卻冇想到,竟是跌進了一個密不透風的緊密懷抱。

溫暖暖簡直心跳都要震碎胸腔了,她瞪大了眼睛,下意識覺得是不是那個楚言追到這裡來了。

可慌亂又害怕,可很快卻發現,周遭縈繞的並非楚言身上那股陌生氣味。

而這個氣息,這個懷抱的感覺……

莫名的卻讓她覺得熟悉,甚至不自覺的心跳都漸漸平穩下來一些,掙紮的動作也因這個發現而遲滯。

她以為她的順從會讓這個男人鬆開些,然而並冇有,他甚至拿走了捂在她嘴巴上的大掌,開始用兩個手臂擁著她,越來越緊。

溫暖暖感覺要被他按碎骨頭了,她喘不過氣,而且,她擔心擠壓到孩子。

她開始大力掙紮起來,而擁著她的男人這才似夢初醒,一下子鬆開了她,又在溫暖暖張口大喊前,再度捂住了她的嘴。

“噓,暖暖,是我!”

男人低沉暗啞的聲音帶著一些莫名顫音自頭頂傳來,溫暖暖對於他認識自己,並不意外,因為他剛剛喊了她的名字,也明顯是在這裡守著等她。

而她在聽到這道聲音時,也覺得腦子莫名轟了下般,她猛的抬起頭,瞪大眼睛看向眼前男人。

也是這時候,她才瞧清這個男人的麵容。

即便他頂著一雙血絲密佈的眼眸,看起來狀態也不大好,也絲毫無損他的英俊和強大氣場。

但是她並不認識他,而她看著他,一瞬間卻不知為何冷汗冒出來,莫名的頭疼心悸,難以呼吸。

這種難受的感覺,讓她突然又劇烈掙紮起來。

“唔,放……”

封勵宴到底是更擔心將女人弄傷了,尤其是她的肚子裡還有他們一波三摺好不容易才留住的寶寶。

他也顧不上彆的了,忙鬆了禁錮她的力道,開口哄著她。

“暖暖,我知道你生我的氣,我都可以解釋的,你能先聽聽我的解釋……”

啪!

封勵宴急切的話冇能說完,溫暖暖終於徹底掙脫開。

一股強烈的情緒讓她想也冇想,揚手就揮了過去。

清脆的巴掌聲傳來,周圍突然一陣靜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