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驚馬闖夜市

日頭偏西,避暑山莊的大門緊閉,奴才們在山莊內各司其職。

申時兩刻剛過,康熙領著佟九兒和阿豐阿坐著馬車從角門離開,李德全親自領著禦前侍衛站在角門候著,隨時準備迎接康熙。

“承德這邊來一個烤肉店鋪,聽隆科多說味道極好,這麼熱的天氣,那邊還有冷麪。”康熙看向九兒說道,“禦廚嘗試幾次,都冇能做到你喜歡的口味。”

九兒嘿嘿一笑:“是關外的人開設的嗎?”

“應該是那邊人,聽說是老八旗的奴纔開設的,味道不錯,烤肉、冷麪和一些小財,偶爾吃一些換個口味。”康熙和九兒說道。

阿豐阿正趴在小桌子上麵玩著積木,聽父母提起今天又吃好吃的,雙眸亮晶晶的。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商業街再次熱鬨起來,佟九兒隨著康熙下車,發現商業街夜市比白天更為熱鬨。

“圖裡琛提了,承德住的更多是官宦人家,百姓們絕大多數搬到近郊居住,每日早晚進城來做生意。”康熙介紹道。

佟九兒一身粉藍色的外出常服,右手拿著團扇,隨著康熙在外走動。

沿路上,碰見不少領著寵妾出門的官員,他們瞧見康熙隻恭敬叫了一聲三爺。

康熙嘴角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外人看不出喜怒,九兒走在旁邊,發現康熙的心情越發的急躁了。

“阿諢,定好的雅間時間快到了,彆在逛遊了。”佟九兒習慣被人關注的目光,擔憂康熙的安全問題,最終找了一個藉口,準備離開街道。

赫舍裡氏隨駕的旁支一直跟隨再遠處,瞧著康熙與佟九兒隨意的姿態,便明白皇後不得寵,即便從府邸挑選人進宮,隻得被冷落了。

一行人進了雅間,九兒和阿豐阿歪在靠窗的軟塌上,扒在窗棱上瞧著下麵熱鬨的街景。

“阿諢,人真的好多,那些人定是覺得白日太熱,不如夜市有趣兒。”佟九兒緊盯著街道來往的人群,內心很是不安。“讓巴彥遣人回去再帶些侍衛過來。”

“不必,暗處有人盯著,即便有危險,也可保證咱們全身而退。”康熙暗中做安排,“九兒不喜歡太多人跟著,咱們就像是悠閒度假的人一般放鬆心情,不必理會那些紛擾。”

佟家也安排不少暗衛追隨,絕不會讓他們一家三口陷入兩難境地。

在商業街的入口處,一輛輛馬車被整齊的安排在停車的地方,一個鞭炮的爆炸聲,馬都被驚擾了,紛紛嘶鳴起來。

侍衛偽裝的馬伕瞧著情況不好,按照備用方案,提前把馬車敢去了側門的位置。

一群黑衣人出現在入口處,刀起刀落,一個個馬伕喪命了。

黑衣人最後切斷馬車的車轅繩子,拉車的馬匹都被放了,又丟下一掛點燃的鞭炮,在鞭炮聲下,馬四散而逃,不少的馬匹飛奔進夜市。

不少閒逛的人被瘋馬所傷,街道上一時間哭喊聲一片。

“阿諢,出事兒了。”九兒左手半彎搭在窗戶上,瞧著下麵亂糟糟的人群,趕忙叫康熙。

康熙走到窗前,看著不少人被驚嚇的馬踩踏,伸手把佟九兒母子抱進了懷中,把他們從視窗挪到餐桌前。

圖裡琛從外麵進來回稟:“萬歲爺,有人暗中襲擾了馬車的停車場,馬被鞭炮聲嚇到了。”

康熙邊聽邊給母子夾著烤肉吃,好似冇把此事兒放在心上。

“圖裡琛,過來的馬車可有事兒?”佟九兒嚥下烤肉,看向圖裡琛。

“回夫人,馬車冇有問題,奴才提前做了安排,外側的人提醒,暫時彆出去。”圖裡琛暫時打探不到這些亂子的源頭。

“圖裡琛先去用膳!”康熙不喜有人打擾他們一家三口私下的活動。

黑衣人們正在到處亂餐,希望能儘快找到康熙的行蹤,按照他們得到的訊息,康熙即便私訪,房間內必定是很多人在伺候。

九兒歪頭瞧著窗外,康熙則拿著夾子在烤肉,一個個烤好後,再分配給母子二人。

黑衣人閃過窗戶前,雖說覺得康熙的氣勢非常,發現他在旁邊烤肉的舉動,認為康熙吃穿用行都是奴才們伺候,眼前的這位必定不是,身影隻是從門外一閃而過。

圖裡琛早察覺對方的舉動,隻得按照康熙安排,放這些人離開。

用了晚膳後,阿豐阿被蘇嬤嬤抱去了隔壁的天字號客房入睡,事發突然,康熙早早的讓奴才包下了天字號的所有房間。

“阿諢,這麼大的動靜,山莊那邊應該得到訊息。”佟九兒擔憂李德全會招架不住,應該儘快回去。

康熙牽著九兒的小手,一同站在窗前,瞧著夜空中明亮的月亮和星空,美麗的月色下,接到上卻一片混亂。

“九兒,那些人是想逼迫咱們從店鋪裡麵出去,”康熙看著桌上的水果盤,雙眸越發的深邃了,“馬車那邊肯定有不少人盯著,隻要一出去反而是最危險的。”

“李德全能頂住嗎?”康熙叫的隨行人員有三分之一是聽從皇後調遣的,黑衣人難保不會有問題。

“能!”康熙點頭,“我交代在南巡前把困難都給處理好了,這些人一個個都不是善茬,若是在南邊動手,估計就會消失了。”

夜市的出事兒的訊息,不到一個時辰就傳到隨行官員的府邸,曹寅和李煦紛紛擔憂起來。

李煦立馬趕到曹寅的書房,二人對視一眼,返現對方都是擔憂的眼神。

“曹大人,萬歲爺....可會有事兒?”李煦說話都有磕巴,擔憂康熙會出事兒。

“萬歲爺一向聖明,不過是一些小算計,怎麼可能會有事兒。”曹寅是最瞭解康熙的,他敢領著佟貴主兒出門,必定是做好萬全準備。

“是否要通知咱們的人,暗中保護萬歲爺和那位母子?”李煦發現康熙最寵愛的人,便想著站在四阿哥的身後。

“萬歲爺如何安排咱們就如何做,身家性命都交給萬歲爺就成。”曹寅提醒道。

曹寅明白康熙必定知道他和李煦如何斂財的,現在步伐南,不過是前朝的情況不穩定,否則,他們都很活命。

“要收手了?”李煦看著曹寅的神色問道。

“現在收手,還能抱住家裡最小的子嗣一命,那些成年的可能就要糟糕了。”曹寅提醒道,“提前做好準備比什麼都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