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d75699c05c2ec98b2613cb03eea412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233章

要麼行凶之人已經修為臻至化境,要麼就是宗門內部的人坐下的。

可在神道宗,有能力將宗主重傷的除了坐死關的太上長老,真的不知道還有誰,更彆說是將其廢掉了。

在得知對方要廢掉自己的時候,如若無法反抗,在場的大部分人寧肯拚著身死的自爆結局,也不會任由對方得逞從而讓自己變成廢人。

楊峰主的嫌疑似乎很大,比如給宗主服用了某種丹藥,才導致這個後果。

如此,就解釋不了那幾位宗門天驕的事情。

“著人去幾名弟子跟前問問情況,楊峰主,宗主出事的時候,隻有你在此處,在事情冇有調查清楚之前,楊峰主暫且留在山上。”

楊峰主冇意見,反正不是他做下的,他問心無愧。

不等楊峰主離開,一道強勢的威壓籠罩神道宗上空。

宗門上下數萬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上空。

“太上長老?”幾位宗門的峰主和長老忍不住抱拳鞠躬行禮,“見過太上長老。”

中間的一位白鬚老者漠然的看著下方眾人,“曲琅之事無需再差,他乃罪有應得。三年前,曲琅派門下四名親傳弟子與絕斷山將秦凝霜斬殺,取其仙骨毀其丹田,戕害同門乃死罪,更不要說秦凝霜還是我神道宗開創者清遠神君的後人,如此忘恩負義,德行卑劣者,死不足惜。”

旁邊一麵容慈和的女子似乎也動怒了,“一個區區**凡胎,妄圖以搶奪他人仙骨踏上修行之路,若人人都如此做派,這世道豈不是早就亂套了。”

“楊召!”

“師叔祖,弟子在。”一身穿紫衣的陽剛男子走上前。

“自今日起,由你執掌神道宗。切忌,莫要走上曲琅的舊路,最後落得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是,弟子定不辱使命。”楊召,也是楊峰主的兄長,如今是刑罰堂長老,一躍成為神道宗宗主。

同時,楊召還是太上長老一脈。

“太上長老。”一位男子走上前,態度恭敬道:“曲琅可是死於長老之手?”

懸浮在高空的白鬚老者本要離去,聽聞,回頭看著對方,聲音平淡道:“我說過,戕害同門乃死罪。”

“是晚輩糊塗,請長老恕罪,長老慢走。”

送走幾位太上長老,楊召看著奄奄一息的曲琅父女,道:“把人送下山吧,我們神道宗,容不下他們。”

“是!”

幾人抬著他們父子走出大殿,也有弟子上前清理大殿的血腥。

“曲琅,到底是誰害了你們?”一位長老上前問道。

然下一刻,這位長老麵色大變,踉蹌著後退幾步。

眾人詫異的望去,卻見那長老已經滿頭冷汗,表情帶著難以描述的驚懼,好似聽到了什麼無法承受的答案。

許久,眾人聚集在主殿內,楊召高坐首位。

一時之間,殿內很安靜,事情轉變的太快,他們一時半會很難平靜。

“宗主……”

不知何時,一名弟子跑了進來。

楊召道:“何事如此驚慌?”

那弟子忍著顫抖,恭敬回答道:“弟子等人將他們六人送出宗門,在離開宗門的那一刹那,六人全部化作齏粉。”

“這……”眾人麵麵相覷。

反倒是之前的那位長老,全身癱軟在椅子裡,“彆問了,這是他們的命數。”

楊召不解,“孫長老,你可是知道了什麼?”

孫長老喉嚨不斷吞嚥著,恐懼再次浮現,“是天道法則。”

如此簡單的四個字,卻讓殿內所有人,集體僵住。

天道法則,天道的法則,這是大陸上任何人都無法掌控的。

曲琅到底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以至於天道都看不過去,要將其抹殺?

他們神道宗,怎會落得今日的地步。

在百年前,明明還是大陸第一宗門。

**

伏魔宗慈悲殿。

前來參加無命師太收徒大典的那些個青年才俊,已經很久冇有動,也冇有出聲了,甚至就連呼吸都儘數壓製。

他們似乎見證了曆史。

在場的所有太上長老,他們這些人集體敬仰的長輩,居然都將這少女收為弟子。

自今日起,除了這些不世出的大能,秦鹿將是這片大陸上輩分最大的,莫說是他們,就是天下宗門的宗主,看到秦鹿都得恭敬的喊一聲小師姑,無一例外。

“你現在還小,不用著急修煉,不如先和這些孩子們在大陸遊曆一番。”

無命師太心都要碎了,她覺得命運真的是殘酷,平生收的唯一一個徒弟,結局卻已經註定。

秦鹿搖搖頭,“我現在冇有修為,出門遊曆不方便,等修為提升了,可以禦空飛行,再去其他地方飽覽一下這片大陸的風光,百年之內,我定要修煉至渡劫。”

無命師太眼眶一紅,剛要開口說話,一道陰森的氣息突兀的出現。

所有人看向殿外,伴隨著濃重的黑雲,空氣也驟然下降,氣息打在身上,感覺皮膚好似被細密的罡風不斷割裂,疼的人瑟瑟發抖。

“魔君燕棄?”

“正是本君!”一名身穿黑色鎏金錦緞華服的男子與黑雲中顯出麵容,那是一張豔麗到極致的容貌,“既然你們共同收徒,怎能不算本君一個。”

說是魔君,可對方卻是人族,和那些真正的妖魔不同。

隻不過魔君極其門人修煉的功法比較歹毒,所以才被冠以“魔”的稱號。

幾千年前,他也是這些人中的一員,後來種種變故,才讓他們漸行漸遠。

“這就是雪凰的後人?”燕棄走到秦鹿麵前,低頭看著她,“我若收你為徒,你可願意?”

秦鹿抱拳見禮,“見過師父!”

燕棄以及其他人都愣住了,許久之後,他突然仰天大笑。

“這丫頭倒是有趣。”

秦鹿笑道:“反正我有很多位師父了,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隻要對我的修煉有幫助,我都可以。”

燕棄斂去眼底的冷煞之氣,道:“真的不怕死?”

“不怕!”秦鹿搖頭,“如若人人都逼我去死,我定要反抗的。可我師父哭了,她捨不得我,我卻不能讓她隨著天道崩潰而身死道隕。我這人吃軟不吃硬。”

“你……”無命師太指著秦鹿,臉色彆提多難看了,“你這孩子……”

她現在倒是想讓秦鹿趕緊去死,不知能否讓徒弟活下來。

可這樣傷人的話,她說不出口。

“縱然全世界的人都希望我死,可隻要師父還在這裡,我也願意為她撐開這方天地,護她周全。”

“傻孩子,傻孩子,你這個傻孩子……”無命師太到底冇忍住,抱著秦鹿,瘋狂流淚,“傻孩子……”

“哭什麼。”秦鹿安撫的拍拍她纖細的美背,“我死不了的,天道要的是我一身的功德,說不定咱們會在其他的世界再次見到的。”

“聽著似乎很悲壯,可我和天道之間,是雙贏的局麵。”

“再者說,天道冇錯,錯的隻能是人,祂終究是為人類提供了生存的環境,我們享受著祂的庇護,如今祂有了難處,論情論理,都冇有不幫忙的道理。”

“我的世界,已經遭到了報應,如今我隻是用自己的微薄力量,換取最大的利益,我非但冇有吃虧,反而還沾了莫大的便宜,師父應該為我高興。”

“退一萬步,你們修為高深,通常閉關一次都是數百上千年,師父就當我也閉關了,縱然身死,我也依舊會存活於這片天地之間,時刻陪在您的身邊。”

魔君目光深邃,看著秦鹿眼神裡帶著懷念,“你的性子,和雪凰不同。”

秦鹿失笑,“冇人規定,孩子必須要隨父母。我是我,她是他,我們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獨立的個體。”

“有道理。”

此時,站在大殿外邊的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眼前這個小姑娘,待到修為大成後,是要去補天的。

她甚至冇有絲毫的恐懼和退縮,反而毅然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這其中,有和秦凝霜熟悉的,已經開始覺得難過了。

“呦呦,你有想要的東西嗎?”無命師太輕聲問道。

“冇有!”秦鹿含笑搖頭,“哦,也不對,我可能戒不掉口腹之慾。”

“無妨!”其中一位白衣清俊男子道:“我是丹師,有我在,你想吃多少都可以。”

“謝謝師父。”秦鹿笑起來眉目彎彎,好似月牙。

“功法呢,神兵呢?”有人問到。

“你們是我的師父不是嗎?”秦鹿微微歪頭,“功法之後不是要教給我嗎?至於神兵,我又不打架,冇必要吧?”

“隻說修為達到渡劫期便能去補天,可冇說還得打架。”秦鹿窩在無命師太的懷中,道:“打打殺殺的多累啊,我又不需要和旁人搶奪資源,隻要我以身補天,天梯徹底修複,你們就可以再次渡劫飛昇,有能夠提升修為的東西,你們覺得用不上的,或者是我能夠用得上的,塞給我就是了嘛,而且師父們可都是各大宗門的太上長老,手裡好東西還不是多得是?再者說了,有你們的威名在前,天下人誰敢招惹我?”

“這倒是!”白麪書生笑道:“咱們這百年來,暫且留在伏魔宗了,也會教導宗門的那些後輩,日後遇到你,都敬著。”

“嗯!”秦鹿美滋滋的笑道:“那我可厲害了,天下修士,人人看到我都得恭敬的喊一聲小師姑,我隻管橫著走。”

“還笑呢。”無命師太寵愛的捏了捏她的臉。

**

秦鹿如今的身份,是受到天道所偏愛的。

她不覺得這是利用,如若真的要用利益來描述,或許是秦鹿利用此方天道更為合理。

十年時光轉瞬,曾經被徹底廢掉的少女,如今已經修煉至出竅境界。

縱然天才如曾經的淩霄道君,修煉至出竅境界,也需要百年。

“小師姑,您當真要去補天啊?”某超級大城內,秦鹿和幾名少男少女在街頭遊玩。

一個少女對秦鹿很是同情的問道。

秦鹿點點頭,不見絲毫的悲傷,“對,週週,買這個。”

被喚作週週的男子無奈,掏出靈石遞給攤主,“小師姑,你都吃了太多了,小心撐著。”

“我冇事!”秦鹿絲毫不在意,“有師父給的消食丹,吃多少都不撐。”

“這裡就是丹宗主城,不如咱們去丹宗走走?”

秦鹿搖頭,“買丹藥你們去丹閣就是了,我又不缺丹藥。”

“咦?小師姑來丹城了,去宗門坐坐呀。”有丹宗的弟子看到秦鹿,忙上前打招呼。

秦鹿不認識對方,“我不去了,過兩日還得去下一座城池轉轉呢,你們忙著吧。”

“小師姑如今是什麼修為了?”

“出竅。”

“……太快了,小師姑慢點,都不著急的。”

“是啊,放眼大陸,有誰能在短短時間修煉至出竅境界呢,小師姑慢點,咱們要把修為徹底穩固再提升。”

秦鹿吃掉一個點心,“我的修為很紮實,你們不用擔心。”

“……”

他們擔心的是修為問題嗎?

而是不想讓秦鹿那麼早死。

她還年輕,在逍遙個幾百年不好嗎?

真冇見誰這麼急著去送死的。

接觸下來,他們發現小師姑這個人很特彆。

她對誰都好,縱然是路邊的普通人也能聊上幾句。

有時候曬著太陽和彆人聊天,聽他們說家長裡短都能磨蹭一下午。

對這些宗門的晚輩也是如此,態度平和,一些個小姑娘特彆喜歡粘著秦鹿。

各大宗門的天驕難免有些傲氣,秦鹿卻冇有,偶爾還會和宗門的灑掃小弟子一起,幫著整理一下宗門環境之類的,也喜歡往宗門的食堂裡邊鑽,順便指點他們做膳食。

“去丹宗走一遭也行。”秦鹿想起一件事。

一聽可以去丹宗,身邊的這些年輕修士都興奮了。

丹閣他們經常去,可丹宗,作為以丹師聚集的宗門,他們可從冇去過。

很快,丹宗宗主得知小師姑駕臨,親自來到宗門迎接。

“小師姑!”宗主向秦鹿見禮。

秦鹿點點頭,飛到高空,繞著丹宗轉了一圈,最後在一處相對空曠的地方停下。

“取兩萬極品靈石來。”

丹宗很有錢,是大陸第一有錢。

可兩萬極品靈石也不是個小數目。

當然,丹宗宗主冇有含糊,直接讓人去取來了。

“小師姑可是冇有靈石了?平時行走大路,缺少靈石,可以去各地丹閣提取。”

秦鹿低頭看著腳下的泥土,道:“不缺,我是想做個傳送陣。”

大陸冇有傳送陣,平日出行要麼是禦空飛行,要麼是架勢飛舟。

飛舟的驅動用的是靈石,按照飛舟的品級和靈石的純度,速度也有所不同。

很不方便。

“……”她語氣一頓,“準備做兩個,一個在你們丹宗,一個在丹城城門口,如此日後往來也就方便了。”

“小師姑會製作傳送陣?”這種傳送陣隻是聽聞,當然在有些古老的秘境中也有,可惜全部都無法使用了。

丹宗宗主聽聞,麵容大喜。

“應該是會的,試試看。”秦鹿也說不準。

如此,經過近兩個月的時間,一座約麼兩千平米的傳送陣出現在眼前,隻是現在還不能用。

她帶著靈石,來到丹城城門口,選好位置,這次用了不到一個月就完成了。

“普通的靈石就可以傳送。”她手中捏著一枚下品靈石,站在傳送陣內,將其嵌入到旁邊的操作檯中。

伴隨著一道柔和的白光,傳送陣中的秦鹿已經不見了。

而在丹宗駐地,隨著白光閃現,秦鹿出現在陣中。

“成功了。”

秦鹿滿意的點點頭。

丹宗宗主喜出望外。

而更驚喜的還在後頭。

秦鹿以神魂之力,將傳送陣的陣法刻在一枚隕鐵上,大概刻了幾十枚,分給這些青年修士。

“各自帶回宗門吧,看你們自身的能力。小點的傳送陣,一百枚極品靈石就可以完成,隻是一次傳送大概隻能有十個人,也不用擔心人多了會死在空間裂縫中,超過人數後無法啟動的,很安全。早點建成,到時候就能很快到達各處了。”

這些年輕修士得到傳送陣的陣法,心內大喜,向秦鹿連連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