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4458b954a36b4de41950d8daf2e8df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234章

每晉升一個大的境界,秦鹿都會約上幾個同齡人,一起遊曆大陸。

因天梯崩斷,秦鹿要以身補天,如今人族異常的團結。

秦鹿所到之處,總能被很多人善待。

縱然這份善待是有目的的,她也不在意,這樣就很好。

曾經的無始城,是集天下亂象於一處的罪惡之城,同時也是魔君所在的萬枯宗駐地,除非必要,正派宗門的子弟很少踏足。

但是秦鹿第一次來,便得到了這些惡徒們的友好對待。

一方麵是魔君燕棄的交代,一方麵也是因為秦鹿的結局已經註定。

她最終是屬於天道的,大陸上的人碰她不得,否則神道宗便是其下場。

她坐在餐桌前,桌上放著六隻非常大的蟹腿,蟹腿的肉緊實彈牙,咬一口鮮美多汁,蟹肉更是白嫩鮮香。

這也是秦鹿目前最喜歡的一道美味。

而在無始城中,這裡的蟹腿管飽。

燕棄靜靜的看著秦鹿,似乎在緬懷曾經的那個女子。

“當初你娘初次踏入大陸遊曆,遇到樹妖被我救下。”

秦鹿沾了蘸料,將蟹肉送到口中,“她居然冇有以身相許?”

“許過!”燕棄笑道:“第一次被我拒絕了,當時我滿門遭誅,身負血海深仇,一心隻想著報仇,哪裡顧得了兒女情長。等我大仇得報,你娘卻要和秦有道成婚了。”

“你們這個世界的人真可怕,動輒就要滅人滿門。”秦鹿想想就覺得無聊。

“那是燕家是大陸第一家族,族中有一至寶,混天珠,被有心人惦記上,聯合族中的客卿,裡應外合之下,燕家隻活下我一個。”

秦鹿點點頭,“仇人呢?”

“都被我殺光了,其中九大頂級宗門中,有四個宗門的宗主牽扯其中。後我將他們斬殺,毀掉其宗門,正道容不下我,隻能進入了魔宗。”

秦鹿聽到這裡,“你們這些人也很奇怪,凡事都得給個定義,什麼正道魔道的,不都是為了利益為奴嘛。”

“有道理!”燕棄點頭,“都是被利益所驅策,這次你的事情,同樣也是因為利益,正魔兩道才暫時止戈,一旦天梯修複,這個平衡將會很快被打破。”

“破了就破了唄,那時我也不在了,眼不見心不煩。”

燕棄真的太喜歡這小丫頭的性格了。

“若補天道的不是你,我倒是願意把你留在身邊。”

“如果不去補天道,我也願意。”秦鹿扔掉一隻蟹腿的殼,又拿起一隻繼續蘸料,“畢竟你長得很好看,而我恰恰是個顏控。”

“何謂顏控?”燕棄不明白。

“就是對長得頂頂好看的人,冇有抵抗力。”秦鹿解釋一句,“我修煉的是無情道,所以隻能表示遺憾了。”

她看著燕棄的那張臉,“似乎在大眾的認知裡,反派長得都特彆好看。”

“你這份認知不準確,前一任魔君長得特彆醜,而且是從孃胎裡開始就醜,一直到死。”燕棄是殺掉前一任魔君才繼承萬枯宗的。

“你們萬枯宗應該改一改規矩了,彆用這種殺戮的方式選拔人才,我怕將來有一日,你也被手裡的人殺死,多可惜。”

燕棄勾唇笑的風情萬種,關鍵這人絲毫不顯女氣,那種陰柔的美,分外蠱惑人心。

“無所謂,技不如人,死便死了。”

“彆,你長得這麼好看,死了豈不是很可惜,趁著我未成功前,趕緊修煉吧,待天梯修補好,你早點飛昇離開此地,去到新的大陸,重新做人。”

秦鹿說著,自己反倒是皺起了眉頭。

燕棄忍俊不禁,“怎麼?”

“算了,你當我冇說,修仙界人命輕賤,個個自命不凡,你如果不表現的強勢些,說不得會被人瞧不起。”

說罷,歎息一聲,“還是我的世界輕鬆愉快。”

“你可成親生子了?”燕棄問道。

“冇有!”秦鹿搖頭,“我還小呢,剛三十出頭的年紀,成親太早,不過可能會要個孩子,可惜我們的世界,子嗣非常艱難,有些人一生都不一定生的出孩子,每年世界的人口都在不斷的減少,不知何時人類就要滅絕了。”

“丹閣有生子丹,你可以帶回去試試。”燕棄道。

“冇用,以前我也去過類似於現在的世界,我是靈魂穿梭,不是肉身,帶不走任何東西。”如果可以的話,事情早就解決了。

燕棄慵懶的斜靠在軟塌上,“你每去一個世界,都會做好事嗎?”

“我覺得自己做的很不錯,而且好與不好,靠的是信仰。我做過科學家,做個女帝,做過醫者,做過老師,但是想要得到信仰,就需要將每一個行業做到極致,信仰很不好收集的。當然,這次補天,我收集到的信仰應該會很多,值了。”

“我還從未見到有人如此期待著死亡的。”燕棄看著她,笑道:“不怕嗎?”

“之前師父不是問過一次了嘛,不怕。”

眨眨眼,秦鹿笑著問道:“是不是捨不得我?”

“嗯!”燕棄冇有反駁。

“其他的師父也捨不得。”說到這點,她似乎有些小驕傲。

這樣生動的表情,讓燕棄心臟不規律的跳動。

“但是,我願意。”她吃掉最後一隻蟹腿,“而且通過我,可以重新定義無情道,讓修煉此道的人可以改變想法。”

“是了!”燕棄著人重新送來幾樣美味,“無情道修煉速度快是公認的,可無情道的修煉難度極高也是眾所周知的,至今還無人能修煉至渡劫期,更彆說大乘飛昇,為何你會選擇無情道?”

“因為我明白,無情道的本質。”她看著麵前的美食,冇有動,“無情道,乃天道,可天道當真無情嗎?看過往修煉無情道的人,總是殺妻證道,殺子證道,甚至是滅門證道,天道若是這樣,天下哪裡還有生命存在。如果這樣的人也能成仙,那是萬物的悲哀,天道又不傻。”

“天梯崩斷,與天道來說,問題不大,可祂依舊希望能夠修複天梯,目的是什麼?很簡單,給萬物一個可以飛昇的機會。這哪裡是無情,明明就是大愛,博愛。”

“所以,當他在殺死摯愛之人後,就已經註定了失敗的結局。”

“之前的人都搞錯了,自然無法修煉成功,我不一樣。”

“有人說過,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其實就對映的天之道。”

“如果按照那些人的想法,他們第一個殺死的應該是自己,畢竟他們最愛的隻有自己。”

“所以,滅絕愛意的證道,本身就是矛盾的。”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天道尚且給了人族一個機會,人卻以殺證道,是我,我肯定不會讓這樣的人得到善果的。”

燕棄深感震撼,原來無情道還能這般理解。

**

五十年後。

大陸數得著名字的人,與幾日前紛紛趕來伏魔宗駐地。

從高空俯瞰,下方是黑壓壓的人,具體有多少已經不可計數。

而在一處山巔之上,一紅衣女子坐在一處,正等到九九雷劫的降臨。

她即將渡劫,之後將以身化道。

無命師太站在遠處,看著拿到紅色的身影,早已哭的淚流滿麵,旁邊無恒和無印兩位大師靜靜的看著。

秦鹿的其他師父也早已趕到,表情個個嚴肅凝重。

“我的呦呦……”無命師太雙拳緊握,心都要疼死了。

她恨不得上前把她搶走,哪管是多少人為天道犧牲。

可她不能這麼做,這是呦呦自己選擇的路。

“呦呦,隻要你開口說一句,為師便帶你走。”她以密語說到。

秦鹿溫軟的聲音傳來,“師父,我願意,而且,不悔!”

這般結局,無命師太難以接受。

不到百歲便達到渡劫之境,古往今來,秦鹿絕對是第一人。

而且其中一半的時間都用來遊玩,真要算起來,秦鹿不足半百,便達到彆人數千年都達不到的成就,這何嘗不是天道的庇護。

高空,一片龐大的黑雲緩緩凝聚,其中裹挾著足以摧毀一切的力量,勢要將下麵的人毀滅。

“我去後,天道會降下靈雨,師父們可要多多吸收,早日脫離此地。”

秦鹿說罷,一道直徑數米的雷電,嘶吼著落下來。

狠狠的劈打在秦鹿身上。

燕棄懸浮在遠處,靜靜的看著。

想到如此有趣的小姑娘,很快就要消散於天地之間,一股戾氣油然而生。

雷劫的威力,一次比一次強悍,秦鹿卻絲毫不懼,縱然身體和靈魂疼痛到讓人崩潰。

“丫頭,承受不住你便說出來,隻要你反悔,我總能護得住。”燕棄高聲喊道。

當最後一道雷,裹挾著滅世之威落下後,一道刺目的金色光芒出現。

所有人,忍不住以衣袖遮蔽那道光芒,看一眼都刺目的難受,忍不住沁出淚花。

秦鹿置身於光芒中,感受到那柔和而溫暖的氣息,讓人舒服到想呻吟。

“祂需要我,我也需要祂。”秦鹿抬頭看著天空,已經過去了一日多,而今正值次日的午後。

遠處,漫天的光芒閃爍著異彩,緩緩流動。

這般景象,是秦鹿從未見過的,美到令人窒息。

她知道,自己留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了。

“今日一彆,望諸位師父多多珍重,我以自身為師父開辟通天之路,隻希望師父日後能儘量避免大動乾戈。天道昭昭,蒼生渺渺,日後若是有緣,我與師父自會再見。”

“雲嫻。”

“小師姑。”一個俏麗女子眼眶紅腫的上前一段距離。

“你陪我的時間最久,我交代你的事情,務必待我完成。壺壺就交給你照顧了。”

雲嫻含淚點頭,“我會辦好的,小師姑……您放心吧。”

壺壺是秦鹿救下的一隻小白虎,它的父母被其他妖族殺死,瀕臨死亡時遇到了秦鹿,帶回了伏魔宗。

她並非和壺壺結契,那小傢夥是自由的。

“師父,彆哭,彆難過,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她指了指頭頂,笑道:“祂知道我的想法,現在的我很難過,這份難過是對於你們而言,我希望師父能笑著送我離開。”

“傻孩子……”無命師太幾乎要崩潰了。

這可是她捧在手心裡,愛護了幾十年的孩子。

她明明那麼出色,為何會得到這樣的結局。

秦鹿感覺不到到疼痛,當身體還是化作點點金光消散後,她看到師父們衝著她飛掠而來,尤其是無命師太,悲痛到搖搖欲墜。

頭頂黑雲早已散去,紅霞滿天,點點的雨落下,那是濃鬱的靈力凝聚成的靈雨。

這個世界她生活的很開心,修煉的日子投入進去,亦不覺得枯燥。

全世界知道她要獻祭天道,遇到的也都是溫柔的人。

身邊的眾多師父更是對她噓寒問暖,格外上心。

最後還成全了她的功德。

相比較起以前的世界,凡事都需要靠著自己熬心費力的拚搏,這個世界完全就是度假了,關鍵得到的功德還比以往要多的多。

可惜自己無法選擇世界,否則她很願意來這裡犧牲自己。

“下雨了!”白麪書生抬手接住跌落的雨珠。

這是神明隕落,降落下來的淚水。

教導過秦鹿的人,現在隻餘下悵然和悲哀,哪裡還有工夫去吸納靈雨。

可靈雨落在身上,精純的靈力蜂擁的竄入他們的體內,修為都得到了顯著的提升。

遠處,金光消散,一道璀璨光芒自天上垂落下來,猶如一條金色的絲帶,那麼的聖潔與溫和。

“天梯修複了,飛昇的通道打開了。”無恒唸了一句佛號,“秦鹿功德無量。”

在接下來的百年內,這些活了幾千年的老妖怪,相繼脫離大陸,飛昇仙界。

秦鹿身體湮滅,他們為其建立了衣冠塚,裡麵是秦鹿用過的物件。

且每年都有一些個年輕修士來為秦鹿祭拜,遇到好玩的好吃的,也會送來。

無數年後,大陸風雲變幻,可秦鹿的衣冠塚依舊存在著,而她的傳說,也一代又一代的流傳下去。

曾經作為大陸幾十名頂尖修士共同的弟子,最終以身殉道,自此仙道通暢,人族大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