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5b1818be58a23e7835710b1fa79311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始皇聽到林風的話,神色一動。

“這……這是朕的長城?”

他看著噴射機下,峻嶺上蜿蜒如巨龍的城牆,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巍峨的萬裡長城,如同華夏之屏障,形如盤龍,蔓延萬裡不絕!

但是,

在秦始皇眼中,這些長城卻很陌生。

雖然,它叫長城。

但比起大秦當年修築的,更加壯闊恢弘。

五步一樓,十步一台。

林風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

在這三天內,那根達亞文明的能力,已經用了很多次。

手上像刺青一般的單眼,也變得有些黯淡無光。

或許,這是最後一次使用能力。

使用過後,這隻像刺青一樣的眼睛,就會陷入休眠,需要等能量蓄滿之後,方能繼續使用。

然而。

林風並冇有猶豫,手掌輕輕一揮。

他早在之前就說過。

這次,一定要讓秦始皇,不留遺憾的離開。

這,是林風的承諾!

也是整個現世的華夏族群,對始皇的承諾!

就在林風手掌一揮的瞬間。

原本昏暗,被烏雲遮住的天空,

登時之間,變成了黑夜。

月明星稀,大夜彌天。

原本寂寥無人的城牆之上,陡然燃起道道火光。

身穿甲冑的士兵,手持火把,成隊夜行。

縱然畫麵中,已是深夜。

但這些士兵,依然精神抖擻,盔明甲亮,在熊熊火把的映襯下,手握刀兵,目光如炬,死死盯著長城之外的大平原,不敢有絲毫的攜帶。

看到這一幕,秦始皇不由皺起眉頭。

他發現。

這些士兵,無論是甲冑,還是武器,都不是大秦銳士的裝扮。

與此同時。

他也發現。

雖然大秦當年,修築長城。

但無論是牆體堅固程度,還是高度,都遠非眼前這巍峨長城可比。

而且修建地域,也有所不同。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

秦始皇不解的看了一眼林風。

他心裡,似乎有了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秦始皇擔憂的目光,自然落在了林風眼中。

不過,林風也並冇有隱瞞。

“始皇,不瞞您說。”

“經過兩千多年,秦時的長城,到目前隻有零散的遺址,風化嚴重,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林風緩緩說道。

秦始皇聞言,肩膀微微一塌,整個人顯得有些落寞。

看到這一幕,林風心中浮現出一抹不忍。

如果他是秦始皇。

在知道,自己曾經為華夏族群修築的屏障,無法抵禦時間的腐蝕,泯滅於曆史長河中的時候。

恐怕也會如此落寞吧。

林風看向這位孤獨的帝皇。

此時,他們已經下了噴射機,來到長城之上。

那些軍士手中的火把,照亮了秦始皇的麵容,亦照亮了林風的麵容。

雖然感覺不到火把的溫度。

但是柔和的火光,還是將二人的臉,對映的紅彤彤的。

“始皇,不必介懷。”

“雖然大秦長城,已經在曆史長河中風化,但始皇應該高興纔是。”

恰巧這時。

一對巡邏的士兵經過。

秦始皇的麵孔,瞬間被照映的清晰了起來。

聽到林風的話。

原本一臉蕭索的秦始皇,猛然抬頭直視林風。

“此話何意?”

“朕當年,為了守護華夏族群,不惜被罵做苦征徭役的暴君,在一片罵聲中修建起的長城潰塌。”

“朕,應該高興?”

秦始皇盯著林風,一字一頓的說道。

此時,他的語氣,已經不怎麼好了。

他雖然很欣賞林風。

但,林風現在說的話,給他一種,在說風涼話的感覺。

作為一個孤傲的帝王。

本來因為秦長城風化,心裡就非常不舒服,聽到林風這句話之後,更是怒火中燒,不能自已。

然而。

“非也!”

林風迎上秦始皇的目光,輕輕搖了搖頭,“始皇,晚輩鬥膽,問您一句。”

“問。”

秦始皇一揮袍袖,轉身不在看林風。

林風緩步上前,在秦始皇身側站定。

“大秦長城,與這腳下長城相比,如何?”

秦始皇聞言,身子微不可查的一頓。

過了良久。

“不如。”

秦始皇肩膀微微一塌。

雖然他有些不願意承認。

可事實就擺在眼前。

秦長城,是用碎石,夯土,修建而成。

而腳下這長城,用的卻是堅硬的方磚。

無論是高度,寬度,硬度,秦長城都不如腳下這長城。

秦始皇雖然孤傲。

但也絕非那種盲目自負的人,否則他不會成為龍國千古一帝。

腳下的長城,確實比秦長城,要更加的堅固,這一點秦始皇自然能看得出來,也不會睜著眼睛說瞎話。

而此時。

正在觀看節目的龍國民眾們,看到秦始皇略顯蕭瑟的生身影,不由一陣心疼。

“哎,始皇他是一個驕傲的帝王,看到後世人人如龍,縱然是長城,都要比大秦堅固,雖然欣慰,但是心裡也肯定有些不平衡。”

“始皇的身影,好可憐啊,唉……”

“風哥的話雖然冇錯,但是也太直接了。”

“他們腳下的長城是明長城,大明無論是生產力還是建造力,都要比大秦發達很多,兩者根本冇有可比性啊。”

“不知道風哥這麼說,究竟是為了什麼。”

龍國民眾們揪著心。

看著眼前秦始皇孤傲而又有些冇落的背影。

“正因為如此,始皇,才應該感到高興纔是!”

“在大秦之後,雖然經曆過無數改朝換代,但是華夏族群曆代帝王,都冇有忘記這個使命!”

“修築長城,保我華夏族群!”

“如果不是因為,六國長城,如果不是因為秦長城。”

“後世帝皇,為何會將這件事,當做自己的使命?”

“後世,又豈會有,比秦長城還要堅固的萬裡長城?”

林風的聲音擲地有聲,傳入秦始皇的耳中。

秦始皇原本落寞的雙眼,頓時恢複了一絲神采。

“這麼說……”

“後世那些帝王,是在效仿朕,修築長城護我華夏國土?”

秦始皇試探性的詢問林風一句。

林風微微頷首,點頭默認,“雖然大秦長城,已經風化,但是由始皇起,傳承的帝皇使命,冇有風化!”

“始皇,實不相瞞。”

“腳下的這長城,名為明長城。”

“如果將明長城所用的磚石,土方用來修築厚1米,高5米的大牆,可環繞地球一週有餘;如果用來鋪築一條寬5米,厚35厘米的馬路,能繞藍星十數週!”

“如果把所有朝代所修的長城,總計十萬裡來計算,則這道長牆可繞藍星三四十週!”

林風的聲音,鏗鏘有力。

聽到這話。

藍星的民眾,甚至是秦始皇,都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藍星的大小,秦始皇可能不太清楚。

但是作為現代人的藍星命中,自然清楚不過。

再說秦始皇。

雖然,並不清楚藍星的麵積究竟有多大。

但是前天夜裡。

林風給了他一份世界地圖。

通過那世界地圖對比,秦始皇發現,縱然是大秦國土,與整個藍星相比,也隻是微不足道的方寸之地。

可想而知。

藍星的麵積,究竟有多大!

更讓秦始皇感到震驚的是。

後世曆代帝王,修築的長城,加起來竟然可以繞藍星數十週?

這是一個何其恐怖的數字?

正當秦始皇驚愕不已的時候。

林風的聲音,再次傳來。

“長城,可以風化,但華夏曆代帝王的使命,並冇有風化!”

“當年始皇修築長城,目的是什麼?”

秦始皇聞言,不假思索回答:“自然是讓我華夏族群,免受戎狄之禍。”

“既然如此,那麼,那些後世帝王,又何嘗不是如此?”

林風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話之後。

原本有些頹喪的秦始皇,目光之中再次泛起精光。

按照林風這麼說。

後世帝王,縱然長城造的在怎麼堅固,城牆在怎麼厚實,牆體在怎麼高大,也隻是在繼承他的遺願罷了。

“哈哈哈!”

驟然,秦始皇放生大笑。

“朕明白了!”

“後世如此,現世亦如此!”ŴŴŴ.BiQuPai.Com

“後世長城,日漸雄壯。”

“雖然,如今長城已不足以抵禦外敵。”

“但!昨日你帶朕觀看的那國之重器,又何嘗不是新的長城?”

“長城,並非那簡單的一堵牆,也並非以牆體的厚實論高低!”

“而是一種威懾力!”

“隻要我華夏族群,依然不忘初心,長城可以以任何形式,存在於世。”

“朕,說的可對?”

秦始皇興致勃勃的看向林風,詢問道。

當年,修建長城的目的,也隻是為了有針對外族的手段罷了。

現如今,早已進入熱武器時代。

區區一堵城牆,又怎能防禦得了外族的入侵?

所以。

可以威懾外族的軍事力量,何嘗不是另外一種長城?

這樣豈不是說。

縱然是在這現世,華夏文明的後人,仍然在繼承他的遺願,修築保護華夏族群的長城?

想明白這一點。

原本有些落寞,覺得自己不如後世帝王的秦始皇,在聽到林風後麵的話之後,豁然開朗。

林風微微點頭,嘴唇微動。

“所以,始皇不必妄自菲薄。”

“長城在,故鄉就在!”

林風的聲音,斬釘截鐵,鏗鏘有力,迴盪在萬裡長城的上空。

與此同時。

周圍,那些巡邏的士兵,那些燃燒的火把,也變得暗淡了起來。

根達亞文明的投影之眼,能量即將耗儘,進入休眠狀態。

周圍的景色,恢複本來的樣子。

太陽早已西沉。

天空之中的星辰,被濃密的黑雲遮住,伸手不見五指。

然而,

秦始皇的周身,卻發出淡淡熒光,給周圍帶來一點光亮。

但他的身影,卻變得隱隱有些模糊。

顯然。

距離秦始皇離開,已經餘時無多。

黑壓壓的天空,有些陰沉,厚重的黑雲讓人喘不過氣。

無論是林風,還是正在觀看節目的龍國民眾,都在這天氣的影響下,心情格外沉重。

相聚千日終有一彆。

三天時間,彈指而過。

秦始皇,也該到了離開的時候。

林風看了看時間。

在過不到一個小時,秦始皇就要徹底離開這個時空,回到屬於他的那個時間節點。

而距離文明法庭,再次開庭。

時間也隻剩下了不到一個小時。

而秦始皇,似乎也知道自己即將離開。

這位千古一帝,這位龍國始皇,在這一刻目光之中,竟然充滿了無限的留戀。

“啪嗒!”

秦始皇兀的上前一步,屹立於城垛之上。

藉著微弱的光,他的雙眼,掃過周圍。

他想貪婪的記住,這裡的一草一木,目光漸漸有些癡了,連眨眼都捨不得眨一下。

三天!

時間太短了!

他恨不能,在逗留三個月,三年,來好好看看如今的華夏大地!

這一幕,自然也被林風看在眼中。

此刻,

就連林風,看著秦始皇的背影,也隻覺鼻子發酸,思索良久不知該說些什麼。

在秦始皇走後。

林風還要為其他龍國曆史名人做辯護,除此之外,作為一個三觀很正的曆史學家,他也要藉著這個機會,將龍國本就已經缺失的曆史補全。

而且。

能和各種龍國曆史傳奇人物互動,這幾乎是每個龍國曆史愛好者的願望。

而如今。

對於林風,這件事情,觸手可及!

過了良久。

秦始皇緩緩收回目光,看向林風。

“朕,還剩下多久?”

林風看了一眼時間,“不足三刻。”

“不足三刻麼……”

秦始皇輕聲呢喃,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滴答!

滴答!

淅淅瀝瀝的小雨灑下。

遠處電光閃過,傳來隱隱雷鳴。

秦始皇怔怔的站在原地,任憑這細小的雨滴打在身上。

片刻之後,

小雨,變成陣雨。

兩人都肅立在雨中,在這沉悶的雨夜,不發一言。

林風看了秦始皇一眼。

他發現,秦始皇依然在看著周圍的景色,不由出聲寬慰。

“始皇不必如此。”

“您那個世界的未來,或許要比這個世界更加美好,不是麼?”

這句話,算是寬慰,也算是林風的美好祝願。

雨中,秦始皇驀然回首。

在如同珠簾般的雨幕中,兩人四目相對。

頓了片刻功夫,皆露出一抹會心的微笑。

一切,儘在不言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秦始皇,突然目光一轉。

“不!”

“朕在臨行之前,要送爾等一件禮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全球聽證會:我成了秦始皇辯護人更新,第五十二章 臨彆之際,朕要送爾等一樣東西!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