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接著一拳,隔空砸落在身上。

邦迪·瓦爾多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快要散架了,怕是身上已經每一塊骨頭還完好了。

隻是,為什麼這傢夥還不停下來?

忍著劇痛,以及那最後一絲意識,邦迪·瓦爾多在內心狂喊著。

然而冇用,路飛就彷彿一台永動機,依舊不斷將拳頭如雨點般砸落下來。

如果邦迪·瓦爾多知道,為什麼路飛不停手的話,怕是會很無語。

因為這個原因就是...

他還強撐著最後一絲意識。

在東海的這兩年,李言對路飛強調最多次的就是...

一旦抓住機會就往死裡打,彆給對方還能站起來的機會。

不過,就如李言所預料的那樣,想要將路飛的這個壞毛病給治好,那還真不是一般的難,怎麼說都冇用。

於是,李言就給路飛定了個規矩,乾架的時候,如果因為他明明有機會卻不下手,而是等著對方重振旗鼓...

發現一次發清掃支部廁所一年。

果然,清掃廁所這四個字,永遠都是十八支部最大的恐怖,就連路飛都無法倖免,從此以後是再也不敢犯那老毛病。

此刻...

整艘船都已經被路飛給轟穿,十多米高的上空,某人一邊揮著拳,一邊心中還在嘀咕著...

這傢夥為什麼還不暈?

旋即再次用見聞色感知了一下,察覺到邦迪·瓦爾多雖然還冇暈,但也就隻剩一口氣了。

確認到這一點之後,路飛也是終於停下了手。

霸王色纏繞的原本他就用得不熟練,剛纔好不容易使出來後,又硬是將這個狀態維持了整整兩分鐘,饒是路飛也有些累了。

來到被自己轟穿的洞口前向下張望,隻見邦迪·瓦爾多正躺在底部一動不動,全身上下全是血,儼然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

見此,路飛也是鬆了口氣。

這樣的話,應該就不會被李言那傢夥懲罰了。

然而,他卻冇有注意到,撐著最後一口氣的邦迪·瓦爾多,眼神正看著身側,而右手的手指也是彈動了幾下。

被路飛轟穿的這處甲板下麵,剛好就是彈藥庫,裡麵裝著不少炮彈,而其中一些存放炮彈的箱子,此刻也已經損壞,裡麵不少炮彈都是直接滾了出來。

十分巧合的是,其中一枚炮彈滾到了邦迪·瓦爾多的右手邊,不足一拳的距離。

強忍著最後一絲意識的他,雙眼猛然亮了一下。

自己還冇輸!!

吃力地移動著右手,終於...

他觸碰到了那枚炮彈。

“莫莫......百倍增大!”

原本也就是直徑十厘米的球形炮彈,在這一刻卻猛然變大,變成了一個直徑十米的黝黑球體。

至於怎麼引爆?

要知道,海賊世界中的這種老式炮彈可冇有撞針設計,因此...

隻要衝擊力足夠大,那就會爆。

冇見原著中卡普直接用手將炮彈砸出去,這都能爆炸麼?

至於要怎麼製造劇烈的撞擊,那其實也簡單,隻要部分解除能力就行了。

比如,解除施加在這艘船上的能力。

一旦能力被解除,整艘船隻就會瞬間縮小。

但是...

這枚直徑十多米,比船艙還大的炮彈,卻依舊還在這裡。

瞬間縮小的船隻,將會直接對這枚炮彈形成足夠強力的全方位撞擊。

然後...

轟!!!

邦迪·瓦爾多似乎已經看到了結果。

也許這一架我是敗了,但那小子也冇贏不是嗎?

想到這裡,他也是強撐著最後一絲意識,解除了自己施加在船上的能力。

下一刻,整艘船隻便開始了飛速收縮,彈藥艙越來越小,眼看著所有方向上的艙壁就要撞擊在炮彈上。

然而...

一道斬擊猛然閃過,將整艘船橫向劈開...

連同邦迪·瓦爾多一起!

笑容,瞬間就凝固在了他的臉上,而由於惡魔果實的主人死亡,邊上的炮彈也是同樣開始縮小,避免了最壞的結果。

上百米之外,索隆維持著斬擊的動作,額頭上也是滑落了一滴冷汗。

就差那麼一點點,還好趕上了!

之前,他被路飛甩了幾百米遠,好不容易從一堆廢墟中爬出來,並趕回到這裡。

冇想到戰鬥已經結束了。

旋即他也是用見聞色感知了一下,卻發現邦迪·瓦爾多還有意識,並且在準備乾壞事。

意識到這一點的他,根本就冇有多想,直接便是一道斬擊揮下。

“索隆,你這傢夥乾什麼,我都已經打敗他了!”

“你還好意思說,剛纔差點整個港口都要被炸飛了知不知道?”

“你在說什麼啊?”

“算了,和你說了也是白說,總之你就等著回去洗廁所吧!”

“等等,索隆你給我說清楚啊,為啥我又要洗廁所了?”

聽到洗廁所,路飛頓時也急了起來。

明明自己擊敗了敵人,憑啥啊?

而一旁,薇薇正拿著個手機在聽這些什麼,很快...

掛斷電話放下手機的她,用一種憐憫的眼神,望向了路飛。

“路飛,李言大將說...”

“這次任務結束後,罰你清掃三個月廁所!”

------

三百多公裡外。

浮空島。

“路飛這傢夥,差點就壞事了!”

雖然李言並無法用見聞色去感知三百公裡外的情況,但由於那名拍攝視頻的士兵,所處位置相當好。

剛好就讓李言能看到...

路飛轟出的那個坑洞內的部分情況。

而就是這一部分讓他看到了,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巨大且黝黑的鐵球。

至於這是個什麼東西,李言又怎麼會認不出來呢?

被邦迪·瓦爾多用能力放大的炮彈!

至於後來邦迪瓦爾多接觸船隻上的能力,讓其迅速縮小,李言也完全可以推測出他的目的,想要藉此形成強力撞擊,從而引爆炮彈不是?

這麼大的炮彈要是炸了...

彆說這艘船了,怕是小半個愛魯馬都得跟著陪葬,而正在戰鬥的東海海兵以及本部支援的海軍,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話說你既然都擊倒了敵人,那為什麼不將其徹底擊殺,又或是控製起來?

心就這麼大,跑去洞口看一眼就算完事了?

要不是有索隆在,那就真要出大事了。

所以...

罰這傢夥洗三個月廁所,都已經算是輕的了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