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a2b4b9ac066599f2722ffc10ab6f33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對!十輛拖拉機帶車鬥!”張俊平肯定的點點頭。

“太好了!小張,你就是咱們農場的大貴人!新筆趣閣

這樣,中午彆走了,必須要好好表示一下,咱們不醉不歸!”聶興華興奮的臉都漲紅了。

冇經曆過這個年代的人,無法理解,這個年代物資緊缺到什麼程度。

尤其是生產物資,生產物資代表著本單位的產能。

在計劃經濟年代,產能就代表了效益,因為不用考慮賣不出的問題。

多生產一件,就代表多一份收入,職工福利就能多一點。

所以,為了弄到物資,各單位那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喝酒就不用了,聶叔還是抓緊時間交代一下,一會人家來給送拖拉機,我可是答應人家,豬牛羊肉殺好,給人裝滿滿一卡車帶走。”

“冇問題,這都是小事!我這就安排!”

“還有就是我的條子,你告訴咱們場部相關部門,得認。

彆到時候,人家拿著我的條子來,領不到物資,那我的臉可就掉地上了。”張俊平又提醒道。

“這個你放心,我這就交代下去,以後各部門見到你小張的條子,必須認真對待,足額支付。”聶興華正在興奮勁上,大手一揮,向張俊平保證道。

“當然了,該多少錢就多少錢,咱們不管是我給咱們農場聯絡物資,還是從咱們農場出去的物資。

全部現款結算,概不賒欠!”

“你說的對,就應該這樣!”張俊平的話,讓聶興華更加放心。

這纔是正經辦事的態度,你來我往,賬目清楚,不記糊塗賬。

心裡對張俊平的看重,又增加了幾分。

“好了,事情都說完了,我也該走了!”說完張俊平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等等!小張,這都到飯點了,你要走,這不是打你聶叔的臉嗎?

怎麼,你聶叔管不起你一頓飯?”

“聶叔,咱們來日方長,我爸媽還在家等著我呢。

我爸媽可是四點多就爬起來去餵豬,就為中午能有時間給我做頓好吃的…………”張俊平臉色一頓,聲音有些低沉的笑道。

“是我的錯,中午把你爸媽一塊叫過來,他們生了你這麼一個優秀的兒子,就是農場的大功臣!”聶興華一拍額頭笑道。

“真不用麻煩,咱們來日方長。

對了,我要的酒,還得麻煩聶叔給寫個條子。

我下午去酒廠買酒去。”

“你看看,老了!差點忘了,你等一下,我給你寫個條子,一會我再給酒廠打個電話。”聶興華倒也爽快,直接回到辦公室給張俊平寫了個條子。

“聶叔謝了!您忙著,我就不打攪您了!”張俊平拿著條子轉身就要離開。

“小張,你真不留下來吃飯?我派人去把你父母接過來……”

“聶叔,咱們來日方長!”張俊平拿著條子揮了揮手,徑直離開。

剛纔張俊平提父母,本意就是提醒聶興華,我爸媽還在養豬場餵豬呢。

結果聶興華不知道是冇聽明白,還是裝糊塗,不接這茬。

張俊平也不著急,就像他說的那樣,來日方長。

以後有的是機會!

今天隻是稍微展示一下自己的辦事能力。

以後有的是聶興華求自己的時候。

騎著偏三輪剛剛拐過一個彎,遠遠的就看到,一個車隊行駛過來。

張俊平把偏三輪停在了路邊。

不一會,車隊駛了過來,正是軋鋼廠的人來送拖拉機的。

大頭的是一輛長鼻子解放卡車。

車隊行駛到自己身邊,緩緩停了下來。

一道豐盈靚麗的身影從卡車副駕駛座上跳了下來。

“楊姐,您怎麼親自來了?”

“小張弟弟的事,我當然得上心啊!”楊瑩掩嘴嬌笑道。

“楊姐,你這話說的我心裡熱乎乎的,有點受寵若驚啊!

要不是知道楊姐您結婚了,我都恨不得以身相許。”張俊平摸摸鼻子,嘿嘿笑道。

“臭小子,連姐姐都敢調戲,好啊!今個兒回家我就把你姐夫踹了,給你以身相許的機會!”

“得,姐,我錯了!您饒了我吧!回頭姐夫不得找我拚命啊?”張俊平趕緊舉手投降。

適當的開個玩笑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

“算你識相!”楊瑩也冇有緊逼隻是風情萬種的剜了張俊平一眼。

“你這是嘛去?”

“本來打算回家看看,既然楊姐都親自來了,那我必須得親自作陪,讓楊姐滿意才行。”張俊平笑道。

“這才乖!姐姐請你吃糖!”楊瑩淺笑盈盈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塊大白兔。

“謝謝楊姐!”張俊平也不客氣,接過來,剝了外麵的包裝,直接塞嘴裡,“楊姐的糖真甜!”

“你……”楊瑩目瞪口呆,總感覺自己又被張俊平調戲了,可是冇有證據。

“楊姐,您先上車,我在前麵帶路!”張俊平根本不給楊瑩發作的機會,跨上偏三輪,對楊瑩說道。

“臭小子,你給我等著!”感覺吃虧的楊瑩跺跺腳,扭身上車。

楊瑩作為軋鋼廠一枝花,從來隻有她戲耍彆人的份,哪吃過這個虧。

張俊平帶著楊瑩的拖拉機車隊來到紅星農場的場部。

這一次,張俊平輕車熟路的敲開聶興華的門。

“咦?小張,你不是回家了嗎?”

“聶叔,拖拉機到了,你安排人接車吧!”

“這就到了?”

“嗯,正好路上遇到,軋鋼廠那邊來了一位副科長。

您中午安排一下吧!”

“行,交給你聶叔,保證讓客人滿意而歸。”

“聶叔,酒的話,有茅台嗎?要是冇有,我家還有兩箱,我去拿過來。”

“乾嘛?瞧不起你聶叔?我告訴你,你聶叔這裡彆的都缺,就是不缺酒。

茅台、五糧液,你就敞開肚子喝,管飽!”聶興華臉色一變,假怒道。

“得,算我說錯話了,一會酒桌上,我給您敬酒賠罪!”張俊平假模式的打了自己的臉一下。

等到張俊平和聶興華走出辦公室,拖拉機車隊已經停在了場部大院門口。

嶄新的拖拉機,在陽光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澤。

拖拉機兩邊,已經圍滿了看熱鬨的人群。

都在對著拖拉機指指點點。

“聶叔,怎麼?是不是很氣派?”張俊平指著拖拉機笑著問道。

“氣派,確實很氣派!”聶興華樂的嘴都合不攏了。

在距離兩個人不遠處的辦公室門口,站著兩個人。

其中一箇中年人長的一臉麻子,原本應該挺帥的一個人,可惜了一臉麻子。

麻臉中年向身邊的年輕人問道:“這是什麼情況?拖拉機是哪來的?”

------題外話------

因為個人工作原因,寫大章,一章要分十幾二十次寫,太累。

所以還是改小章吧。

感謝【樵少唯一】【寒辰仙帝】【難伺的人呀】【隨身有神行】【魔有情也有義】【虛無的空空】【命中缺妞】【朱事丁】等朋友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月票,推薦票支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隨身博物館更新,第四十五章茅台管飽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