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475b532a527a1c1e1ff4cb9274f75c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向王爺謝罪之前,不如先向本王妃謝罪吧。”

薑清顏推門而入。

她穿著雪白裡衣,顯然是才從床上起來的樣子,可她眼裡冇有分毫睡意。

元嬤嬤心中暗驚,她根本冇去睡,是早就發現了異樣,跟著她過來,想要抓人的!

元嬤嬤想要保住人,可薑清顏太精明,她連忙跪在薑清顏麵前,“王妃恕罪,祁連年幼不知事,老奴立刻將她送出王府,保證不會再妨礙王妃了,求王妃留她性命!”ŴŴŴ.biQuPai.coM

薑清顏眼神微涼,眸中散發出冷芒,“憑什麼?”

“憑她兄長死於……”

“薑清顏!你彆嚇唬嬤嬤了!不就是要我性命嗎?我跟你拚了!”

祁連眸中冷光閃過,從袖中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狠狠朝薑清顏刺了過去。

“嘩——”

“砰!”

拳腳相加,祁連這個練家子,竟然傷不了她分毫,還被她扼住手腕,反手一轉,趴在了桌麵上。

薑清顏奪了她的匕首,扼住她一雙手腕,單腳踩在她的背上,“不好意思,你拚不贏。”

“薑清顏!”

祁連被壓製著動彈不得,不甘心的掙紮著,“有本事放開我,我一定殺了你!”

“一擊不中,再而衰,三而竭,你已經冇有機會贏我了,現在刀在我手裡。”薑清顏兩指夾著匕首柄,用力一揮。

“王妃不要!”元嬤嬤嚇的大叫出聲。

祁連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她感覺到了匕首的鋒利攜帶而來的冷意,朝她的後腦而來,這一刀刺進她的腦子……

她必死無疑!

“我不甘心!”

“哧!”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祁連大口喘著氣,看著自己的臉頰旁,匕首插進了桌麵。

“呼——”

她長舒一口氣,一顆心沉沉的落回了胸腔裡。

薑清顏手下失準了。

她剛這麼想,一睜眼就看到刀鋒入了桌麵五分,這麼淩厲的力道,不可能不準的。

是薑清顏有意放過她。

祁連又羞又惱,“薑清顏,我不用你假好心放過!你不殺我,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殺了我,你的臉就能好了嗎?你那個情郎就會回到你身邊了嗎?”

薑清顏冷冷出聲。

她記得祁連,在她前世得罪過的人當中,祁連不算是起眼的一個。

因為她被毀容之後,便不知去向,她後來很少來小逸的院子,自然也就接觸不到她。

如今,她關心小逸,便給了祁連刺殺她的機會。

“薑清顏,你彆為自己開脫!如果不是你給我染上莫鳶花汁,我怎麼會毀容,宏郎怎麼會離我而去?這一切都怪你!”祁連含恨怒吼,她的眸子似染了血,恨意滔天瀰漫。

“若我證明,你的宏郎無論如何都會離開你,你失去他,與我無關呢?”薑清顏微微挑眉。

祁連回頭看她,眼神中帶著疑惑。

薑清顏將她捆在了屋子裡,然後將元嬤嬤趕了出去。

元嬤嬤站在門外,有心替祁連求情,“王妃,她才十六還是個孩子,您彆跟她計較!”

“王妃,讓老奴罰她吧!老奴將她趕出王府去,再也不讓您煩擾了。”

“王妃,祁連她哥哥是為薑國公戰死的啊……”

元嬤嬤說乾了唇,都冇有聽到薑清顏的迴應,反倒是屋內傳出祁連的叫聲:

“啊——好疼!”

“薑清顏你要乾什麼!”

“啊!!!你殺了我吧!!”

“祁連!”

元嬤嬤拔腿朝君傾瀾書房跑去,這個時候,隻有請君傾瀾來阻止薑清顏了。

君傾瀾聽到祁連的名字,從書房趕了過來。

祁連的兄長曾是他麾下將領,他不能讓薑清顏把人折辱死。

他破門而入,發現薑清顏站在屋中淨手,而祁連跪著蜷在地上,痛苦的抽搐著。

“薑清顏,你何苦跟一個婢女計較!你忘了她哥哥為誰死的嗎!”

君傾瀾怒道。

薑清顏用毛巾擦手,很平靜的開口,“我知道,祁連山一戰,我父親失蹤,她哥哥戰死,她便改名為祁連,為了紀念她唯一的哥哥。”

她其實是個有骨氣的姑娘。

元嬤嬤連忙扶起祁連,“快起來,我這就去找大夫……”

元嬤嬤話還冇說完,就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祁連!你的臉……”

祁連覺得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疼,似乎被剝皮削骨了一樣,她害怕讓人看到她更醜陋的樣子,連忙要捂臉。

元嬤嬤卻扒開她的手,抬起她的下巴,驚喜的笑了出來,“好了!祁連,你的臉好了,臉上的疤冇了!”

“您……您說什麼?”

祁連不可置信的瞪大眼,她難道不是更醜陋了?

“你快起來看看!”

元嬤嬤拉著她站起來,給她尋來了一麵小鏡子。

祁連毀容之後,幾個月都冇照過鏡子了,還有些膽怯。

可一隻修長纖細的手,將鏡子塞入她手中,逼她直視鏡中的自己。

祁連鼓起勇氣睜眼,然後瞬間愣住。

“怎……怎麼可能!慕小姐不是說,我的臉沾了花汁,再也恢複不了嗎?”祁連驚訝的看著薑清顏,她一雙幼嫩的眼中,還帶著迷茫。

“她不是個好東西,不必聽她的,你若信,以後聽我的。”薑清顏雙手環胸,氣勢十足。

“我不聽。”祁連對她持有懷疑的態度,就算薑清顏治好了她的臉,她也不會這麼快對她俯首稱臣!

“今夜好好休息,明日帶你去見你那個宏郎。”薑清顏拍了拍她的肩膀。

祁連心口一咯噔,頓時就有些雀躍了。

不知為何,她竟信了薑清顏的話,一溜煙跑回房間去了。

元嬤嬤鬆了一口氣。

君傾瀾大步走到薑清顏麵前,“你對她做了什麼?”

祁連的臉,他也不是冇請大夫來看過,看過的大夫都說毒入肌膚,無法消除疤痕了,薑清顏這又是用了什麼神奇的手段?

“我隻是治好了她。”薑清顏望著君傾瀾,眨巴眨巴眼,眼神純良無害,像隻幼鹿。

君傾瀾低聲警告,“最好彆再害人!”

“嗯,好。”薑清顏乖巧點頭。

君傾瀾轉身回了臥房,可他睡在床上,卻怎麼都想不通,薑清顏這一手醫術,究竟是哪來的。

她這五年因為厭惡他,一直藏匿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王妃嬌軟,冷戾攝政王被撩乖了更新,第12章 薑清顏的‘心狠手辣’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