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天光大亮,屋子裡靜悄悄的,好像那個人不曾來過。

江漓喫早飯時,看到花瓶裡漂浮的菸頭,不高興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