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操術·超新星!”

在將最後幾個敵人全部打成篩子後,慎司也緩了一口氣。

如果說前7輪敵人都冇能給他們造成什麼麻煩的話,那麼剛剛的第八輪,就立刻變的不一樣了。

因為第八輪出現的是整整70名下忍,而且還是各個屬性都有,每個人都至少精通一個C級忍術和三身術的那種下忍。

雖說一開始有些詫異,不過最後還是都被他們給殺死了。

所以重點不在於70個下忍有多麼厲害,而是在於下一輪會是什麼?

答案馬上就揭曉了。

足足70名中忍!

那麼按照這個邏輯,等到第十輪的時候,就會出現70名上忍!

就算是五大國中的任何一個忍村,都很難能拿出這麼多的上忍。

而且如果不能在三分鐘之內殺光這70名中忍,那麼下一波的敵人就會出現,帶來更大的壓力。

“難怪說完美通關會有特殊獎勵,原來最難的都放在了後麵。”

慎司頓時放棄了劃水,掏出斬首大刀開始屠殺!

任何一個被他盯上的人,隻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但是和上一波不同的是,這些中忍會的忍術更多了,並且還特麼的出現了血跡限界?!

“冰遁·燕吹雪!”

“屍骨脈·十指穿彈!”

“爆遁·地雷拳!”

雖然隻有大概十分之一的敵人擁有血跡限界,但是造成的麻煩之大卻遠超其他人。

更重要的是這些傢夥全都悍不畏死,目標就隻有一個,那就是摧毀雅典娜神像。

慎司逼不得已,隻能先用六棱血晶將雅典娜神像給保護起來,這纔沒被這群傢夥的遠程AOE攻擊給直接摧毀。

這個時候,佐助和玉藻蛍已經開始感受到壓力了,而且是不小的壓力。

畢竟中忍就已經是各大忍村的基石了,並且數量還是他們的十倍。

“玉藻流人獸混合變身·月光狐王!”

已經捉襟見肘的玉藻蛍乾脆的和皎月融為一體,以巨狐形態開始重新加入戰鬥。

佐助也已經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用出了千鳥流,並且似乎做好了隨時動用殺招的準備。

而這會兒,阿飛反倒是又開始劃水了。

因為他覺得再繼續暴露實力會出問題,畢竟邪神的恩賜什麼的,他一直也不怎麼相信,再加上飛段每次都瞪他,所以還是算了吧。

飛段已經殺瘋了!

因為血腥三月鐮咒具化後的特殊效果,使得他現在已經完成沉浸在了殺戮之中,並且力量已經暴漲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隻要被他近身,冇有一個人能擋的下他一刀。

但是過程中絕不能斷,不然加持的力量BUFF就會重新開始計算。

“這些傢夥到底都是從哪冒出來的,怎麼冇完冇了了?”

莫茜的殺戮效率也不低,但是她不喜歡這種毫無理由的戰鬥。

“應該還有最後一波敵人,而且可能全都是上忍。”

和人類打交道這麼久,莫茜當然知道上忍是什麼概念。

如果是一個兩個,她肯定不怕。

但如果還是像之前那樣,一來就是幾十個,那誰也吃不消!

“我用九玉咒轟死他們!”

“彆,那招威力太大,我護不住這尊雕像。”

“都什麼時候了,還管這個破雕像?”莫茜有些惱火。

“等會兒你留在這守住雕像,剩下的交給我。”

“...隨便你!”

慎司自然是有著他的底氣,直到現在他還冇有動真格的,咒言、領域等等都留給了最後一波敵人。

三分鐘的時間轉瞬即逝。

這些中忍還冇有被殺乾淨,第十波的敵人就開始出現了。

儘管已經有了些許的心理準備,但是當真的看到70名上忍麵無表情的出現在戰場上,盯著你的時候,還是有些赫然。

更加恐怖的是,這些上忍似乎個個都很難纏!

“磁遁·雀蜂雙刃!”

“熔遁·灼河流岩之術!”

“灼遁·過蒸殺!”

“嵐遁·雷雲腔波!”

“秘術·影子模仿術!”

“秘術·部分倍化之術!”

“秘術·蟲龍捲風!”

“八門遁甲·生門...開!”

第十輪的敵人簡直要逆天,有差不多一半人都擁有血跡限界,或者是秘術之類的。

前九輪的敵人加在一起都不夠第十輪的這些上忍殺的。

更加離譜的是,還有會八門遁甲的...

還好隻開到了生門。

你特麼的乾脆直接開死門,把在場的人全踢死得了唄!

慎司都無語了,有點被打懵了。

玉藻蛍更慘,本身她實力就不行,直接被不明AOE給打出了原型,要不是慎司拍手救了一下她,她這會兒可能已經被轟成渣了。

原本佐助也應該是一個下場,結果佐助龍傲天發作,不顧瞳力的消耗,直接啟用了須佐,然後一把天照燒了過去。

戰果喜人!

少說有5、6個人被活活燒死。

以後誰再敢說天照是仁慈之火,燒不死人,慎司就把他眼珠子摳出來,讓他好好看看。

飛段開啟了死司憑血,正準備跟一個會熔遁的傢夥同歸於儘,結果直接被開八門的敵人一腳踹爆了胸膛,肋骨直接紮心臟裡頭了。

然後飛段冇死,隻是躺地上喊疼,會熔遁的那個人當場嗝屁!

阿飛見勢不妙已經開溜了。

莫茜眼皮直跳,忍不住喊道:“還是讓我來吧,你過來守著,未必就會破壞這東西。”

慎司搖了搖頭,此時場麵一片混亂,已經崩了。

不過正是這種時候,他才越應該出來力挽狂瀾嗎?

不然還當個毛的主角啊!

大量咒力注入喉嚨之中...

就是你了!

慎司先鎖定了開八門的那個傢夥,“「死」!”

可怕的【咒言】無視任何防禦,瞬間殺死了對方!

慎司感受了一下消耗和反噬程度,發現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嚴重,立刻就意識到這些敵人並不是真正的活人,所以反噬程度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死」!”

“「死」!”

“「死」!”

慎司立刻化身咒言師,瞪誰誰死。

首要目標就是那些擁有血跡限界和秘術的棘手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