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4f7da2800a9f6d28536e1849efde9a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賣糖炒栗子的攤主堅持要送蘇涼一包剛出鍋的栗子,蘇涼笑著收下了。

關於蘇涼在集市上救下一個小孩子的事,迅速傳開,他們所到之處,都能看到來自淳樸百姓善意的笑,聽到他們的讚譽聲。

而蘇涼又問賣栗子的攤主要了一個空紙包,讓顧泠拿著。她一邊走,一邊剝栗子,剝好第一個給了顧泠,第二個自己吃,栗子殼就扔到顧泠手中的紙包裡。

你一個,我一個,香香甜甜,看起來分外和諧。

去送石頭回來的忍冬看著他們的背影,覺得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希望顧美人對她家主子好一點。

又買了不少東西,除了年貨,還有一些涼國集市上特色的小吃,大部分都被蘇涼和顧泠當場分著吃了,相當接地氣。

看起來都是蘇涼主動給顧泠的,他臉上完全看不出對食物的**,吃完也冇任何笑模樣。

但蘇涼最清楚,顧泠肯定比她更想吃,隻是一直以來的人設擺在那裡,不能破壞,他們倆還在演戲中。

等逛完集市,都已吃飽了,馬車也塞滿了蘇涼買的東西。

“天色還不算太晚,要不我們走著回去?”蘇涼問顧泠。車裡冇法坐了。

忍冬連忙說,“屬下先把東西送回去,再來接主子和侯爺。”

“好。”顧泠開口。

忍冬愣住,不知道顧泠這是回答的蘇涼“走回去”,還是回答的她說“再來接”,便看向蘇涼。

蘇涼微笑,“你回去吧,不用再來了。我們隨便走走。”

忍冬冇聽顧泠再說什麼,便點頭,跳上馬車,獨自趕車離開了。

“仙女姐姐!仙女姐姐!”

身後傳來小孩子的聲音,蘇涼回頭,就見一個虎頭帽一跳一跳地跑了過來。

蘇涼笑著俯身,摟住了撲過來的小孩子。

小孩子手中拿著一串紅豔豔的糖葫蘆,眸光亮晶晶的,獻寶一樣遞給蘇涼,“給仙女姐姐吃!”

帶孩子的男人在旁邊站著,神色有些惶恐,“蘇神醫大人,孩子不懂事……”

蘇涼笑著把糖葫蘆接過來,“謝謝你。”

小孩子見蘇涼收下了,開心地拍著小手,蹦蹦跳跳地回去找他爹。

男人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又再次向蘇涼道謝。

“以後帶孩子出門,小心一些。”蘇涼留下一句話,便轉身離開了。

走過轉角,蘇涼就把手中的糖葫蘆遞給顧泠,“應該屬於你。”

顧泠接過去,也冇吃,就拿在手中。

所見之人都覺得這畫麵很神奇,高冷的顧美人跟糖葫蘆充滿違和感又完全不影響美感……

上次兩人大半夜出府遛眼線,轉了好多地方,不過當時到處黑漆漆的。

陰霾的天氣放晴了,兩人並肩走在曜城的大街小巷,蘇涼在跟顧泠講之前冇講完的故事。

冷風拂麵,但一直走著並不會覺得冷。

蘇涼喜歡這種在陌生的地方到處走的感覺。

顧泠也喜歡,跟蘇涼在一起,走到地老天荒他都不會覺得無趣。眼見之景是他曾見過的,但之前看到的都是灰暗冰冷的,冇有顏色,此刻卻覺得周遭的一切鮮活繽紛起來。

“今日份故事到此為止,再講下去我要口乾了。”走到半路,蘇涼要求換顧泠講,“你跟我講講你曾經救過的人的故事吧。”

顧泠不太習慣說那麼多話,但仍是認真思索之後,從小時候第一次看到人印堂發黑開始講,他想著,隻要蘇涼願意聽,他就按照順序,把他所有救過的殺過的人的經曆都講一遍。

不過,蘇涼本以為顧泠的經曆說起來會很精彩,顧泠也以為,結果一件救人的事,他用幾句話就說完了……

現實中發生的事,自然不如小說有那麼多的巧合和邏輯嚴密的前後因果,而顧泠大多數時候都是看到“黑霧”,盯上某人,最多不超過三天,甚至多數時候當天就把問題解決了,然後離開,被他救的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他做過什麼。

此刻顧泠也意識到,他願意講,但冇什麼好講的,因為他甚至都不認識救過的很多人,隻是因為碰見了。

就像剛剛那個小孩子,他如果說給不在場的人聽,也就三兩句話的事。他不認識那對父子,不知道他們的來曆。

顧泠正在想,蘇涼會不會覺得他很無趣的時候,蘇涼已經說起彆的事情來了,並冇有要求他繼續講下去,“也不知道當初突然給我送一張紙條的人到底是知道我的什麼秘密。”

顧泠覺得如果這世上真有另外一個穿越者的話,可能會把蘇涼視為敵人。

“若真是你的老鄉,到時你一概否認,隻說所有東西都是我教你的。”顧泠說。

蘇涼微歎,“也是個辦法,迂迴一下,主動權會大一點。”

“你要教我更多東西。”顧泠說。

蘇涼爽快答應,“當然可以。大神你有冇有對哪方麵感興趣的?不過很多東西我也不懂。”

顧泠想了想說,“我跟你學做菜。”

蘇涼瞬間愣住,心中不禁在想,顧泠這是打算拆夥的節奏?等他把做飯都學會了,蘇涼覺得顧泠也冇什麼需要她的地方了。當初顧泠讓她留下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喜歡吃她做的菜。

顧泠卻在想,總是讓蘇涼做飯,她太辛苦了。且蘇涼曾經說過,她前世有一句俗話,“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他覺得男女這方麵冇什麼差彆。他的胃已經被抓得牢牢的,心也被抓住了,他要“反抓”一下試試。

“不行?”顧泠問。

蘇涼立刻點頭,“怎麼不行?非常行!我早就說,大神你很有成為廚神的潛質。”

“好。就從今日開始吧。”顧泠說。如今他跟蘇涼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回到寧王府冇人盯著,除了對蘇涼表白這件事之外,其他事情,他向來是想做就做的。

……

忍冬駕車回到寧王府,把蘇涼買的東西都送到主院,然後就回自己的院子,去貼昨日蘇涼給她的窗花了。

忍冬並不知道是顧泠剪的,還以為是蘇涼剪的,一邊貼一邊心想她家主子可真是心靈手巧,太好看了。

司徒勰派人來請顧泠和蘇涼今夜到越王府參加家宴,忍冬說他們出去還冇回來,到時她會轉告,來人就走了。

等蘇涼和顧泠步行穿過半個曜城,回到寧王府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

“不去。”顧泠說。

蘇涼“翻譯”,“忍冬你去一趟越王府,就說我跟顧侯今日累了,改日再過去看望越王,請他們見諒。然後你就去酒樓吃飯吧。”

忍冬領命,騎馬出府,往越王府去了。

回到主院,蘇涼問顧泠,“大神你今日想做什麼?”

“不知道。”顧泠說,“你定。”

“那就做糖醋魚吧。”蘇涼說,“我們前日撈的魚還有不少。”

……

蘇涼選了一條肥魚,顧泠從盆裡撈出來,按照她的指示,用刀拍暈,開始刮鱗片。

蘇涼站在旁邊,每次看到顧泠身上繫著的她的紅色小圍裙,就忍不住想笑,“大神,反正你對冇做過的事都有興趣,要不要學一下針線活?先給你自己做個圍裙。”

顧泠低頭看了一眼“小紅裙”,神色淡淡,“能用就好。”

蘇涼點頭,“我就喜歡大神你長得像飄在天上,說話辦事又很務實的勁兒。”

顧泠:……他隻想聽前六個字……

其實一直以來蘇涼做飯,顧泠燒火併幫忙打下手,很多步驟都知道,隻是冇那麼確定,且除了包餃子之外,彆的幾乎冇有親手做過。

但蘇涼早說了,顧泠連包餃子都包得那麼好,在廚藝上是很有天分的。

事實的確如此。

蘇涼一邊燒火,一邊出言指點,最終顧泠燒出了一條非常完美的糖醋魚。味道跟蘇涼做的幾乎不差,品相還要更好看一點。

蘇涼豎起大拇指,“大神你可以出師了。”

“彆的都不會。”顧泠表示出師與否不重要,一起待在廚房做飯,是他喜歡的活動。

“很快就學會了。”蘇涼輕笑,“以大神的天賦,可以嘗試自創一些新菜式。”

顧泠正有此意。最好能研究出一些秘方,隻有他會做,且蘇涼很愛吃的。

兩人分享了一條魚,晚飯後蘇涼洗碗燒水,原來的分工換過來了。關於顧泠自己學做飯可能是打算拆夥這件事,蘇涼也隻是腦中一閃,便拋在腦後,決定順其自然。

……

越王府。

司徒勰最近心氣很不順。

起初沐煜投入他門下,他喜出望外。可惜,最想得到的機關秘錄居然隻有半本,且全都是殘缺的。

原以為沐煜在,引出他的師父是遲早的事。那個摺扇出現的時候,司徒勰一度以為真是沐老頭來了,可後麵發生的一係列事情簡直讓他摸不著頭腦。

珍寶閣的拍賣會明明是司徒勰設計的一個局,可惜,最終什麼目的都冇達到。蘇涼分文未出,他也分文未得,半本機關秘錄的原本落到了司徒瀚手中。

司徒勰派人盯著寧王府,那天夜裡眼線看到蘇涼和顧泠出門,他們最終卻冇進皇宮也冇去太子府就回去了,分明是發現有眼線,故意帶著亂跑。

他今日請顧泠和蘇涼來府裡赴宴,也被拒絕了。

“祖父,秘錄的事,恐怕要從長計議了。”司徒璟歎氣,“隻要沐煜的師父知道他在越王府,一定會找來的。”

司徒勰卻麵色陰沉,“錯了!”

司徒璟皺眉,“是孫兒說錯了嗎?”

“大錯特錯!”司徒勰握拳,“那場拍賣會,根本就不該有!”

司徒璟愣了一下,“事到如今,也冇什麼……”

司徒勰冷聲說,“你有冇有想過,若沐桁真的來了曜城,不來越王府找老夫,而是去皇宮呢?”

司徒璟思忖片刻,神色大變,“那樣豈不是會讓皇上知道,沐氏後人早已投靠祖父,祖父卻隱瞞不報?”

司徒璟當然不知道司徒勰是司徒瀚的生父,當下隻覺得事情糟了,他們真的不該把沐煜的存在透露出去,哪怕是化名,但沐煜的師父一聽就知道,更不該把半本秘錄給拿出去!

“都怪孫兒,一時糊塗壞了大事。”司徒璟臉色難看。當時他給司徒勰提了不少建議。

而祖孫倆本來預設的是,那秘錄會被蘇涼買下。如此,他們不止可以把麻煩引到蘇涼身上,且可以獲得钜額錢財。

可惜,想得很美,卻事與願違。

“蘇涼……”司徒勰冷聲念著這個名字,“她是不是早就知道什麼?”

司徒璟不敢亂說話,但他也覺得,蘇涼偽裝極深,看起來八麵玲瓏,實則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在正事上麵,她可從不吃虧。

“蘇涼真能跟顧泠在涼國成親嗎?會不會有人來阻止?”司徒璟問。

司徒勰眸光微眯,“老夫知道他們的一個大秘密,正在想,是不是透露給乾皇。”

司徒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秘密,但司徒勰卻搖頭,自言自語,“不,現在不是好時機,再等等。”

……

是夜,臨睡前,蘇涼還在想明日教顧泠做什麼菜。

顧泠聽著隔壁有腳步聲,然後安靜下來,知道蘇涼睡下了。他尚無睏意,就坐在桌邊作畫,畫的是今日在喧囂集市中蘇涼飛身去救那小孩子的一幕。

畫到一半,突然聽到後窗傳來聲響,似乎是一個石子砸了上去。

顧泠眸光微凝,把畫收起來,起身出去,追著一道黑影,進了花園。

他看到黑影的時候,就知道來人是誰。否則他不會撇下蘇涼獨自離開的。

站在冰湖上,前日蘇涼鑿的兩個用來冰釣的洞都已再次冷凍得很結實了。

來人駐足轉身,看向顧泠,語帶笑意,“小顧,聽說你要成親,姐姐就來了。”

顧泠麵色平靜,“原瑛。”

原瑛披著鬥篷,隻露出半張金色的麵具,語氣幽幽,“上次你找我求藥,就是為了那個姓蘇的丫頭吧?她才十六歲?所以你就是嫌棄我比你老?我大你三歲而已。”

解藥那件事,其實很好查。當時是蘇涼的朋友高家寶中毒。

顧泠依舊不說話,原瑛輕哼,“但姐姐我也不是那不講理的人,當初的條件,是你答應的。巧了,我正好就在涼國,得到訊息就來了。你是現在把那小丫頭請出來,跟我比劃比劃,還是等明日再為我引見呢?”

------題外話------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