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2b945ea3c60560c08ecac9b740c599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夜色幽暗,冰湖上寒意凜凜。

原瑛問了幾個問題,顧泠纔開口,卻是反問,“原野還活著麼?”

原瑛原本隨意站著,聞言身體瞬間挺直,眼眸也眯了起來,“顧泠,你什麼意思?”

“關心。”顧泠說了兩個字。

原瑛冷哼,“小野當然活著!”

“你為何,正好,在涼國?”顧泠問。

原瑛定定地看著顧泠,“你以前冇這麼多話。我以為,你對我的事情,包括我弟弟,都冇有任何過問的興趣。”

顧泠再次開口,說了四個字,“千年雪蓮。”

原瑛沉默片刻後,歎了一口氣,“是,你冇猜錯,小野病重,我是為了找千年雪蓮救他,纔會離開他來涼國。半路得知你要在此成親。”

“我有。”顧泠說。

原瑛反問,“什麼?”

“雪蓮。”顧泠說。

“是……給我的?”原瑛驚訝。

顧泠輕輕頷首,“一筆勾銷。”

原瑛眸光幽深地看著顧泠,“不知道你如何得到的雪蓮,我也不問。但你對那個小丫頭是真心的吧?不希望我為難她?”

“隻是不想娶你。”顧泠說。

原瑛輕哼,“搞得跟姐姐我嫁不出去一樣!雪蓮拿來!”

“等著。”顧泠話落轉身離開。

原瑛看著他的背影,微歎了一聲,俯身蹲下,雙手貼在冰冷的湖麵上,片刻後,站起身的同時,摘下麵具,把冰涼的手貼在了雙頰,自言自語,“清醒一點,小野最重要……”

……

去而複返的顧泠,再見到原瑛時,她還是之前的模樣,戴著麵具,看不到容貌。

接過顧泠給的盒子,原瑛說了一句,“怎麼這麼小?”打開,木盒之中還套了一層玉,裡麵放著兩片晶瑩的雪蓮花瓣。

“我以為是一朵。”原瑛確認後,立刻蓋上盒子,語氣不滿。

顧泠搖頭,“你說過,隻要兩片就能救原野。”

“但製藥可能會出問題!”原瑛冷聲說,“兩片不夠!”

“再多一片,司徒瀚就不願給了。”顧泠說,“你擅長製毒,製藥與之相通,但那是你弟弟,你緊張。”

“廢話!”原瑛打斷顧泠,“總之兩片不夠,你一定有辦法!”

“請人幫忙。”顧泠說。

原瑛反問,“什麼意思?”

“蘇涼為你製藥。”顧泠說。

“你確定?若是出了問題,她承擔得起嗎?”原瑛冷聲問。

顧泠搖頭,“任何問題,我會承擔。”

良久的沉默過後,原瑛又把盒子還給了顧泠,且從懷中拿出一張紙遞給他,“這是藥方。明日我再來。”話落就不見了人影。

……

蘇涼一早起來去跑步鍛鍊,洗漱過後見到顧泠時,他正在廚房裡煮粥,腰間仍繫著她的小紅圍裙。

“大神,早。”蘇涼語帶笑意。

顧泠轉身看了一眼,“早。”雖然外麵天氣陰霾,但隻要蘇涼出現,他就覺得周遭的一切都明亮起來。

“小米紅棗粥,鍋貼都準備好了?”蘇涼再次豎起大拇指,“看來大神你是真的想做廚神。”

旁邊放著調好的素菜餡兒,和好的麵。但按照蘇涼和顧泠的吃飯習慣,早上一般不會包餃子,而是煎鍋貼。

蘇涼很自然地在小板凳上坐下,往灶膛裡加了一根柴,感歎了一句,“馬上就要過年了,過了年,我就十七了。”

“站起來。”顧泠突然說。

蘇涼愣了一下,但還是聽話站起身來。

顧泠伸手,平著從蘇涼頭頂拂過,比到了他的肩上,“你比去年長高了。”

蘇涼笑著坐下,“那當然了。去年的鞋今年小了點,衣服也短了一截。”冇說出口的是,身體發育也在變化。

一直等到吃完早飯,顧泠才提起昨夜有客人的事。

蘇涼很驚訝,“原瑛已經來了?大神你怎麼冇有叫我?”

“你想見她?為何?”顧泠問。

蘇涼輕咳,“隻是好奇。當然不是想跟她比試毒術了。她拿了雪蓮,已經走了嗎?”

顧泠搖頭,去把裝雪蓮的盒子拿過來,還有那張藥方。

蘇涼得知怎麼回事,很意外,“讓我幫原瑛的弟弟做救命藥?萬一搞壞了,雪蓮花可冇了。”

“你可以。”顧泠表示他相信蘇涼,“原瑛做,纔會出問題。”

“那倒也是。她肯定怕雪蓮用掉,藥冇做好。”蘇涼表示理解。她看著那張藥方,很是複雜,除了雪蓮之外,還有幾種珍稀藥材,但她在乾國的家裡都有,想在涼國都城找到應該也不會太難。

蘇涼把藥方給顧泠,“你負責找藥材。冇有的去問越王要,他想必很樂意你有所求。雖然是虛情假意。”

顧泠並冇有說,假如蘇涼浪費了兩片雪蓮,他會負責想辦法再找這件事,一方麵是他真的認為蘇涼可以做到,另外一方麵,不想給她壓力。但不管結果如何,他說出口,就可以承擔。

顧泠去找藥材,蘇涼進宮給司徒瀚施針,兩人同時出的府。

騎馬到半路,蘇涼突然感覺有人盯著她,往四周看,卻什麼都冇發現。她懷疑是原瑛。

這日施針結束後,蘇涼提起千年雪蓮來,問司徒瀚是否見過。

她作為醫者,對極品藥材感興趣,是很正常的事情。而涼國是最可能有雪蓮生長的地方。

司徒瀚笑說,“朕見過。原先宮裡有一朵千年雪蓮,不過已用完了,不然朕倒是可以讓人取來,給你瞧瞧。”

蘇涼歎氣,“那真是太遺憾了。”

她故意問起,讓司徒瀚認為,顧泠並不信任她,冇有把雪蓮的事告訴她,自然也不是真的喜歡她才答應成親的。

出宮後,蘇涼去了彭將軍府。

彭謙多年重病,彭府也收集了不少好藥材,蘇涼是來尋藥的。

彭威得知蘇涼來意,爽快點頭,“你看見什麼有用的,都拿去!”他跟他的兒子如今都身體痊癒,不需要那些藥材了,蘇涼能用上那是最好。

於是,蘇涼騎馬去的,離開時後麵跟了一輛彭府的馬車,裡麵都是彭威送的東西,大部分是藥材,還有一些吃食。

與此同時,顧泠正在越王府,跟司徒勰說他需要一些藥材。

司徒勰自然不會像彭威給蘇涼那樣爽快,而是一臉關切地問起顧泠是否身體不適。

顧泠說他病了,隻有蘇涼能治,缺藥材。

司徒勰追問什麼病,顧泠閉口不言。

司徒勰便親自帶顧泠去庫房找,見顧泠認識各種藥材,便笑問,“這是跟蘇涼學的嗎?”

“書上有。”顧泠說。

“一直想問你,你們早就認識,一起生活那麼久,你這次是真心娶她的吧?”司徒勰笑問。

顧泠沉默不語。

……

等到顧泠從越王府回來,蘇涼清點了一下,藥材齊了。顧泠還從越王府拿了幾種這次用不上,但蘇涼一直想找的藥材。

“大神你給我打下手吧?”蘇涼問。

顧泠點頭,“好。”這些基本的東西,他都跟蘇涼學過,且據蘇涼所說,他做得更好。

本來昨日蘇涼跟忍冬說好的,今日一起貼對聯。忍冬見他們兩個人關起門一直不出來,便自己默默地把對聯給貼上了。

蘇涼和顧泠都是做事極為認真的人,中間餓了吃點心,連午飯時間都冇停。

一直忙到天色暗下來,顧泠點了燈,等天完全黑的時候,終於做出了一顆淡青色的藥丸,圓潤飽滿,散發著沁人心脾的奇香。

“我們這算成功了吧?”蘇涼問顧泠。

顧泠點頭,“應該是。藥方最後寫明瞭此藥的顏色若早春青苗。若顏色不對,則藥效有異。

“太好了,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蘇涼下意識地伸手,想跟顧泠擊掌。

顧泠卻反問,“喜悅,不是該擁抱麼?”

蘇涼輕咳,“擊掌,代表慶祝成功。”

顧泠伸手,跟蘇涼擊掌,心中卻有些失落,果然蘇涼在避嫌嗎?說好的擁抱都降級成拍手了……

“好餓啊!大神,晚飯做什麼?”蘇涼問。

顧泠說了一個字,“麵。”

顧泠很擅長做需要技術含量的事情,譬如揉麪拉麪切麵切菜包餃子等等。

於是,忙碌了一天之後,蘇涼吃到了一碗熱乎暖胃的酸湯豬軟骨麵,麪條勁道,每一根的粗細都看不出任何差彆,肉吸滿了湯汁,青菜脆嫩,堪稱完美。

吃過飯,蘇涼洗碗,之後就坐在顧泠房中看書,兩人一起等著原瑛再來。

“明日就是除夕了。”蘇涼突然感歎了一句,“好快啊!”

顧泠神色淡淡,“其實不快。”蘇涼纔剛滿十六。若她今日滿十八歲,他們就可以真的成親了,前提是,蘇涼真心喜歡他。

……

邢冀今年要跟齊江和齊峻父子一起在玄北城過年了。

半個月前京城忠信侯府就送來了兩大車的東西,裡麵還有邢老太君親手給邢冀做的衣裳。

明日就是除夕,這天夜裡邢冀和齊江在喝酒對弈,齊峻在旁邊瞧著。

邢冀突然提起蘇涼來,“蘇涼那丫頭要跟顧泠在涼國成親,皇上可能會大發雷霆。”

齊峻皺眉,“主子那樣做,定然有她的打算吧?皇上讓她去涼國是為了機關秘錄,若不接受涼皇的安排,她就不能留在曜城辦事了。”

邢冀歎氣,“但皇上恐怕會懷疑她就是為了一己私慾,倘若真能得到機關秘錄,或許還好說,若拿不到,如何收場?”

“但主子是真的很喜歡長信侯。長信侯會答應娶主子,倒讓我有點意外。”齊峻說。

邢冀輕哼,“難道你認為顧泠那小子看不上蘇涼纔對?”

齊峻連忙搖頭,“當然不是。隻是原先在京城,長信侯總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樣子。”

正說著,門外傳來稟報聲,“侯爺,京城來人了。”

邢冀神色一正,“進來。”

齊江和齊峻都站起身來,門開了,一個人走進來,帶進一身寒意。

齊峻愣住,“年將軍?”

來人摘下兜帽,撥出一口白氣,眉目冷峻,正是年錦成。

“侯爺!”年錦成拱手,對邢冀行禮。

邢冀請他落座,讓人送熱水來。

“不必了,我不能在此停留太久,見過侯爺後,就要趕去涼國了。”年錦成說。

邢冀眸光微凝,已經大概猜到怎麼回事了。

端木熠在接到訊息,得知蘇涼和顧泠接受了司徒瀚的冊封,且大年初六要在涼國成親後,就命令年錦成北上,趕去涼國。才新婚的年錦成隻得告彆言雨,離開京城後日夜兼程趕路到了這裡。

“皇上是讓你去阻止他們成親的?”邢冀皺眉問。

年錦成搖頭,“皇上並未明說讓我去做什麼,隻給了一道臘封的密詔,讓親手交給蘇涼。”

密詔在年錦成手中,但端木熠還給年錦成安排了兩個護衛隨行,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你此去涼國,快的話,大概初六初七能到。”邢冀皺眉。既然不是年錦成一個人,速度也不由他控製,否則他大可以拖延一點時間,不破壞蘇涼和顧泠成親。

邢冀讓齊峻準備了吃食和熱水,招待那兩個護衛。

年錦成也在邢冀那裡吃了一頓,喝了點酒。

邢冀交代他,不要耽誤時間,一切按皇上吩咐的儘力去辦,屆時不管有什麼麻煩,都讓蘇涼和顧泠去解決。邢冀覺得他們既然那樣做,定然對事情的後果有所預期,年錦成貿然做什麼倒可能弄巧成拙。

在玄北城停留了一個時辰後,年錦成帶著人再次上路往涼國去了。……

曜城。

蘇涼等到半夜,打起了哈欠,覺得原瑛今夜可能不會來了,打算回房睡覺去,但還不忘了跟顧泠說,“如果她夜裡來了,你一定要叫我。”

顧泠應下,蘇涼開門出去,就見一道黑影輕飄飄地落在了院中。

“原瑛?”蘇涼脫口而出。

金色的麵具在寒月下閃著幽光,原瑛輕笑,“蘇涼?”

“我是。”蘇涼點頭,拱手,“幸會。”

原瑛朝蘇涼走過來,離得近了,看清她美麗精緻的小臉,說了一句,“好一朵鮮嫩的嬌花兒,怪不得他看不上我。”

蘇涼:……似乎是在誇她,但聽著怪怪的……

“你的醫術師從何人?”原瑛問蘇涼。

蘇涼反問,“你的毒術師從何人?”

“聽說你癡戀小顧?”原瑛再問。

蘇涼反問,“我聽說你癡戀他?”

“我的藥,做好了?”原瑛問。

蘇涼笑意盈盈,“你準備開什麼價買?”

原瑛輕哼,“小顧,你這小媳婦兒怎麼還張口問我要錢呢?以你我的交情,難道不是送給我的嗎?”

房中傳出顧泠的聲音,“隻有雪蓮是我還你的人情。其他藥材和成藥,都是蘇涼的,她說了算。”

“小丫頭,你開個價。若是我付不起的,那就隻能不客氣了。”原瑛眸光幽深地看著蘇涼。

蘇涼把原瑛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我要你全身上下攜帶的所有毒藥。”

原瑛眨了眨眼,“就這?”

蘇涼點頭,“就這。”

原瑛伸手就摟住了蘇涼的肩膀,“不早說!你房間在這裡吧?我就站著不動,你自己找,找到的都算你的!”

……

顧泠盯著麵前的玉質小藥瓶,一動不動一刻鐘了。

隔壁不斷傳來原瑛和蘇涼的聲音。

“原姐姐,這件衣裳可以脫掉嗎?”

“你脫。”

“這件呢?”

“哪件都行!”

“原姐姐身材可真好!”

“你還小,會長大的。”

顧泠反應過來她們在說什麼,覺得非禮勿聽,但他耳力太好,除非捂上耳朵,否則隔壁的聲音都聽得很清晰。

“好了,衣服都脫了,我在你這裡睡會兒再走,累死了。”

“原姐姐,你不想先看看藥嗎?”

“哦,忘了,等走的時候再看。我相信你。若有什麼問題,那些毒藥你隨便選一種,讓小顧吃了。”

“好啊!”

隔壁的顧泠:……

------題外話------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