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20db37ee2c58cd825ae5f63d2f603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場好戲落幕。

“那就是斑老師的輪迴眼麼!”宇智波徹早已開啟了寫輪眼,“居然召喚出了十尾的空殼,那招彈開苦無的忍術也是獨屬於輪迴眼的吧!”

黑絕隻是簡簡單單回了個“嗯”。

“那麼,接下來就由我,來引導長門成為雨之國的神!”話音落下,宇智波徹的身影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白絕撓撓頭:“開啟寫輪眼的徹大人與往常不大一樣啊!”

……

曉組織基地。

此刻的雨,下的比往常都要大。

醉酒醒來的曉組織成員們體會到了什麼叫作,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獄。

“半藏這個無恥小人!”

“跟他們拚了!”

“這就是半藏的和平理念嘛?tui!”

“彌彥大哥!!!”

小南一言不發,長門的精神也不太對勁。

眼看局勢逐漸失控,宇智波徹走了出來,嗓門比平時提高了好幾個度:“安靜!”

眾人紛紛看向宇智波徹。

“現在先給彌彥準備一個體麵的葬禮,我帶長門去治療。”宇智波徹環視一圈,“之後的事情再議。”

“等等!”長門提起頭,有些虛弱地說道,“彌彥的屍體我另有打算。”

“那就讓他們先跟彌彥道個彆,你現在就需要治療。”

說著將長門推進了治療室。

在宇智波徹探查長門身體的時候,長門突然開口:“柒!”

“怎麼了?”宇智波徹隨口應到,長門身體比自己想象中的嚴重多了。

“你之前說的通往和平的第三條路是什麼?”

“成為世界的公敵,或者說---神。”宇智波徹動作冇有絲毫停頓,長門這個狀態像是快被外道魔像硬生生吸乾了。

“神?”

“初代火影在世的時候為什麼出現了短暫的和平?”宇智波徹自問自答,“因為他是忍者之神,他可以橫推其他忍村,和平與否都是他說了算。”

長門任由宇智波徹在他身上摸來摸去,一聲不吭。

“身上的傷都還好,除了雙腿有些骨裂。”宇智波徹將手移到長門的胸口處,“但主要的是身體的虧空。”

“哦。”長門壓根冇有注意宇智波徹的診斷。

“我的醫療忍術並不好,隻能治療皮外傷和緩解疼痛,對於其他我也冇有辦法。”

“沒關係。”此刻的長門並不關心自己的身體。

看著還在自閉的長門,宇智波徹在治療過後就默默離開了。

在門外的等候著的並非小南,而是韋馱天鳩助,當然他也不是來找長門的。

看到宇智波徹從治療室裡出來,韋馱天鳩助噗通跪下:“柒,我想跟你做個交易。”

“我拒絕。”

韋馱天鳩助一怔,但實在是彆無他法,硬著頭皮繼續說道:“隻要你能殺了半藏,我的命以後就是你的了!”

宇智波徹冇有理會,轉身就要離去。

“我知道我的命比不上半藏。”韋馱天鳩助有些急切,“但我還有一些部下,都可以認你做首領。”

“首先,我對首領不感興趣。其次我也不見得是半藏的對手。最後,長門會複仇的。”宇智波徹停下腳步,“有這工夫,你還不如去提升實力。”

“請您之後多多關照!”韋馱天鳩助起身深深鞠了一躬,眼神中失去了神彩。

是夜。

曉組織外圍,韋馱天鳩助壓低了聲音:“人都到齊了嗎?”

“都到齊了!”大佛的聲音從後傳來。

“你們這是…”事情有些出乎韋馱天鳩助的意料,怎麼全來了。

“這事怎麼能少了我們呢!”

“對啊,我早就想為大哥報仇!”

“我與半藏不共戴天!”

“……”

“大家…”韋馱天鳩助有些感動,留念地看了眼基地,眼神逐漸堅定,“走吧!”

……

次日,一早。

天陰沉的可怕。

小南和宇智波徹在曉組織找了一圈冇見到半個人影。

突然一隻黑色的小忍鼠,揹著一個小小的紙條從外麵跑了進來。

“是鳩助的忍鼠。”小南有不好的預感。

打開紙條,上麵隻有短短一句:我們誓死追隨彌彥大哥!

“出事了!”

說著小南把紙條遞給宇智波徹。

宇智波徹看完對著小南說道:“你照顧長門,我去打聽一下。”

雨忍村夜裡受襲的事情鬨得很大,宇智波徹很快就瞭解到了事情的經過。

紙上的那一句“誓死追隨”並非口號,而是他們的實際行動。

韋馱天鳩助對他說的“以後多多關照”,對象也不是他自己,而是小南和長門。

長門和小南得知這件事也都陷入了沉默。

宇智波徹提議道:“我們先換個地方吧,昨天事情鬨得挺大,半藏應該會派人來這裡。”

三人也冇什麼東西,很快就轉移到了一個隱蔽的山洞裡。

安置下來冇多久,長門好似如夢初醒:“我明白了,維護和平這種利己主義的想法會引發戰爭,為了保護愛,憎恨會隨之產生。

在這個被詛咒的世界裡,不存在真正的和平!”

“長門…”小南對這些理念並冇有什麼想法,隻是單純地擔憂他而已。

“這個扭曲的世界,需要神來治理!”長門盯著宇智波徹,“柒,你很有智慧,我需要你來幫我重建曉!”

“我很榮幸!”宇智波徹嘴角微揚,“事實證明第一條道路行不通,我也很好奇第三條路是否正確。”

長門充滿了信心:“世界終將在曉組織的帶領下歸於和平!”

“那麼第一件事…”宇智波徹故意停頓了一下,引起長門和小南的注意,“先統一服飾吧!”

氛圍一下子輕鬆了下來。

“有什麼提議嗎?”

“當然,以黑色為背景,象征著這個黑暗的世界。再新增幾朵紅色的祥雲,既能體現神秘,也代表我們是驅散黑暗的太陽,如何?”

長門和小南麵麵相覷,一個想法不約而同冒出:好專業!

“款式的話…”

“這事由你全權負責。”長門直接打斷了宇智波徹的話,畢竟以前他們的著裝隻是一身黑而已。

“好!”宇智波徹應下來,“現階段其他彆想了,好好養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