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4649a0962ded2386a0ec02d2a6a33e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嗬、嗬、嗬~”

凱、不知火玄間和惠比壽三人喘著粗氣,在森林裡快速穿梭。

“太倒黴了吧!為什麼每次都是我們遇到這種情況!”惠比壽有些抓狂。

不知火玄間雖然身形狼狽,但還是固執地在嘴裡叼著一根千本:“看徹和卡卡西亂殺,給我一種霧隱變弱的錯覺,到我們上場依舊還是被打得四處亂竄。”

“可惡!”惠比壽險之又險地避開從身後射來的骨頭,“好想跟徹他們一組啊!”

“確實,跟著他們隻會四處找人殺,而不是像現在被攆著跑。”不知火玄間也不是冇幻想過。

“真可惜!怎麼過了這麼久也冇人來救你們?”一個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離得很近。

“你們先走!”

三人裡凱的動作最快,迅速轉身投擲出苦無。

惠比壽也停下腳步,轉身迎敵的同時發誓道:“戰爭結束後,我一定去當個老師,外麵太危險了!”

不知火玄間右手掏出三枚千本:“我也打算找一個安全、輕鬆、待遇好的工作。”

“哈哈哈!”輝夜禦發出嘲笑聲,“小孩子就應該待在家裡,外麵很危險的。”

三人的攻擊在輝夜禦看來甚至不如族裡的小孩子犀利,僅僅一個照麵就全部放倒了。

“喂,誰帶我去找其他的木葉忍者?我可以留他一命!”

眼前的三人太弱了,都不能激發他的戰鬥欲。

惠比壽在地上咳嗽了兩聲,腹部火辣辣的疼,朝著不知火玄間和凱的方向瘋狂眨眼。

但凱很明顯冇有明白他的意思,頑強地從地上爬起來,擺出了個姿勢。

“居然還能動?”輝夜禦咧嘴,看來是自己下手太輕了。

凱冇有理會他,耳邊隱約響起邁特戴的聲音。

“凱,要學會自我剋製!”

體內的查克拉流速開始加快,大量的查克拉湧向頭部。

“開門,開!”

“禁術?”輝夜禦第一時間發現了凱的不同,但並冇有去打斷,在他看來螻蟻使用了禁術也還是螻蟻,說不定還可以給自己帶來一絲樂趣。

“休門,開!”凱現在也隻能一門一門開啟,做不到直接打開後麵的“門”。

“生門,開!!!”

凱的身體開始充血變紅,身體散發出綠色的能量,驚人的氣勢,讓輝夜禦不得不高看他一眼。

周圍的鳥類感受到了危險,一隻隻爭先恐後地飛到空中。

“這樣纔有點意思。”輝夜禦抬起右手,五個手指骨飛速射了出去。

凱的速度很快,輕易避開攻擊後,迅速拉近兩人間的距離。

“謔,跟我玩近戰?”輝夜禦從左臂抽出一把骨刀,他可是從冇有在體術上輸過。

很快,兩人碰撞在一起。

僅僅交手幾招,輝夜禦就有些失望地說道:“果然還是螻蟻。”

輝夜一族擁有強硬的骨骼,讓所有物理攻擊都難以接近的防禦,真的讓其他體術型忍者絕望。

而凱此刻體會最深,對手隻攻不守,自己的每一次攻擊都像是打在鋼鐵上,反作用力震得自己難受。

在輝夜禦失去耐心後,抓住凱的一個破綻,將他打倒在地,手裡的骨刀眼看就要揮舞下去。

“等等!”惠比壽大喊一聲,“我帶你去找其他忍者,但要確保我們三人安全!”

“不用了!在你們身上浪費的時間足夠多了!”輝夜禦手上的骨刀再次落下。

生死關頭,凱緊咬牙齒:“傷門,開!”

輝夜禦的攻擊落空,反而有些高興:“還有嗎?直接開到最後一門吧!”

劇烈的疼痛刺激著凱,從傷門開始,八門遁甲的副作用也開始明顯的體現了出來。

“唰!”

一枚苦無釘在凱的麵前,看到上麵熟悉的圖案,凱的那股勁一下子鬆了下來。

主動解除了八門遁甲,朝著憑空出現的宇智波徹豎起了大拇指。

惠比壽和不知火玄間也放下心來,安全感總是來的這麼突然。

“飛雷神之術!”輝夜禦認出了來者,“木葉血刃!”

“惠比壽、玄間,照顧好凱,接下來交給我吧!”

“他能抽出自己的骨頭,小心點。”凱提醒了一句。

宇智波徹點點頭表示知道,對麵這個人他還是很瞭解的,畢竟之前已經打過一場了。

“你的人頭可是價值不菲呢!”輝夜禦主動發起了攻擊。

宇智波徹左手結印,幾個火球被吐出的同時,右手從忍具袋中掏出手裡劍,射入火球中。

“嗬!”輝夜禦身上大量骨頭破體而出,直接衝過了火遁。

無論是火球還是手裡劍,都冇有給他造成什麼傷害。

【醜—卯—申】

宇智波徹久違地結了一個忍術所有的印。

大量的查克拉彙聚在右手,形成高強度的電流,電流聲從低到高,最後如同上千隻鳥兒在啼鳴。

三勾玉寫輪眼也在無聲間開啟,身形如同閃電般衝了過去。

輝夜禦敏銳地感受到了危機,身形開始飄忽不定。

可惜,這一切在寫輪眼下無所遁形,千鳥還是命中了。

輝夜禦的胸口長出大量的骨頭,阻礙著千鳥。

雖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突破骨頭的防禦,可惜還是太慢了。

輝夜禦露出殘忍的笑容,右手的骨刀迅速劈向宇智波徹。

在命中的前一刻,宇智波徹發動了飛雷神之術,回到了之前釘在地上的苦無邊上。

“真是小看你了。”輝夜禦身上不停有骨刀湧現。

“這不就是刺蝟!”在後麵觀戰的惠比壽還有力氣吐槽。

不知火玄間斜了他一眼:“重點難道不是跟我們打的時候都冇用全力嗎?”

“這不很正常嗎?”惠比壽一臉鹹魚,“感覺就算是徹也不一定可以拿下對手吧!”

隻有凱,看著宇智波徹,眼裡是滿滿的戰意。

輝夜禦已經把宇智波徹當作同一層次的對手了,全身的查克拉瘋狂的注入地下。

“zi…ing!”

隱約在耳邊響起這個聲音,輝夜禦的動作頓住,陷入了幻術之中。

“果然,對付這種類型的忍者還得用幻術。”宇智波徹甩甩右手,剛纔使用千鳥時,有些傷到手了。

後麵的惠比壽不想說話,這就解決了?說好的勢均力敵呢?

把我們四處攆的人,宇智波徹來就隻要一個眼神嗎?

人和人的差距這麼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