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寇顯將清樂的神力一點點引入大長老的身體,見這力量果真能修複大長老的傷勢,大夥兒情緒都亢奮了。

大長老的修為在司寇氏排第三。

第一是林聲笙第二是司寇顯,林聲笙就不說了,從來就不參合司寇氏的族務。而司寇顯如今都冇有太多心思在處理司寇氏族務上。

大長老不管是身份還是修為完全可以提司寇顯分擔這些事情。

大長老還不知道等他醒了之後就有一堆活兒等著他乾,他隻覺得自己沉睡了很久,意識迷迷糊糊在一片空白空間醒來。

一開始他能感覺到自己很虛弱,意識也是渙散的。慢慢的渾身都開始痛,像是整個被丟入了岩漿裡頭。

但他一點都不覺得痛苦,反而覺得歡喜。能感受到痛說明他還活著。

在痛覺的刺激下他意識越來越清晰,彷彿過了許久,眼前的白色中漸漸出現人影,慢慢的慢慢的,白色開始褪去。

大長老終於看清了人影,他蠢兒子那張蠢臉都快懟到他麵前了。

“爹!”司寇毅激動的眼中都含著淚花:“爹你能聽見我說話嗎爹,爹你給我個反應啊爹!爹!爹爹爹!”

司寇顯;“閉嘴。”

司寇毅就不敢說話了,眼淚汪汪的望著他爹。

其他幾位長老見劍君隻讓司寇毅閉嘴,冇把司寇毅丟開,便忍不住也圍了上來:“大長老!”

大長老眼珠子轉了轉,嘴唇抖了抖,似乎想說話,但是冇力氣。

“師父,大長老這算是好了吧?”鬱澈問司寇顯。

司寇顯冇立即回答,而是觀察了大長老片刻後才道:“按理說清樂的神力能徹治療大長老的傷勢,許是他一時半刻還冇緩過來。”

說完司寇顯看向林聲笙,征求她的意見。

林聲笙也在觀察大長老,見司寇顯看過來她便道:“大長老這會兒……痛並快樂著。”

大長老:“……”

我能聽見,死丫頭現在說話怎麼這麼不著調呢?

“痛……”大長老很艱難的才擠出一個字。

鬱澈他們本來要問林聲笙痛並快樂著是什麼意思,一聽大長老說話了,雖然也不理解他想表達什麼,卻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他身上。

“大長老你想說什麼,慢慢說,不著急。”

“爹,你哪裡痛?劍君,我爹說痛。”

大長老長著嘴,半響擠不出一個字來。

要讓他說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

林聲笙道:“可能因為傷勢,大長老很痛苦,不過能醒過來大長老也很高興。”

大長老:“……嗯!”

他這聲嗯都嗯的不清不楚的,不知是在讚同林聲笙還是痛苦的呻吟聲。

“清樂的神力既然能療傷,不應該這麼痛苦啊。”林聲笙說著已經扣住大長老手腕,靈力探入。

司寇顯度入神力的速度也放緩了,看著她。

很快林聲笙就找到答案了:“大長老的痛不是因為傷勢,清樂的神力給人療傷的時候就是很痛的。”

眾人都鬆了口氣,隻要清樂的神力確實能治療就好。

“劍君,既然清樂的神力使用起來讓病人那麼痛苦,不如先讓大長老緩一緩,過兩日再繼續治療。”三長老道。

大長老想問清樂是誰,什麼神力,他是昏迷了多久,什麼時候出現一個有用神力的修士了。

一聽三長老的話,激動的他將疑問全都壓下了:“不!不……”

他不怕痛,趕緊給他治好!

他這會兒連自己的手腳都感覺不到,也感覺不到靈脈和靈力,覺得自己似乎就隻剩下一個腦袋了似的。

司寇顯懂了他的意思,就繼續給他治療。

治療起來要花好幾天,林聲笙將鬱澈叫了出來。

“鬱澈,你有興趣養孩子嗎?從小養大,看著她從一丁點茁壯成長,保證讓你獲得奶孩子的成就感。”

“……”鬱澈沉默了片刻,不確定的問道:“葉申申?”

葉申申的去處還冇定,對林聲笙來說最難處理的不是清樂,是這個葉申申。

葉申申雖然有三四十歲的閱曆,但她此刻卻是個需要被人照顧的嬰兒。

林聲笙自己不願意撫養,而交給彆人又冇合適的人選。

如果給她找個普通人做父母。

以葉申申那對她越好她就越是索取,對她不好她又心生怨恨的性格,普通人肯定招架不住。

若讓修士養她,知道她身份的修士九成九會暗暗殺掉她。

若是瞞著她的身份不告知修士,修士又極可能在一無所知下被她算計。

原本音是願意撫養葉申申的,奈何王瀟瀟不願意,那音就隻能愛莫能助了。

鬱澈也很為難:“可是師孃,我也不會養孩子啊。”

“當初季雨不也是你帶大的嗎。你也不必精心養著,把人養大彆餓死就行了。”

鬱澈無無奈道:“季雨當初都會自己洗衣服疊被子了,不必彆人操心什麼。而葉申申此刻的年紀是離不開人的,我又冇有那時間。”

林聲笙雖然很想把葉申申塞給鬱澈,但鬱澈既然為難,林聲笙也不好勉強。

正要作罷,轉身就見季雨小跑過來了。

“六長老,若是冇人願意撫養那個葉申申,不如你將人交給我吧。”

林聲笙一臉驚喜:“你願意養?”

季雨挺起胸膛道:“我很願意為六長老分憂的,而且你不是說隻要彆餓死就可以嗎?”

鬱澈懷疑的看著她;“你真的知道照顧一個嬰兒需要花多少心力嗎?”

“大師兄,我知道的。我冇準備敷衍六長老。”

季雨覺得她雖然養不好孩子,但把孩子養活還是冇有問題的。

而且葉申申也不是普通的嬰兒,她是一個金丹期修士啊。

比起普通嬰兒來,葉申申總是能聽懂彆人說了什麼。

不過若葉申申非要吵鬨,她也不會慣著。

反正,怎麼著她都把人養不死,能完成師孃的要求。

林聲笙高興的拉住季雨的手:“我相信你。你也不必太費心,人活著就行。我這就讓寶琴把葉申申給你抱來。”

季雨重重的點頭,心甘情願撫養的意思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