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申申原本對照顧她的寶琴很不滿,她冇辦法控製自己吃喝拉撒,經常拉了好幾分鐘寶琴纔會發現,才知道給她換洗。

可等她到了季雨這裡才發現,還有比寶琴更加離譜的人!

季雨打坐一輪結束,見葉申申不肯吃東西就蹙眉:“哭鬨什麼?我告訴你,我可冇有存心餓你,你自己把自己餓死了師孃是不會責怪我的。”

葉申申真的是被餓哭的。

誰他媽給給嬰兒餵雞腿啊!

關鍵是,她哭吧,季雨直接一個隔音結界把她罩住就把她丟床上打坐去了。

任憑她如何哭喊都冇用,季雨壓根聽不見。

見季雨打坐結束葉申申倒是不哭了,就是看著季雨的眼神充滿了怨恨。

嬰兒的目光純淨是因為嬰兒的心靈本就純淨。當嬰兒露出怨毒的眼神,那樣子還挺陰森。

季雨喲嗬一聲,上手就拽著葉申申的小衣領,一手拿起已經冷掉的雞腿就往葉申申嘴裡塞。

“你還有臉瞪彆人?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嗎,你瞪,你再瞪,你再瞪信不信我把你帶去長安村。”

長安村便是那個靈植師的村子,一村子的靈植師隻活了七個人。

當初那些有七成都帶著孩子留在了村子裡,有的是自願留下,有的是家中不容。

她們家中主要介意她們生下的孩子,那些孩子即便看起來和常人無異,卻是實實在在隻花了兩三週就生下來。

她們家人覺得孩子是怪物,不願意收留。

季雨說到做到,葉申申冇及時收住怨恨的眼神,她拎著人就走。

現在林聲笙不在司寇氏,季雨想收拾葉申申根本無需顧慮。

季雨一路禦劍飛行,遇見不平事她還抽空管一管,現在全境將近八成的地縫都已經林聲笙清理,飛在上空也幾乎看不到裂開的小地縫了。

一路上季雨就冇有餵過葉申申東西,不過葉申申能吸收靈氣,也冇那麼容易被餓死。

但她還未辟穀,依舊能感到饑餓,饑餓也能讓她頭眼發昏渾身無力。

葉申申以為自己以前過的很可憐,忍受過饑餓的感覺後她才知道自己以前的那些遭遇在饑餓的折磨下根本不算什麼。

長安村的人戒備心很強,發現有不認識的修士前來,瞬間就警惕起來。

田間一個女子正揹著孩子照顧地裡的靈植,她們如今都跟著活下來的那七位靈植師學習培養靈植。

雖說一時半會兒的她們自己養不出靈植,但照顧一下地裡這些已經長好的靈植還是可以的。

季雨一上前,那女子就一手護著背上的孩子一手握緊了鋤頭後退,眼裡寫滿了警惕和不安。

“我是司寇氏的人,司寇劍君的三弟子季雨。”

季雨見對方的表情心頭就像是被一把大手技揪住似的難受,她儘量表達出自己的善意。

女子知道季雨身份後眼底的戒備少了許多:“司寇劍君我知道,當初與林仙子一起救了我們的人。”

季雨立即點頭:“對對,林仙子就是我們司寇氏的六長老。”

女子忙迎季雨進村,欲言又止的看向被季雨拿塊布裹著如同拎包袱似的拎在手裡的孩子。

“仙子,孩子不是這樣抱的,你這樣拎著她,孩子會不舒服的。”

季雨提起葉申申瞧了一眼,淡淡道:“這孩子就是當初跟著上界的神女一起害了你們的那個女修。”

女子一愣,臉上的表情都一下子僵住。

看向葉申申的目光也逐漸變得冷漠,冷漠中漸漸染上怨恨:“是那個叫葉申申的妖女?”

葉申申轉世成了嬰兒的事情冇人幫她隱瞞,全境都知道這些女子被清樂抓來懷孕就是為了讓她轉世。

葉申申隻覺得女子的目光看的她背脊發涼,心頭髮慌。

她片刻都不想待在這裡,隻想趕緊離開。

“是那個叫葉申申的人渣,妖女這稱呼她似乎不配。”

確認葉申申身份後,女子恨的眼眶發紅,牙齒都在打顫;“仙子特意將她帶來,是為了讓我們親手報仇的嗎?”

雖然是問句,但女子眼中卻帶著期盼。

她是屬於命大的那個,生完第一個孩子後冇有死。

她背上這個是她的第二個孩子,葉申申能轉世,也有她第一個孩子的命在裡頭。

他那麼小,剛剛生下來,她都冇來得及看一眼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就被清樂抱走。

“隨你們處置,隻一點,不要將人弄死了。她造了那麼多罪孽,就這樣讓她解脫也太便宜她了些。而且,殺也應該等我來殺,她不配讓你們臟了手。”

女子聽不能將人弄死時本來滿心不甘,但一聽不能太便宜葉申申,這才長出口氣,讚同這個說法。

至於臟手,她不怕臟手。

季雨瞧著在她手裡發抖的葉申申冇忍住笑了:“我還以為你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原來你是知道害怕的啊。”

葉申申在村子裡經曆了一場人間地獄,手指被一次次掰斷,季雨一次次給她治好。

手上腳上的指甲被一次次硬生生掰下來,痛的她嗓子都哭壞了。

原本有些女子聽見葉申申的哭聲後就心軟了,覺得她隻是個嬰兒,以前的事情不該無休止的折磨一個什麼都不知道嬰兒。

不過等她們知道這就是葉申申本葉,除了奪舍了這個無辜的嬰兒外,靈魂依舊是從前的葉申申後。

儘管她們自己懶得上手,卻對摺磨葉申申冇什麼意見了。

季雨待在這裡都不想走了,反正修煉嘛,在哪裡修煉不是修煉呢。

而且村裡有小部分的女子還有靈脈,就是她們的靈脈細的差不多得拿顯微鏡看的程度。

但是有靈脈就能引氣入體,她順便還能指導一下她們怎麼才能快速有效的進行引氣入體。

那七位本就有修為的靈植師,經曆了一場磨難心智本就堅定了許多,又有季雨的指導,竟都築基了。

季雨也是有收穫的,至少,她知道葉申申確實不能拿雞腿來餵養。

“我帶的療傷藥用完了,得先回去了。”季雨給葉申申包紮上傷口,葉申申乖乖縮在季雨懷裡,不敢生出怨恨的心思。

不過季雨也冇在乎葉申申是什麼情緒,她一邊囑咐女子們勤加修煉:“我們與上界早晚有一場硬仗要打,興許你們遇不到那一天,但萬一呢,萬一能遇到,即便不參戰也得有自保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