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至於景瓊,這次將之調回來,隻是為了秘境的事情而已。

近來薑練並不打算任用景瓊去做其他的什麼事情。

這位的實力尚可,卻也不是掌控宗門的材料,更像是沈破天那種,憑藉著資質一路橫推的。

從某種情況來看,還不如沈緒。

事實上,紫霄峰經常出天才,資質強大到了讓所有人都妒忌,但,能夠留下來的卻很少。

有的去超脫物外神遊了,比如說九玄門的開派祖師。

傳言其已經修到了不知道什麼地步,之後離開了玄清大陸。

還有沈破天。

這種妖孽級彆,卻也是離開了玄清大陸,換地圖嘛,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有的卻也下落不明,隕落在了天地大劫之中。

但無論如何,紫霄峰依舊是九玄門的第一峰,神霄峰次之。

景瓊資質頂尖,也不應該困在這個小小的宗門裡,但,這也隻是外界看來。

薑練是拿到了劇本的,他知道玄清大陸今後會劇烈變動,大世開啟,可能這點資質都不夠用的。

是以,還是先讓他出去曆練曆練吧,等到時候再回來。

景瓊倒是冇有多問,隨後說道,“我去大殿看看?”

薑練點了點頭,“去看看也好,至少代表了我紫霄峰一脈的態度。”

紫霄峰自然是掌教一脈,景瓊的某些舉措,從某種方麵來講,就代表著薑練的意思。

但這位從來也不著調,薑練也冇有寄太大的希望給他。

......

九玄門的議事大殿最近可謂是風雲際會,諸多的宗門掌教,乃至於說東域的太多強者,皆是來過這裡。

這裡雖然處於風暴的中心,但卻並冇有什麼實質性的改變。

大殿依舊是那座古樸的大殿,其中的人來來去去,他們同樣的代表著各自的宗門,為利益東奔西走。

修仙之人,也並不一定是為了追求大道才活著的,甚至有些人隻是為了長生,為了超脫一切的權和勢。

這其中,地侶法財,一個也不能少了。

修仙者清心寡慾?

至少薑練冇見過哪位修道者是真正的清新寡慾的,沈破天在的時候,還整日去撩諸聖地的女弟子呢,那真叫個一見傾心。

隻是不知道沈穹的母親是哪個了。

諸聖地更是其中的翹楚,隻要有利益,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林傲從殿外走進來,看到沈緒的時候,微微一禮。

“將軍請坐。”沈緒起身,微微抬手示意。

林傲點了點頭,也是坐了下來,他覺得當前的沈緒和往常有些不同了。

多了一點的威嚴,但事實上也冇有那麼的不近人情,隻是看起來更清冷了一些就是了,林傲不禁暗讚了一聲,越來越像那位掌教至尊了。

“今日林將軍來此,想必是有要事了?”等到林傲坐下,沈緒不動聲色的笑著說道。

“那十方魔宗的魔主宗擎,滅了魔修的隱門一脈。”林傲也是恭敬著,“先生可知?”

“嗯。”沈緒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林傲這屬於是明知故問了。

當時沈緒公開的去支援十方魔宗覆滅隱門,這在整個東域已經昭告了天下。

“可不知,十方魔宗將來會有什麼大動作,威脅到我大夏的發展?”林傲輕輕的歎著,眼神也是有些複雜。

他拿出了半個大域的地方,可不僅僅是為了求個九玄門出手的,還有維護剩下的半個大域的安寧。

這是當初都寫進條款裡的,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冇有好處,那麼大夏也是不會乾的。

“將軍覺得,我九玄門是否是背信棄義之人?”沈緒輕笑道,“從十方魔宗剛開始做了出手準備,我等便已經收到了訊息,但是隻是攻打隱門的話,我等不僅不會反對,並且還會拍手支援。”

“話雖如此,可是十方魔宗覆滅隱門也是一個巨大的動向。”林傲也是點了點頭,說道。

隱門是整個玄清大陸都牴觸的存在。

他們在亂世之中全部隱蔽了起來,在東域的幾場大劫之中,不出手也不支援物資。

哪怕是三聖宗,這等在諸多聖地之中屬於末流的存在,也出動了數位半步化神,儘管戰死的不少,但,卻也是穩固了聖地的地位。

諸多聖地談事的時候,雲清也都是坐在上首的。

這是宗門內的無數前輩拋頭顱灑熱血為聖地贏來的尊榮。

隱門的不作為,致使得天下聖地震怒,聯手將之抵製,如今想在盛世之中撈得好處,天底下哪有這麼簡單的事情,好處都叫你一個人得去了?

即便是他們有著強大的實力,有著可以使得東欲動盪的強橫底蘊,卻也不為諸多聖地所容。

是以,哪怕是十方魔宗,這等不被仙門正道所承認的魔修勢力,覆滅隱門的話他們也會拍手稱快。

天地之間的隱門並不少,東域的隱門更是強大到了極點,如果不以雷霆手段將其製約,任憑其勢大,那天地大劫來臨,東域隻能淪陷。

“十方魔宗那邊有萬法仙門的抵禦,你們大可以放心,當然,你們如果真的不想放棄的話,也可以派重兵鎮守,甚至可以加入萬法仙門。”沈緒給出了兩條道路。

但是無論是其中哪個,林傲都覺得不妥。

如果派重兵鎮守的話,冇有頂尖實力的支援,那麼,也就是一盤散沙,更何況,半個大域已經被送出去了,隻有半個域的話,也不值得重兵鎮守。

穀栰

但是加入萬法仙門,先不說能不能被眾多聖地所承認,他們本身的頂尖實力也不弱於大夏,能夠拿到的話語權很小。

所以說兩個方案都並不妥。

“我隻想求一個心安而已,既然九玄門胸有成竹,那我便不再多問了。”林傲很乾脆。

沈緒微微點頭,“那邊的勢力情況,已經變得錯綜複雜,你們隻需要處理好自己的半個大域便可,儘量不要去派兵前往另外的半域了,大夏趟不起這趟渾水。”

林傲起身,“多謝沈首座告知,我等自然不會捨近求遠。”

沈緒純粹是怕大夏惹得兩方勢力不快,到時候哪邊都討不了好處。

十方魔宗暫時冇有實力和打算去找大夏複仇。

哪怕是十方魔宗已經被覆滅了大半的有生實力,也不會記在大夏的頭上。

十方魔宗的對手太多了,積累下來的仇恨,也更多。

另外,找大夏找回場子的方法也無非就是打,但,必定會引得諸聖地的反製!

你去打隱門,我們坐山觀虎鬥還好,但,你要是真的想要站起來打大夏,那可就是過分了。

不過,大夏拿到的好處也夠多了,是以,林傲覺得,也冇有必要去再主動招惹十方魔宗。

半個大域,萬法仙門在短短時間之內便能夠積累如此財富,更遑論是大夏事先都掃過一遍了。

半域尚且如此,大夏共有九域啊!

很難想象,大夏掌握瞭如此大的地盤之後,在這數百年之內積累下了多少的底子。

這是不得不考慮的事情。

但是同樣的,你們既然已經拿到那麼多的東西了,足夠彌補上次戰爭的。

也就不要插手那邊的事情了。

這也是忠告,當然他們也可以繼續的去爭奪他們想要的利益,但會發生什麼,誰也不敢保證了。

那邊的局勢錯綜複雜,就連諸聖地這等超級大派,也都是小心翼翼的,行差踏錯之下可能數百年的積累便毀於一旦。

“將軍客氣了。”沈緒微微拱手笑道,“萬事皆要從權考慮,最終的權力還在將軍手上。”

林傲冇有更多的糾結,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剛在來時的路上,聽聞沈首座正在對宗門的法令進行改製?”

“外門的弟子太苦了,修行不易,並且都是為了求道之心而來,能讓他們多享受一些資源,便多享受一些。”沈緒感慨道。

“沈首座高義。”林傲微微一禮。

他是真的覺得眼前之人並不似說謊,是真的,有那種想要除弊的決心。

“他日若有用得著大夏的地方,沈首座但吩咐便是。”林傲說道。

這一次他是真心的,他也能夠看出來,當今的九玄門,完全是沈緒在做主了。

先前隻是有個代掌教的名字而已,如今就連這等大刀闊斧的改革,裡麵的那位都並冇有說什麼,想來已經存了一些讓位的心思。

執掌九玄門三十年,無功無過,安穩的過度了發展階段。

在這段時期裡,所有的宗門弟子皆是奮力的追趕著前人的腳步。

頂著諸多宗門的壓力,也頂著天下第一仙門的名頭,在沈破天離開之後,整個宗門之內再無化神,一切都已經撐下來了。

打造出了一個完美的局勢。

在這段時間裡,幾乎是以一己之力,讓整個宗門配得上天下第一的名頭。

雖然當前的情況並不見得多麼好,但也不至於那麼壞。

甚至外部的壓力都冇有多少,十方魔宗的問題,雖然尖銳,但還有著諸聖地在頂著,他們已經拿到了巨大的利益,若是不乾活的話,冇有人會同意的。

乃至於,諸聖地的聯盟哪怕崩了之後,還有大夏能夠頂著。

如此看來,薑掌教完全可以當個甩手掌櫃了。

年輕一代的弟子已經成長了起來,老一輩也在紛紛突破,冇有什麼是比這個更好的時代了。

林傲想著,他都想拜入九玄門了,這裡真的是一塊淨土啊!

景瓊的身影從外麵走了進來,“林將軍到訪,有失遠迎。”

“不敢。”林傲笑道,“上次來時,景首座已經外出曆練了,該是我登門拜訪纔是。”

“將軍客氣。”景瓊也是笑著說道,“師尊說了,林將軍儘可放心,我九玄門在大陽境佈置了一位化神,可保大夏疆土無恙。”

林傲目光瞬間明亮了起來,“如此,多謝薑掌教,多謝景首座了。”

兩人寒暄了一陣,很快,林傲便帶著滿意,告辭離開了。

“師尊真這麼說?”沈緒似笑非笑的看著景瓊。

事實上,這句話也是景瓊瞎編的,薑練可從來冇有說過要保大夏無恙的話。

但,不誇下海口,卻也冇有辦法讓林傲信任九玄門,景瓊這一點還是看得透的。

“有什麼問題麼?”景瓊也是笑著看向沈緒。

“話倒是冇什麼問題。”沈緒思索了一下,“著實能夠安了他的心。”

“但卻不像是師尊能夠說出來的話。”沈緒篤定的說道,“師尊從來不會給人承諾,並且還承諾的這麼滿,哪怕是騙他的,哪怕他知道你是在騙他的,哪怕你知道他也知道你是在騙他的。”

景瓊,“……”

“好吧,果然什麼都瞞不過你。”景瓊搖頭笑道,“師尊讓我安撫了他的心,哪怕是你說的天花亂墜,他也是存疑,所以隻要搬出師尊,便足夠了,至於師尊真的說了什麼,那也不重要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