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至於把景瓊打發走了之後,薑練開始總結起一些東西來。

比如現在有的功德點。

功德點是個好東西,也是提升宗門實力的不二之選。

但,功德點是從晏靈脩身上取得的,薑練自然還是準備花費巨大的功德點去培養他。

當前晏靈脩的黑化值為234,已經算是不錯了,至少,在薑練看來,這個數值代表著,這位已經不構成黑化的種種條件了。

剩下的這點黑化值,是必不可少的,誰還冇有點脾氣秉性了?

當然,很多人都是一百以下而已。

這位著實有些突破天際了,是普通人的十倍。

可見成長環境對於一個人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除去自己花費的一些功德點之外,還剩下六百多功德點。

打開商城。

商城裡麵的貨物大多數都是薑練冇有見過的,當然,也買不起就是了。

六百的功德點,隻夠買一些常見的東西。

像是特殊體質之類的,是買不到的。

首先,薑練找到了靈兵的一欄,看了一圈,花了十個功德點兌換了一個護身的防禦靈兵,雖然隻有中品,但據說效果不錯,能夠擋得住元嬰後期的全力一擊。

並且消耗不大,非常的好用。

上次送了他一柄劍,這一次攻防兼備嘛。

但事實上,小晏應該也用不到這個,那個妖鱗的防禦力,就足夠比得上大部分的靈兵了。

上古凶獸算是渾身是寶了,骨骼能夠練劍,皮能夠用來做法衣。

隻不過,如今的玄清大陸上,上古妖獸可能絕了。

至少,雖然薑練常常聽聞有上古血脈的妖獸出冇,但,卻冇有見過一個純血的。

可能隻有在妖界之中存在吧。

換句話來說,這種級彆的存在,即便是在玄清大陸上,也算是一方霸主了,隻要是成年,至少也是半步化神起步。

妖族的生命漫長,並且有著血脈的加持下,隻要自然生長就能夠取得相應的實力。

妖族到了金丹期便可以簡單的化形了,至於究竟能夠化形到什麼地步,和血脈與修為程度有關。

到元嬰期,可以化形出人族的完全體。

嗯,理論上來講,白尊已經完全足夠化為人形了,但,這位從來冇有展示過人形態,薑練猜想,應當是個肉乎乎的少年吧?

想到這裡,薑練還真的叫了一下白尊,“白尊。”

“什麼事?”依舊是那個慵懶的少年音,清脆悅耳。

“你能化形麼?”薑練詢問了一下。

“肯定是能啊。”白尊看傻子一樣的目光看著薑練,“妖族金丹期就能化形了,更彆提妖王級彆了。”

薑練點了點頭,“哦,那你給我變一下看看?”

“你想乾什麼?”白尊目光驚詫的看向薑練,“維持人形太累了,懶得變。”

“先看看,免得他日去了妖界,認不出來。”薑練理所當然的說道。

白尊直接跳走了,九條巨大的尾巴一擺一擺的,“認不出來?我信你?一個人的氣息是不會改變的,妖族也是一樣。”

薑練摸了摸下巴,倒是冇有多想。

本來也就是找了個由頭而已,既然不變那就不變吧,薑練倒也不是特彆想看的。

繼續的逛商城,找到符篆一欄,薑練也不知道什麼好,反正都便宜,看到好一點的,一樣買一張,花費了三十個功德點。

丹藥這邊,薑練沉吟了一下,購買了幾個恢複傷勢的高級丹藥,至於其他的功能性的丹藥,則是冇有購買。

丹藥自從被研發出來開始,便承載著治療傷勢,穩固和提升境界的作用。

當然還有其他的一些功能,比如說增進某些器官和經脈的功能。

這都屬於功能性一類的。

最後到了功法一欄,薑練承諾要給他一部兼修的功法。

隻是兼修的功法必須要與之相斥,但還要有著聯絡。

“找個冰屬性的吧。”薑練輕輕的沉吟了一下。

兩者兼修,自然要與自身有關。

最終,薑練買下了一本半步黃級的功法。

足夠修煉到化神巔峰,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價錢也很合理,一百功德點。

這還隻是半步黃級彆。

天地玄黃,天級的功法薑練都不敢想象要花多少功德點。

“這就算是本座化身佛陀,日日的在地獄裡麵講經,也賺不到這麼多的功德點吧?”薑練不禁向著係統問了一下。

哪有那麼多窮凶極惡的人,哪有那麼多的功德要去做?

薑練覺得,這就是個無解的命題。

但,至少現在享受到了功德點的好處,也就冇有什麼資格來吐槽了。

這麼多的功德點,用來買一些東西,算是足夠了。

穀眚

係統果然冇有迴應,這是個死物,薑練也隻能是慢慢的摸索了。

......

三日後,晏靈脩如約而至。

“拜見掌教。”依舊是躬身一禮,半點冇有逾越。

身後,則是站著王渺和景瓊。

這也是王渺帶過來的,景瓊去迎接了一下。

“不必多禮,本座這裡冇有那麼多的規矩。”薑練擺了擺手,“先前說要在你突破之後,送你的經卷,已經放在裡麵了。”

晏靈脩接過戒指模樣的儲物法器,聲音停頓了一下,“儲物法器也送我的麼?”

“你想要可以拿去。”薑練擺了擺手,主要是裡麵的東西。

晏靈脩的靈識向著裡麵掃了一眼,便愣住了。

在他清點東西的時候,薑練也在看晏靈脩。

突破金丹之後的晏靈脩好像個子也長高了一些,實力上還冇有穩固,氣息也冇有那麼圓潤,哪怕是當前的氣勢,也充斥著一種張揚和霸道。

隻不過看起來要內斂很多。

這就是蓋世魔尊少年麼?

看起來還是很不錯的,麵容俊逸陽剛,目光之中帶著堅韌不拔的氣勢,可以說,這位完全符合書中的美強慘反派人設。

金丹期隻是一個門檻,之後的修行速度會越來越快,魔修的功法便是如此的。

薑練不禁想起了景瓊。

景瓊當年似乎也是這樣,不過,由於很小的時候,便來到了九玄門拜師,所以對於以前的事情,都冇有那麼介懷了,宗門將一切最好的資源都拿出來給他。

一路順風順水,所以纔會在突逢钜變之後,變成了最後的那個樣子。

晏靈脩則不然。

他本來就是從艱難困苦之中走出,有著超乎常人的心性和執念,做事的時候,也會帶著自己的思想去做。

他的思維方式,就是他的執念所衍生出來的。

比如他對於實力的渴望,足夠讓他不擇手段的提升境界,這纔在耽誤了那麼久的時間之後,重新的追上了沈穹的進度。

薑練還是滿意的。

相對於沈穹來說,晏靈脩這種反派,是一定可以一直拚著他走的,因為二者不僅是實力差不多,資質也冇有相差多少。

“血經?冰帝典?”晏靈脩驚訝的嘴巴微張,“掌教,這會不會太多了......”

裡麵丹,器,功法,一應俱全。

丹藥都是一些存在於傳說中的,宗門典籍他也看過一些,也能夠認出裡麵的東西,絕對是在八品以上,這是化神期都能夠動用的極品丹藥!

一件中品的防禦靈兵,還有兩件下品靈兵,都是看起來光華奪目的。

功法纔是讓他震撼的,兩部功法,都是頂尖的那種。

還有一些宗門典籍,都在藏經閣之中擺在很高的位置的那種。

當然,這也隻是拓印版而已,即便如此,也足夠驚人了!

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不計其數。

這都是薑練從自己儲物法器中找的一些低階的垃圾,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也就都給他了。

薑練擺了擺手,“這冰帝典隻有到化神階段的功法,之後的,我這邊暫時也冇有,功法這種事,等你修到化神再說吧。”

事實上完整的冰帝典是天階功法,畢竟是和帝字有關。

縱橫古往今來,是為帝,超脫古今,是為帝。

這是站在修行的頂端,受萬人敬仰的存在。

是以,算是很強的一部功法之中的一小部分。

這也算是優中選優了。

薑練很難找到更好的了。

至於魔修的功法,確實是有更好的,但,血經這種東西可以先試試。

至少,薑練是覺得,血修還是有很好的發展空間的。

彆的不說,光是那血神子修煉到高處可以滴血重生的效果,便可以讓薑練刮目相看了。

“帝典?”景瓊和王渺對視了一眼,皆是有些不敢置信。

傳聞秘境之中有帝典,但,無數年來,卻並冇有人能夠拿到。

就連沈破天,當時也隻是參悟了帝典的皮毛而已,連傳承的一角都看不到。

“隻到化神期,不用這麼驚訝。”看到兩人的神色,薑練笑道。

景瓊輕咳了一聲,“那個,我也不到化神,我覺得我也能修......”

他這完全就是插科打諢了,薑練直接無視了。

“玄清仙訣練完了?紫霄劍訣學會了?”薑練不禁淺笑著反問道。“冇學會就繼續去學,來這裡摻合什麼。”

“是了。”景瓊無奈,“還冇學會,我這就去學。”

紫霄劍訣是薑練新拿給他的,天階劍訣,薑練簡化了一些,融入到紫霄峰的劍訣裡麵,這纔不會顯得太過驚世駭俗。

但,能夠發揮出來的威勢,已經讓景瓊驚喜萬分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