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大部分的事情處理完之後。

薑練才發現自己好像漏掉了一件什麼事情。

剛剛去準備渡劫,但好像暫時又走不了。

薑練輕輕的感歎,當初要是和沈破天一樣,一走了之,是不是就不用考慮這些有的冇的的了。

然後等再次回來,九玄門已經成為一片焦土,也就無牽無掛了?

不過,這還真不是薑練的個性。

他當初覺得,在九玄門安家落腳,倒是也不錯,這是個完全可以養老的地方。

現在更是所有事情,都由他一個人做主。

不聽話的,都已經被丟到了後山之內。

儘管那群人依舊是暗搓搓的想要來個東宮複辟,但,很明顯,他們的實力還真就跟不上了。

這是差距,要認的。

九玄門倒是個養老的好地方,當前的眾多情形,也正在朝著他理想的地方去做的。

當年覺得九玄門不錯,是因為它是天下第一大宗門。

現在天下第一倒是不錯,也不假。

但,就怕天上來人啊。

消失的往聖,超脫了化神的存在,都相繼失蹤,不見了蹤影。

這些人有的去了天上,有的下了地獄,天有九霄,地有九幽,但無論如何,玄清大陸遠不止見到的那麼簡單。

還有的玩。

如果東域這麼屁大點的地方都玩不轉的話,薑練也就覺得,彆提什麼大世爭霸了。

天上隨便下來一位,都能把九玄門摁死。

攘外必先安內,這是薑練要準備的。

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大多數都不需要他親自去做,但有些東西,還真就得他來做。

傷腦筋啊。

薑練看了一眼周圍,景瓊在不遠處,正盤坐調息著,他快要突破元嬰後期境界了,但還是差了一點積累。

至於那點積累嘛,倒是可以忽略不計的,畢竟,眼下就要去秘境了。

如果在秘境之內拿到機緣,突破起來倒是很快的。

秘境是一處上古時期的一塊碎片,當然,也有人說,這是一處戰場。

是人族和上古百族的決戰之地。

至於是否如此,也冇有定論,薑練進去過,也見到了一些場景,隻不過遺憾的是,冇有繼承什麼先賢的傳承。

倒是把最外圍的藥草,地皮給搜颳了一遍,填滿了好多的儲物法器。

裡麵的藥草是不要錢的,而且,品級還不低。

最關鍵的是,那些卷王們,根本不在乎這外圍的東西。

不過,薑練深知量變也能引起質變的道理,是以,等到最後清點收穫的時候,他拿到的東西,是最讓宗門裡的強者羨慕的。

幾個儲物法器,出來就在萬寶商會賣了幾十萬的中品靈石,相當於好幾件的中品靈兵了。

至於那些卷王們,獲得傳承什麼的,薑練倒是也在心底羨慕,不過卻也知道,傳承也要有命拿才行。

秘境之內,各個傳承,都是有擇主權的,他們想要你繼承,那便繼承,想弄死你也很簡單。

什麼陣勢,禁製陣法之類的,稍有不慎就折在了裡麵,傻子纔跟那些卷王去爭。

君不見,那些卷王有些也根本冇有幾個能夠得到傳承,完好無損的出來的麼。

攻略那些東西,得有大氣運。

薑練對自己還是心中有數的。

可能氣運是及格線徘徊,挖點地皮得了。

思索到這裡,不再多想。

在紫霄宮內,輕輕的按了一下旁邊的機關,這機關是方桌上麵的一杯茶盞。

平日裡倒是也冇有人喝茶。

一個幽深的黑洞,便呈現在了麵前。

就在桌子底下,薑練將方桌挪開。

“這是什麼地方?”動靜倒是驚動了景瓊,景瓊好奇的轉過頭來,見黑幽幽的洞口問道。

“進去看看?”薑練看了一眼身旁的景瓊,隨後說道。

薑練起身,“這是我們宗門的一處密地,不過卻也不算是什麼秘密,大多數的宗門都會有這個。”

“好。”景瓊更加好奇了,點了點頭,隨後跟在了後麵。

大白貓也從遠處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這是又想去什麼好地方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地方。”薑練笑道,“這裡雖然是密地,但卻承載了很多的汙穢。”

大白貓向著裡麵望了一眼,薑練可冇說假話,這裡麵真的看起來有些讓人毛骨悚然,陰風陣陣,一股腐朽的氣息,從裡麵散發出來。

大白貓皺了皺好看的眉頭,“這是你們宗門的祠堂?”

無怪乎白貓會這麼想,隻有祠堂這東西,一般纔會有這麼濃重的屍氣。

“地牢。”薑練搖了搖頭,說道。

“那走吧,下去看看。”大白貓很乾脆的說道。

這是一條幽暗的長廊,樓梯從上麵到下麵幾乎是冇有扶手的。

“原來紫霄峰的山,是空的?”大白貓驚訝。

“也不儘然,中間鑿空了一些而已。”薑練走在前麵,一步步的走下去。

期間,還踩到過什麼生物的骨骼,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幾個周折之後,三人來到了下麵。

剛剛到了下麵,便感受到了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

讓人不禁頭皮發麻。

漆黑如同墨水一般的地牢裡麵,再加上這種陰森的氣氛,看起來,讓人更加的覺得有些詭異的感覺。

但,地牢嘛,就是這種感覺。

景瓊和大白貓也都冇有被嚇到,因為很少見到血跡,大部分都是枯骨,隻能說,這些人不是被酷刑荼毒的,而是自然老死。

無邊的幽暗之中,有著無數的牢籠。

幾乎是一眼望不到底。

每一個牢籠之內,關押著一道人影。

在三人剛剛落地的時候,一道黑影走了過來,單膝跪地,“掌教至尊。”

大白貓的目光一凝,這道人影的實力,他竟然看不透?

“這是陰傀。”薑練解釋道,“也不僅僅是陰傀宗對於陰傀有著瞭解和利用的,這尊陰傀,便是當年九玄門的祖師從秘境之中帶出來的化神期的屍體,如今,看守地牢,隻有持紫霄劍者,能夠指揮的動。”

大白貓點了點頭,心中瞭然。

景瓊倒是也第一次見到這宗門的地牢,也想不到,在九玄門內,還有如此的底蘊。

“不必多禮,你辛苦了。”薑練擺了擺手。

“為宗門做事。”陰傀微微搖頭,“談何辛苦?”

化神期的陰傀,已經初步的有了自己的思考,不過,腦海之中的意識,大多數還是被灌輸進去的。

“現在這裡麵一共有多少人?”薑練問道,“實力如何?”

“共有一百二十人,實力大多數都在金丹期到元嬰期,半步化神有兩位,化神一位。”黑影乾脆利落的說道。

但是聽得大白貓有些震撼。

景瓊也是輕輕的吸了一口冷氣,“這些都是什麼人?”

“有些是十方魔宗的大魔頭,也有魔族之人,有些是當年妖族入侵,被鎖在這裡的妖族。”薑練緩緩說道。“還有一些窮凶極惡之輩,既然外麵收不了他們,那便留在這裡。”

景瓊倒是接受了一些。

既然是窮凶極惡之徒,那麼怎麼懲治都不過分!

“這些妖族,你們打算怎麼處置?”大白貓心有不忍。

穀顁

其餘的他管不到,但是對於妖族,他覺得還是想要問一句。

因為仙門和妖族的恩怨由來已久,並且,對於仙門來說,妖族渾身是寶,怎麼處置,倒也不是難題。

“當然是剝皮抽筋剔骨了。”景瓊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說道,“妖族入侵我邊境,自然也會料到今日的結局。”

大白貓冇有接話,已經對景瓊插科打諢的功夫免疫了,而是看向薑練。

薑練則是輕笑著搖了搖頭,“在我剛接手九玄門的時候,這裡可不僅僅是這些人,這些籠子,現在是空的,那個時候,卻是滿滿的,至少有三四百人之多。”

“他們有的窮凶極惡,有的卻隻是在仙魔大戰之中被牽連到。”薑練說道,“成為了兩方勢力的炮灰,這種倒是可以通知其家人,讓他們在發下心魔大誓之後,用靈石贖回去。”

“至於那些真正的大魔頭,隻能是一直關在這裡了。”薑練說道,“等他們幡然醒悟,或者是其所在的宗門勢力出極高的價格贖回去。”

“那他們繼續危害人間怎麼辦?”大白貓皺眉。

“繼續抓。”薑練笑道,“隻要他們還有靈石的話,真不怕他們做什麼惡,如果真的做出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那就直接賣給陰傀宗,他們給價可大方多了。”

景瓊,“……”

陰傀宗一直不是做死人生意的嗎?

難道還有活人生意來做?

“至於你說的那些妖族,星辰海的結界不是快要開了嗎,這些妖族,可以給他們,就看他們出不出得起價格了。”薑練一邊說著一邊向前走,兩人一直跟在了後麵,“如果真的不來認領的話,那麼便直接拿去萬寶商會拍賣。”

“活著的妖族,是可以被契約的,相信會有不少的權貴趨之若鶩。”

“甚至可以販賣給南域的禦獸宗,還有西域的佛門。”

大白貓,“……”

“掌教的生意,做的還真是廣啊。”

在南域的禦獸宗,乃至於西域佛門身上都能夠看到商機,販賣妖族的絲綢之路了屬於是。

不過聽到這裡,大白貓也放心了下來,至少還有贖回去的機會,而且,這些妖族裡麵,他看了一眼,倒是冇有九尾靈貓族群的後輩存在。

不然的話,可能他真的要花大價錢去買了。

喵哪來的錢呢?

畢竟他隻是一隻貧窮的喵啊!

黑心的宗主開出的價格,絕對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這是他觀察出來的。

“為了宗門,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薑練一臉的悲憫,“如果讓他們一直待在這裡,那也不是長久之計,還不如給他們找一個好的下家。”

景瓊,“……”

原來九玄門是這麼富起來的?

未曾想過的道路。

但是不得不說,這個方法還是很有效的,不然這些人在這裡也隻能是等死,還不如給他們找一個好的出路。

這些人雖然當年窮凶極惡,但,現在麼,關押了這麼多年,也冇能逃離,周圍都是符文禁製。

就連他們一路走來,如果冇有薑練持著紫霄劍開路的話,哪怕是他們的實力,也可能早就被禁製給滅殺了。

他們心中可能已經冇有什麼危害天下的野心了,現在隻想出去。

一路走來,鬼哭狼嚎的聲音漸漸的消失了,是那個黑衣人將結界開了起來,為了不影響到他們。

有了禁製的好處,就是能夠不受這些妖魔的影響。

事實上,此前也真的有過用弟子來看守地牢的勢力,但,大多數的弟子都受不了妖魔的誘惑,成為了他們的口中之食,或者成為了他們逃出去的手段。

不過自從很多宗門開始用陰傀,這情況就開始好了太多。

陰傀隻是能夠服從命令,就連自己的思想都冇有。

並且,不受妖魔的影響,非常的聽話,非常的好用。

最開始的時候,他們聽到的謾罵者有之,求饒的也有之,但更多的隻是悲慘的呼喊。

但無論是景瓊還是大白貓都冇有同情他們。

這是一群大妖魔,他們的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血。

人族在他們身上,有著一道道的血債。

走到最裡麵,大多數的牢籠,都是空著的。

隻有零零散散的幾位,盤坐在牢籠的中間,周身的氣息讓人望而生畏。

隻不過其靈氣都是被牢牢的封印住,手腳也都是由精鋼煉製成的鎖鏈給束縛著。

如今就像是冇牙的老虎一般,隻能在這裡等死。

“這是,半步化神?”景瓊驚詫的看向了一道蒼老的人影,老人已經枯瘦的不成樣子。

“他叫林業,是十方魔宗的宿老,也是三百年前成名的強者,被當時的執法堂長老捕捉回來。”黑衣人開口說道,“如今被關在這裡已經二百多年了。”

黑衣人的腦海之中,有著這些被關押之人的資料存在。

十方魔宗的宿老。

景瓊目光微微怔住。

這本是天地間的頂尖強者吧?

如今,卻被關在這裡。

外貌幾乎是已經看不出什麼頂尖強者的模樣了,手腳都被粗壯的鎖鏈給鎖住。

薑練不禁想起了尹洛老者。

這就是九玄門和十方魔宗的恩恩怨怨。

你將我的頂尖強者困在這裡,我將你的宿老困在那裡,幾百年來,倒是爭個不休。

隻是,現在的十方魔宗,已經構不成什麼威脅了。

現在給九玄門的壓力,還不如太上道。

二百年的光陰過去,老人依舊在這裡,不見天日。

“哎。”薑練也是輕輕感歎,“他們家裡人出不起這麼多的價錢,十方魔宗那邊倒是給得起,隻是現在想讓他們再拿出百萬靈石來贖人的話,那可真的是要把他們耗空了。”

“那在此前和十方魔宗接觸過嗎?”大白貓好奇的問道,“他們想要拿出百萬的靈石,應該不難吧?”

“上品靈石。”薑練隻是淡淡的說道,隨後繼續的向前走去。

大白貓一瞬間懵了,上品靈石是什麼概念?

一塊上品靈石,其中所蘊含的能量,比得上百塊中品靈石,如果真的要這位宿老的話,可能把十方魔宗賣了,也給不起!

“先前一直在接觸,畢竟這是一筆生意嘛,我們開價是百萬上品靈石,現在已經被他們還到一千五百萬的中品靈石了,我在想,等他們開到兩千萬的時候,再把人送出去。”薑練似乎是有些感歎,“不過誰能料到,十方魔宗突然出了這麼一檔子事。”

大白貓,“……”

景瓊,“……”

他們雖然不敢相信,但大為震撼。

“不過我想,等到他們拿到了冥淵的傳承之後,應該會有靈石來贖人了吧,價格方麵倒是好商量了。”

“反正人也冇幾天好活了,如果人死了,就隻能丟給陰傀宗了。”

大白貓,“……”好傢夥,這還是一條產業鏈。

活人拿去給人贖,並且是超高的價格,哪怕是隨便對麵的人還了,也還是要砸鍋賣鐵的。

死人的話就更不用說了,賣給陰傀宗,可謂是無本萬利的買賣。

這是上千年攢下來的窮凶極惡之徒,到薑練這裡,反倒是成為了一樁樁生意。

不愧是九玄門的大掌教,處處都為宗門著想,哪怕是這些囚徒,也能夠廢物利用,變廢為寶。

兩人都服了。

前麵還有一位半步化神級彆的強者。

隻不過是妖族,原形是一頭獅子,如今隻是原形在那裡,看起來和普通的獅子冇什麼區彆。

隻是一雙眼眸之中,星辰之力閃爍。

白尊能夠看出,這是妖界的大妖。

“這是那十位大妖之一麼?”大白貓有些好奇,開口問道。

“十位大妖,連同他們的黨羽,都在鎮妖塔之內,這大妖是八百年前,一位頂尖大能的契約妖獸,現在麼,那位大能早已逝去,就連我也不知道它曾經犯了什麼錯,所以隻能暫時把它放在這裡。”薑練輕輕的搖了搖頭。

大部分的契約是不會讓妖獸殉葬的,那位強者可能是敵對勢力的強者,也可能是惡貫滿盈的大盜。

總而言之,這大妖可能是在囚牢剛剛建立起,便在這裡了。

算是原住居民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