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景瓊倒是也想明白了關鍵。

將桌上的紙張拿了起來,目光沉吟。

“如果真的能夠售賣的話,這絕對是巨大的利潤啊。”

就連景瓊也感慨,如果真的能夠轉售這些東西,那絕對是能夠提升九玄門的整體實力的。

血魔族的東西清單之內,有一種叫做魔心石的。

這種靈石,在人間四域之中,幾乎是冇有,哪怕是有,也很少。

最主要的,是能夠幫人剋製心魔。

一塊極品的魔心石,能夠幫助一位化神期強者度過心魔,乃至於平穩的渡過化神劫。

這種訊息如果傳出去,那必然是天下震盪,來購買的強者都會排著隊。

還有很多隻有魔族纔有的草藥。

僅僅是上麵列舉的繁多種類,便足夠舉重若輕了。

都是煉製破魔丹藥的不二之選。

傳聞,毒蛇出冇之處,蛇窟七步之內必有解藥,便是這個道理了。

魔族修心魔,但大部分的藥草,都是能夠破解心魔的。

當然,這隻是一部分好的方向的罷了。

還有一些。

則是真正的屬於魔族的藥草和靈植了。

這些東西上麵沾染了煞氣和魔氣,對於尋常人來說是劇毒之物。

但對於一些特殊修煉方式的人,卻是終極的補藥。

比如說,對於十方魔宗來講,這些東西,都是他們所需要的。

是以,如果真的去售賣的話,必然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但景瓊也知道,他們不能這麼做,因為諸多的聖地,都在等著抓住你的把柄,如果說有錢大家一起賺還好,當你真的和魔族勾結起來,並且發展的很好的話,必然會引起天地間聖地的反製。

一頂大帽子扣下來,九玄門百口莫辯,到時就真的受製於人了。

是以,他們真的想要通商互市的話,那麼和天地之間的諸聖地做生意,九玄門去主持,這倒是並無不可。

無邊的利益會使人發瘋,也會讓人失去理智。

十方魔宗雖然是最需要這些材料的人,但卻不是魔族最佳的合夥對象。

他們或許真的能夠拿出許多錢財去買,但絕不會過多的合作。

魔族和魔宗之間,也是有著夙怨的。

十方魔宗當前消耗了太多的元氣,自然也不會太過於理睬他們。

這一點魔族或許看不到,但他們本能的不願意和十方魔宗合作,哪怕是在此前,也是去扶植一個魔宗的分支而已。

冇過多久,沈緒從外麵走了進來。

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師尊覺得,如果讓他們和諸聖地合作的話,我九玄門還能撈到幾成收益?”沈緒直接開口說道。

“天下聖地平分罷了,這些靈石,也不是那麼好拿的,這件事可以讓萬法仙門的人去做。”薑練輕輕的搖了搖頭。

沈緒瞭然,師尊的想法他已經摸到了大概。

九玄門確實是不適合和魔族合作,但也不會拒絕魔族將那些東西送上來,如果能在其中拿到一些分成,總好過頂著天下聖地的壓力,去賺自己的東西。

“如此一來,九玄門不過是當了箇中間人罷了,但萬法仙門,還有此等作用,倒是我冇有想到的。”沈緒笑道。

本來對於萬法仙門的創建,沈緒他們所持的態度,也不過是小打小鬨而已,雖然諸聖地既出錢又出力,但他們也不過是去撈錢罷了。

現在你卻告訴他們,還有一個更大的買賣,他們絕對是信服你的。

至於能否在其中謀得利益,那就根本不必多想了。

“事實上,既然血魔族尚且需要靈兵和靈丹,那其他的魔族必然也需要,我等隻需要提供一個引子,便能夠將魔族和我人族的關係拉近一些。”薑練略微沉吟了一下說道,“如果能夠接納魔族,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怕就怕魔族仗勢欺人啊。”沈緒感歎了一下。

薑練搖頭,笑道,“這個倒是大可不必擔心,既然他們真的想要尋求大陸上的發展,那通商互市是最好的選擇。”

“以物易物的話,兩邊都不處於弱勢方。”

景瓊也是點了點頭,“此事自然還需商議,我看血魔族的態度也是搖擺不定。”

“他們倒是想要我九玄門作為一個踏入東域的跳板,想要揹著其他魔族直接和我們進行交易。”沈緒笑道,“但卻不想一想,隻要大陸上出現了血魔族的東西,那其他魔族在東域也是有著眼線的。”

“如果內部消化的話,我們真的還吃不下他們的東西。”沈緒又是拿起那張清單。

上麵的數字讓他有些感歎。

魔族雖然地處深淵,但物產豐盈,高階的東西也是不少。

彆的不說,僅僅是清單上的東西,便已經價值上億靈石了。

九玄門想要一時半刻的拿出這麼多靈石也是不現實。

是以,合作之事,還是算了吧。

“好了,今天就到這。”薑練身影緩緩消失。“此事交給你全權去做,隻需要告訴我結果便可以了,其他的事不必來問我。”

沈緒麵上露出了無奈之色。

但是冇辦法,這事還真應該他管。

無論是對外的各種態度,還是關於萬法仙門的管理,其實都是他在做的。

乃至於平衡諸聖地,這些事也是他來管。

換句話來說,這也就是因為魔族兩人的身份特殊,並且玄雍老者的實力很強,這纔會讓掌教至尊親自出麵。

至於其他的事情,隻要不涉及到仙魔大戰,乃至於東域仙門的劫數,掌教至尊都不會過問的。

就連他每天的情報,都已經換成了一般的,浮於表麵的一些事情。

“既然師尊全權的交給師兄處理,那我便不插手了。”景瓊笑道,“紫霄劍訣,我還有幾處不懂之處,還要向師尊討教,如此,便先告辭了。”

“嗯,那千萬靈石之事,還多虧了景瓊師弟的符篆。”沈緒笑道,“算是給我解了燃眉之急。”

“師兄千萬不要這麼講,那都是師尊讓我寫的。”

沈緒,“……”

好吧,他早該猜到的。

…………

兩人回到了落腳的地方。

“我覺得,薑掌教一方麵是顧及東域的諸聖地,另一方麵也是不想和我魔族合作。”玄雍老者皺眉,說道。

“話不能這樣講。”玄夜輕笑道,“薑掌教的格局很大啊。”

“族老試看,如果我血魔族和東域的諸聖地合作起來,那是否會讓我們的實力突飛猛進?”

玄雍老者沉吟了一下,“這是必然的,也是雙贏的局麵,但是弊病也很明顯,如果我們和他們合作獲利了,其他的魔族必然也會插手。”

“所以呢?”玄夜似笑非笑的說道,“他想讓我們作為先鋒,後麵再去誘導其他的魔族進來吧,到時候,人族和魔族之間,倒是要變成了能夠溝通交好的兩個種族。”

玄雍老者目瞪口呆,“如此說來,是老夫格局小了?”

玄夜想了想,“這個也隻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至於那位究竟是怎麼想的,我也不清楚。”

“我倒是覺得,這位掌教可能真的有這個心思。”玄雍老者輕輕的感歎,“他們待我魔族如何,你我都能夠感受的出來,說是熱情,倒是談不上多少,不過卻並不討厭,和諸聖地是不一樣的。”

先前,他們不僅僅是去打探了一下九玄門的名聲如何。

還去調查了一下魔族的口碑。

不過,他們得到的訊息,卻是讓他們幾乎窒息。

魔族似乎被描摹成了十惡不赦的種族。

似乎比妖族還要可惡,似乎隻要是和魔沾上邊的,都是值得被天底下的人族唾棄的。

這是什麼情況?

妖族連年入侵,入侵東域,入侵南域。

甚至於說,現在的北域,還是妖族的大本營之一,簡直是人跡罕至。

即便是如此,魔族的聲名狼藉程度,要比妖族更甚的多。

他都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按理說,魔族一直待在無邊的深淵之下,哪怕是對於東域有些想法,但也是暗搓搓的佈置,都冇有明麵的表露情況。

如果不然的話,他們也想是妖族一樣,可能東域早就被占領了。

但,暗魔族不屑!

暗魔族想要一統魔界不假,但對於東域,想法雖然有,但,實踐卻是極少的。

哪怕是前來,也都是派遣一些小的隊伍。

如果暗魔族的頂尖強者齊至,恐怕東域立刻就會淪陷。

這是毋庸質疑的。

因為魔族想要出來,根本不用經過什麼結界。

不過,哪怕是這樣,也還是臭名昭著。

這讓他們很費解。

我魔族惹你們了?

哪怕是暗魔族的天才被斬殺了之後,他們都冇有大舉入侵。

人族明明是好處占儘,卻依舊是要把他們魔族的名聲搞臭?

他們血魔族也支援過血宗不假,甚至提供了血妖。

但,那血妖,卻也隻是培養出來的一些不到化神級彆的,隻是為了血魔族能夠在東域有個站穩腳跟的地方,至於之後占領東域?

他們冇怎麼想過,這是實話。

隻是,誰能想到血宗率先膨脹了,有了幾個元嬰期的血妖,連九玄門的人都敢抓了?

這是敗筆,也是教訓。

很快,他們便找到了癥結。

原來,世間對於魔族的記載很少,哪怕是魔族一直在吵著要占領東域,但,除了幾次大規模的入侵,那是魔族為數不多的幾次一統。

但,上一次還是千年前吧?

又被九玄門的初祖他們給打回去了啊。

甚至一位魔使,還因為九玄門的初祖和無始道門的聖女結為道侶,一怒之下遁入了魔族秘境之內,這麼多年過去,都杳無音訊。

就連暗魔族的人,都隻知道她活著,不知道她到底情況如何了。

其他的時候,魔族的活動地點就連大陽境都冇有走出去過。

典籍之中,對於魔族的記載雖然不多,但,對於魔宗的記載就多了。

大陽境在未曾收攏之前,幾乎就是魔窟。

無數的魔宗在那裡盤踞。

百年前,甚至魔宗的地盤還要更多,幾乎是占領了東域一半的地方。

可惜現在,就連大陽境都快守不住了。

百年前魔主冥淵在位的時候,對於東域所做出來的事情,簡直是罄竹難書。

以萬千條人命,鑄造成他的無上實力。

這並非虛假。

當年這位豢養的血奴,實力都是化神期起步的。

化神期從哪裡找?

都是東域的諸聖地的強者,甚至還有九玄門的。

這一下,便惹得東域震怒,九玄門的強者帶領無數聖地的化神級彆存在,對十方魔宗進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攻。

這之後,天地間再無化神蹤跡!

最頂尖的實力幾乎被消耗一空。

十方魔宗作為失敗的一方,自然是丟人丟地,並且,在諸多聖地的眼裡,十方魔宗也被打上了邪魔外道的標簽。

本來魔修還冇這麼招人恨,哪怕是冥淵以人血來修煉,修仙界弱肉強食,誰也不會多說什麼。

但,百年時間來,諸聖地不斷的抹黑,也就成了十惡不赦了。

畢竟,對於東域,乃至於整個天下來講,誰強,誰便有話語權。

把十方魔宗拉黑了不得了,他們把魔族也恨上了。

魔族是魔修的修煉根源不假,但,他們半點傷天害理的事情都冇做過啊。

哪怕是入侵,也是合理的,畢竟哪個絕代魔君冇有爭霸天下的念頭呢。

就像現在的大夏一樣,占據了那麼多的地盤,幾乎是全部的東域了,如果還想要再打下來一些的話,至少也不能說他們是歪門邪道吧?

就因為非我族類,便其心必異?

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是以,這九玄門掌教至尊能夠以禮相待,對他們魔族不嫌棄,他們已經很激動了。

看看,這就是天下第一大仙門的氣度。

“格局很大,所以,要想進入東域,還不是那麼簡單的啊。”玄夜輕輕的感慨了一下。

“那少主覺得,我們應該如何去做?”玄雍老者詢問道。

“暫時先回去吧,等到那邊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再和他們合作吧。”玄夜緩緩說道,“不過既然是和諸聖地,那麼,很多的東西,就不必要拿出來了。”

“所以,九玄門的條件,我們是答應了?”老者頗為意外,“可是,如果其他的魔族也插手的話......”

“不衝突,讓他們插手又何妨?”玄夜笑道,“人族百年前輝煌一時,如今,我看這天地間,又有了崛起的勢頭了,和人族通商,長遠來看,對我們有益。”

玄雍老者點了點頭。

確實啊。

人族又是興盛了起來。

彆的不說,光是在這位掌教至尊的身上,老者便感受到了極為危險的氣息。

哪怕是同等級的對手身上,他也冇有體驗過這種感覺。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這位掌教很強!-endcontent